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资讯/人物/热点 > 人物 > 【人文通史】川岛芳子之谜 - 墨星写作网出品(mx-xz.com)

【人文通史】川岛芳子之谜

素材录入:墨星 素材来源:网络 入库时间:2017-08-25 11:22:58 对 0 个作者有用 加入收藏

  川岛芳子原名爱新觉罗·显玗,是大清肃亲王善耆的第十四个女儿。她自小聪明伶俐、乖巧可爱,善耆对其甚是喜爱,遂取名为显玗。“玗”是善耆根据满语“十四”的谐音而自创的汉字,意为“似玉的美石”。

  

  1912年,清廷退位,肃亲王善耆不甘心祖业就此失去,筹谋了一系列的复辟活动。其中一个重要的动作,就是把自己所有的子女都送到国外去,其中绝大多数去了日本。善耆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让这些儿女去国外寻找靠山,以完成复辟大业。图为肃亲王善耆。

  

  就这样,年幼的显玗穿上日本的和服,东渡日本,父亲将她过继给了自己的一位日本朋友——川岛浪速。临行前,善耆语重心长地嘱咐显玗:“别忘了你的根在中国,你的祖业在中国。”更深刻的话没有说,孩子还太小,说多了她也不会理解。图为川岛浪速(左)和肃亲王善耆(右)。

  

  到了日本,川岛浪速便为显玗取了日本名字“川岛芳子”。此时,芳子年仅六岁,未接受过任何系统的教育,可谓是一张白纸。

  

  川岛浪速就在这张白纸上涂写武士道精神、军国主义思想,种种残忍、暴力、专制思想侵蚀着芳子年幼的神经。仅仅几年,这位在大清皇家礼仪中长大的格格就开始变得蛮横无理、泼辣放肆。

  

  读完丰岛师范附小后,15岁的川岛芳子进入松本高等女校。图为川岛浪速(前排中坐)与家人合影,前排右一为川岛芳子。

  

  上学的路途并不远,可芳子却坚持骑马上学。尽管学校并没有禁止学生骑马上学的制度,但无拘无束的芳子却经常以此扰乱学校。有时,她干脆把马牵到教室里,牵到老师的讲台上,致使课堂混乱一片。学校找到川岛浪速,希望他管一管这个无法无天的女儿,川岛浪速表面答应着,却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两句,任由芳子横蛮地成长。图为川岛芳子与田中隆吉。

  

  18岁时,芳子出落成一个惹人迷恋的姑娘。这对于川岛浪速而言,成了一种诱惑的同时也成了一种威胁。他担心有朝一日川岛芳子被人夺走。所以,每当芳子与异性谈笑,都会遭到养父的白眼或是训斥。

  

  芳子有一个初恋情人,叫森山英治,是留苏学生,外形俊朗,有着满腹的理想与抱负。邂逅芳子后,芳子开始喜欢上这个有为青年。

  

  一个夏日的晚上,森山来到了川岛家。川岛浪速未在家,芳子将客人请进了客厅,两人兴致勃勃地攀谈起来。森山英治谈论的很多话题是芳子从未接触过的,感觉十分新鲜,对森山更增添了几分好感。

  

  突然,川岛浪速如鬼魅一样出现在二人面前,朝着芳子大吼:“这里是你该出现的地方吗? ”芳子大惑不解:“难道要让客人一个人坐在这里等吗? ”这一反问,让川岛浪速更为恼火,挥手便向芳子打去。图为川岛芳子与其兄在天津的留影。

  

  森山立即起身护住了芳子,这更让川岛浪速怒不可遏,森山被赶了出去。随后,川岛对芳子说:“送你到日本来时,你父亲交代说,你终还是要回到中国的。他也好、我也好,都不希望你留在日本,中国有需要你做的事情。 ”

  

  几天后,森山趁川岛浪速外出之际再度来到川岛家,希望芳子能跟他走,摆脱“噩梦般”的生活,两人一起去寻找光明的未来。然而,芳子却拒绝了:“请原谅,我不能和你走。 ”森山还想说什么,芳子突然歇斯底里地大叫:“你走,我不想再见到你! ”

  

  1924年10月6日晚上,川岛浪速让芳子到书房里来,说有一幅中国名画要芳子欣赏。芳子进了书房,川岛浪速随即按下了门锁。

  

  图为在川岛浪速古稀庆寿中,川岛芳子和廉子坐在其养父左右。

  

  芳子没有想到这一反常动作暗藏的凶险,以为或许是这幅中国画太珍贵了吧。

  

  川岛浪速锁上门后,直勾勾地盯着她看,芳子有些奇怪,但也没多想,说:“父亲,请把画拿出来吧! ”川岛浪速这才移开了视线,从锁着的柜子里捧出一个紫檀木盒子。

  

  芳子打开盒子,将画轴小心地拿出来,这是一幅宋代的山水,画得很有气势,川岛芳子立刻被画吸引住了。

  

  川岛浪速走到了芳子的身后,嘴贴在芳子的耳边,轻声问:“你考虑过你的人生大事吗? ”川岛芳子愣了一下,心中涌起一种不祥的感觉:“没有,父亲。对我来说,这一切或许都是不真实的,我很清楚我来日本的意义。”

  

  图为川岛芳子与日本养父川岛浪速。

  

  川岛芳子转过身,见川岛浪速正死死地盯着自己,镜片后边的两只眼睛里明显有一种炽热的东西在燃烧。芳子刚觉出不对,川岛浪速猛地一下把芳子死死搂住。“不,父亲,不,请别这样。”川岛芳子抓着川岛浪速铁箍一样的手臂,一次次试图挣脱,可一次次失败了——川岛浪速强奸了她。

  

  川岛芳子的第一次就这样给了自己的养父,她曾想过自杀,也想过就此离开川岛浪速,但她终还是留在了养父身边,并从此开始以男装示人。她在后来的手记中对此只有一句隐晦的记录:这一刻,我彻底清算了女性。

  

  川岛芳子的哥哥宪立回忆,川岛浪速曾向他说过这样一段话:“你父亲肃亲王是位仁者,我是个勇者。只为仁者,难得天下,光做勇者,亦将失败。我想,如果能将仁者与勇者的血结合在一起,所生下的孩子,必然是智勇仁兼备。

  

  这大概就是川岛浪速强奸芳子的解释吧。

  

  1947年10月8日,河北省高等法院对川岛芳子进行了公审。她面施白粉,梳着油亮的短发,穿一件黑呢大衣,毫无愧色地走到被告席上。在受审中,她狡词巧辩,凡对自己有利的问题,即作出回答;对自己的罪行却讳莫如深,反问庭长:“你是怎么知道的?”还大言不惭地说:“我衷心热爱中国,尽管加入了日本国籍,还是发誓忠于清王朝。”图为川岛芳子在法庭上。

  

  经过多次审讯,1947年10月22日,河北省高等法院以汉奸、间谍罪判处川岛芳子死刑。川岛芳子执行枪决后的现场照片。


标签:川岛芳子
相关同类素材检索推荐
similar material
  • 没有资料
图文精彩,猜你有用
Graphic wonderful
Top

访问手机版本

预留信息

预留信息

预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