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星写作
  • 灵感词库
  • 诗词库
  • 名言库
  • 医学库
  • 佛学库
  • 汉语词典
  • 文库
  • 百度
  • 微信
  • 360
  • 知乎
  • 百科
  • 翻译
写武侠小说
免费查阅

人物传奇 开膛手杰克的传奇事迹

2010/4/6 13:56:583333 个作者有用

从1888年8月7日到11月9日,英国伦敦东区接连发生5起杀人案,被杀者都是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妓女,尸体惨遭剖腹,作案手法一致。100多年过去了,这些连环杀人案依旧没有侦破,而“开膛手杰克”的名声却是如日中天盛久不衰,研究他的书籍不仅汗牛充栋,而且形成了专门的学科——开膛手学(ripperology)。最近的关于“开膛手杰克”的新闻是好莱坞酷哥强尼·戴普主演的“开膛手电影”《来自地狱》。

故事发生在1888年的伦敦。在19世纪之前伦敦世纪上还没有一个完整的警察体系,直到1829年苏格兰场才建立起了一个遍布全市的警察系统,同时伦敦也成为了欧洲最好的城市之一。随着维多利亚时代英国的异常繁荣,伦敦更是被誉为世界上的“首善之都”。但是凡是有阳光就会有阴暗,伴随着繁荣的同时,就是下层市民的贫困,不公和混乱。在伦敦尤以东区为甚(East End),这里是伦敦市区中当时最大平民区,充斥着困苦的工人,潦倒的流浪汉,初来乍到的东欧犹太难民,当然也少不了数不尽的地痞流氓和穷凶极恶的罪犯。同时东区也是伦敦妓女们的集聚地。妇女们在失业后,往往就不得不流落此地靠着出卖肉体得以勉强为生,最高时有6万之多。

到了中午,法医已经完成了验尸报告,结果让负责此案的巡查员阿勃兰斯(Inspector Abberline)大吃一惊,报告上称“死者脸部瘀伤严重,颈部被至少被割了两刀,部份门牙脱落,下腹与阴部曾被戳剖,肠子被拉出腹腔外,判定为六到八寸之轻薄利刃所为。”很明显这决不是一起普通的凶杀案。同时死者的身份也得到了确认。死者为时年42岁的玛丽安-尼可拉斯(Mary Ann Nichols),曾是一个漆匠的妻子有过两个孩子,但日后和丈夫不合而分居为了维生成为了妓女。

白教堂

这次案件的残暴是当时苏格兰场闻所未闻的,很快引起了高层的注意,阿勃兰斯在翻阅最近卷宗的时候发现在数星期前也就是8月7日的晚上午夜左右白教堂附近也发现了一具惨遭虐杀的女尸。死者是年近四十的玛塔-透娜(Martha Turner),和玛丽安?;尼可拉斯一样也是当地的妓女。而施害手法也极为类似,死者全身被捅了39刀,其中至少9刀是从死者的咽喉划过。另一宗在4月 2日发生案件也同样跃入了警方视线。一个叫做埃玛-史密斯的妓女在离玛塔-透娜尸体发现100米处也遭到了不明人物袭击,脸部和身体遭到了严重的利器损伤。不过她很侥幸地活了下来。警方很快将几个案件联系了起来,怀疑是同一凶手所为。

这个消息很快被报纸捅了出来,如同一颗重磅炸弹在伦敦引爆,在舆论的添油加醋般的报道下,一时间人心惶惶,妇女晚上都闭门不出不敢再街上走动。但之后的一个礼拜很平静,什么都没有发生。

但就在9月8日的凌晨5点45分,一个早早出工的老车夫在其破旧公寓的围墙外猛然发现一具女尸,死相凄惨,老人几乎吓得晕了过去。警方随即赶到了现场,给出的法医报告同然是骇人听闻“颈项割断,遭剖腹,肠散布左胸,生前无搏斗挣扎痕迹,并发现死者部份生殖与泌尿器官失踪,并判定凶案刀械与前几案属于同一类型。”而死者同样也是一个妓女,名安妮?;察普曼(Annie Chapman)。

此时的苏格兰场已经是如临大敌一般,出动大批警员在东区一带大肆搜索。最终发现了一位在当地的可能是目击了凶手的证人—伊丽莎白-郎夫人,在当天5点半左右曾在陈尸地路过,并和安妮?;察普曼面对面擦身而过,他曾目击附近有一位男子在活动。

以下是她的证词

警察“你看清他的面么?”

伊利沙白“没有,我也无法认出他。不过,我记得他带着一顶褐色的礼帽,穿者一身黑色的披风。”

警察:“他是一个年轻人还是上了年纪的?”

伊丽莎白“不是年轻人,看上去40岁以上。不是太高,我走过的时候,他如同在看一个外国人一般盯着我看。”

警察“他是工人还是什么?”

伊丽莎白“不是工人。看上去像一个破落的上流社会的人。”

于是在“反犹情绪”的影响下,当时舆论都怀疑可能是一个东区的犹太难民所为。然而警方除了伊丽莎白这点含糊不清的目击报告,几乎什么线索都找不到,而当时刚刚起步的指纹调查几乎也帮不上任何忙。只是警方由于作案的手法,怀疑凶手一个精通解剖学的医生。玛丽安陈尸处百码外即是皇家伦敦医院 (Royal London Hospital)的庞大建筑,于是随即警方中有人推论凶手可能就是附近的医生,当地的几名医生甚至因此被便衣警察跟踪很长一段时间。

当警察们一厢情愿地盯着医生的时候,一封神迷信件于9月27日被投入了中央新闻社(Central News)信箱里。全信由红墨水写成,作者声称自己就是之前杀人事件的凶手。

来信的原件

给亲爱的主编:

通说伦敦的警察们宣称他们搜查已上轨道。这真是可笑。我生平最恨出卖肉体的女子,我会坚持惩罚她们的行为。上次那名女子甚至连哀鸣的机会都没有。我是因为喜欢杀人而杀人,下次我会割下她们的耳朵送给你们!我的刀子又要作怪了,就让它好好享受一下吧!那些警察说我是医生,哼,哈哈。

最后的署名:开膛手杰克(Jack the Ripper)

最后的署名

至此开膛手的称呼迅速流传起来,如同瘟神一样让每一个伦敦人听之色变。不过苏格兰场当局同时指出这可能是无聊人士的恶作剧,也可能是凶手转移视线之为,所以不该过于偏信。呼吁惊慌失措的民众保持冷静。

然而在9月30日,可怖的命案再度发生。凌晨1点,马车夫路易所驾的马车住家附近一漆黯的马路上前行的时候,路易赫然见到一个女人倒在地上,仔细端详后,原来是一具女尸。警方没过几分钟就很快赶到现场,并同时调集多大200人的警力封锁周围六个街区的道路严格盘查任何行人。

然而就当警方大动干戈从伦敦各地调集警力部署围堵搜查的时候,一个巡警于凌晨1点45分在离案发现场只有600米的袋型小方场(Mitre Square)竟然又发现另一具女尸。伦敦警方大吃一惊,又将警力增调到了500人进行地毯式搜索,忙乎了一个晚上同样是一无所获,连影子都没有看到。到了上午,这件被报纸广为披露,顿时如同大地震一般。舆论同声指责警方的无能,乃至惊动了白金汉的维多利亚女王,女王对于苏格兰场的能力也公开表示了不满。最后下令由皇家陆军的查尔斯-沃伦爵士出面成立特别调查委员会,全权负责对此案的侦破。

当天第一个死者是瑞典移民44岁的妓女伊莉莎白-史泰德(Elizabeth Stride)。法医指出“死者喉咙被划,但未被剖腹,死因为左颈动脉被划破出血过多。”第二个是四十六岁的凯萨琳-艾道(Catherine Eddowes),同样的她也是一位妓女。法医报告为“尸体遭到剖腹,被割去左耳,面部被毁容,尸体部份肾脏失踪”两者也都没有任何反抗和搏斗的痕迹。而凯萨琳-艾道的死亡最为不可思议。发现其尸体的巡警曾在1点半经过袋型小方场并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迹象。而凯萨琳-艾道在午夜前因为酗酒闹事而关进了警察局,凌晨1点刚刚离开,到了1点45分就陈尸街头了。

此时的市民已经是杯弓蛇影,惶惶不可终日。地方的居民开始组织自卫队,保护晚上行走的妇女和儿童。下院议员开始猛烈炮轰警察当局,并要求动用皇家陆军进驻伦敦维护治安。

10月6日,东区市民自卫队的负责人乔治-拉斯克接到了一份来路不明的包裹,其中的竟然是一个人的肾脏,并在附中的信写道

“分享给你的是从某个妇人身上切下来的肾脏,另外半边我已油炸吃掉,非常美味。不久后,我再会送您一把满是血的利刃。”

署名:地狱(Hell)

结果法医确认这的确是凯萨琳-艾道的肾脏一部分。这个意外,让警方的调查有近一部陷入了迷雾之中。根据笔迹鉴定这和先前的一份信的笔迹完全不同,这让案情更加复杂化了。

在经过了一个月的沉寂后,警方还是没有重大进展,而开膛手再次行动。11月9日上午10点45分,一个东区的公寓房东向已拖延六周未缴房租的玛丽-凯莉(Mary Kelly)催讨时,敲门多时不应,当他从边上窗户向内窥视的时候如同看到了一个地狱。玛丽赤裸在床倒卧血泊中,鼻耳和乳房被切去,脸部、下腹部的皮肤被拨除,横遭剖腹,所有的体内器官被掏出部份散布床上和床边桌上,墙上充满了斑斑血迹,惨不忍睹,看之毛骨悚然。


觉得这篇写作素材对您有用?您可以 ——

加入我的收藏 复制本文地址

分类小说素材库

墨星写作网VIP
墨星的QQ

墨星创始人

点击联系我或者扫码加好友

QQ号:602544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