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星写作网LOGO

  • 墨星写作
  • 诗词库
  • 汉语词典
  • 在线文库
  • 百度
  • 微信
  • 360
  • google
  • 百科
  • 在线翻译

分类小说素材库

打斗描写 取材于《仙玄羽录》第1章

素材录入:墨星 素材来源:网络 入库时间:2009/8/2 22:24:12 对 1781 个作者有用

“轰”的一声巨响,秋池山喊打喊杀声不绝于耳。
  “还有谁不服,尽管上来。”一个老者捂着前胸空洞的伤口,表情痛苦的倒在了横尸一片的血泊之中,只见尸堆之上立着一个浑身血迹斑斑的中年人,倚着手中三尺黑剑,死死的护在一个十一、二岁的纤幼少年身前,盯着眼前四个面貌怪异之人,恶狠狠的说道。
  “静明,贫道劝你还是别做无谓的抵抗了,今日有我与诸位道友在此,你就是插上翅膀也别想从这里逃出去,贫道念你重情重义,乃是性情中人,倘若你交出‘西陆玄典’贫道方可放你们一条生路,你若再执迷不悟,就别怪我等不留情面。”说话的是一位,头戴蛇冠,身袭灰袍,面部半边青半边白的银发老者。
  他左手端着一块似砚台状的青玉,通体花斑,微泛青光,右手却握着一根蛇头蝎尾的金色莽头大杖,杖头莽首犹如活物,一双菱形的怪眼射出一阵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幽光。
  此人名叫钟星牟,三百年前修成大道,以一身阴辣无比的毒功而闻名西陆,他那半青半白的怪脸也是常年练毒所致,又因身后拖着一条巨大的鳞尾,看起来倒像一只出海猛蛟,故此被人唤作赤蛟散人,列入西陆九妖之一,赤蛟散人生性谨慎,常年深居简出,一生修为也是神神秘秘,很少有人知其真正面目,但据传闻所说赤蛟散人乃是一条千年大蟒,与一只上古毒蝎的结晶之物,论岁数便也是西陆九妖中最老的一位。
  静明此时面色惨白,胸前白衣被一片血泽染红,嘴角还带有一丝已经干固的暗红色血迹,明显在方才的争斗中受伤不轻,被他护在身后的那名纤幼少年,双目被血丝充的通红,脸上划出两道干瘪的泪痕,咬牙切齿的盯着眼前一个个满脸怪笑的老者。
  静明抹去嘴边鲜血,用轻蔑的目光憋向老者,笑道:“赤蛟老妖,你何时变得这般胆小,想要玄典你上来夺了便是,若是你快的过我手中这柄乌金宝剑,莫说是西陆玄典了,就是我这条命一并送于你也没关系。”
  “赤蛟散人,你怕他作甚,我们有这么多人,大家一起上,本座就不信,他有登天之能。”一个满脸渣胡,顶有两角的中年人抢声吼道。
  中年人身附金鳞怪甲,背负一对虎头大锤,生的是熊腰虎背,肌肉矫壮,特别是两条臂膀,又粗又壮,简直就如同一颗成年古树般粗壮,再配上顶上一对冲天大角看起来倒颇具几分威猛,他便是西陆九妖中自称九妖翘首的牛莽,此人为人十分自大,傲慢无比,经常目中无人,因此得罪不少同道中人,更与七绝一脉结下血海深仇,几番遭其倾派围剿,五十年前与同是九妖之一的鹰麒斗法落败后不知去向,今天却又重现于此,想必也是为了争夺那西陆玄典而来。
  赤蛟散人顿感颜面扫地,但顾其同属西陆九妖之列,又是同一阵营,不好发作,只得冷嘲热讽,阴阳怪气的说道:“既然牛莽老弟这么有把握,那为何自己不先打头阵。”
  牛莽心思甚为粗犷,听不出赤蛟散人言中讥讽,从身后拿出震天锤,吼道:“待本座打上头阵,诸位仙友待旁相助。”说着抄起手中双锤,便一头冲向静明。
  “轰”、“轰”几声震天巨响破空而至,震的周围地石开屏,树木猛晃不止,牛莽天生神力,一对重若千斤的虎锤在他手里,居然耍的如虎生风,一挥出就是几下印堂绝杀,寻常人若是被他砸中一下,定会当场化作一堆肉泥。
  静明原为天罡门下,曾有西陆新脉十大高手之称,也非泛泛之辈,历经百年塑练,一身修为堪称精湛无比,只因早年性格迥异,为参天道竟然盗走奇书‘西陆玄典’叛出天罡,与同为正脉楚翘高手之一的‘秋月如’双宿高飞,归隐秋池山,却不料数十年后,稍有疏忽让妖人发现行踪,几经高手追杀,秋月如为护静明与其子逃出,居然自残元神摆出玄天星阵,以牺牲自己的性命换得两人逃出包围,但静明其性刚烈,又岂能坐视于妻命而不顾,硬是带着自己年少的幼子杀回秋池山,遗憾的是此时秋月如已然灰飞烟灭,便是眼前这五人所至。
  牛莽砸来之锤固然威力甚猛,但在静天面前却如同虫蚁般的龟速,一手护住幼儿,一手架开飞来之锤,口念咒决,数道疾光电影凝聚半空,“吭”的两声脆响,电光交错之间,虚空破裂,咋眼间的功夫,令人闻风丧胆,静明苦修多年的第二、第三胆剑纷纷破出虚空,飘然而至,念此静明面色却是苍白许多,嘴角溢出一丝腥红的血液,显然为祭出胆剑,耗去体内大量真气,使原本重伤的身躯伤上加伤。
  另外三人,见其胆剑一出,便有群起围攻之心,怎奈又忌惮静明之威,眼前这形式,静明伤重,已无久战之力,只需再坚持上一段时间,即使是不出手,静明也会耗尽真元而亡,这四人个个都是纵横西陆多年的老手,他们可不想在这里与静明白白拼上自己的身家性命,而眼下这形势正好合四人心意,有个脑袋缺根胫的牛莽,主动上前叫剑,更可加快速度虚耗静所剩余精力,那牛莽定然不是静明对手,待其或伤活死都可少去一个争夺玄典的有力对手,在场数人皆以祭出自家仙器,护在身前,以困住为静明主,不到万不得已,他们定然不愿贸然出手。
  牛莽虽为莽撞但见胆剑破空而至,也明其厉害之处,这第二、第三胆剑都是当年祸起萧墙之魔物,不想何时却被静明所得,惊诧之下牛莽连忙运起自己引以为傲的千牛劲,附上震天锤,化出两道实质化高达数丈的金色巨锤,爆喝一声抄起劲力迎着静明劈空而下。
  静明为护其子,唯有以意控剑,硬封其招,一手引出剑诀,架引三剑,合为一体,化作一道三丈多高的白色剑芒,捏于手间,当空迎上。
  “轰”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响爆发而出,两人之间的地表被炸出一个,近达一丈多深的大坑,撞击所生成的气浪,疯狂的向四外狂涌而去,无数大树被卷得猛晃不止。
  静明此时依然手握乌金宝剑,静护其子身前,只是面色更加苍白了许多,一身白衣已是变得破烂不吭,第二、第三胆剑漂浮在半空,纷发着耀眼白光,护着主人,在周身不停的高速旋转。
  而牛莽却是更加狼狈,口里一片血红,双手虎口开裂,一只震天锤在方才的撞击中脱手飞出,牛莽一对虎目盯着静明一动不懂,左手倚着膝艰难的站立,心中却是在想道‘为何这静明竟如此的厉害,身负重伤还能顶住自己轰天一击而立于不败之地,如果他现在是全盛时,在刚才一击之下还不立刻毙命,想到这里不禁的心中一寒,这时牛莽突然开口大声吼道:“待本座全力施出致命一击后,诸位仙友还请出手相助。”
  “嘿嘿,大笨牛。”一声如蚊子般细小的声音从周身一株参天古树上传来,声音虽小但在场众人都听的一清二楚,这时四人同时脱口叫道,“谁………。”
  “……谁……。”
  “谁在那里……。”
  四人中一名青袍男子,眼中一抹杀机闪过,还未等众人反映过来,猛的一挥衣袖,便已将暗藏在袖中的毒镖,甩袖而出。
  “嗒、哒、嗒。”几声打入碎木发出的闷响,数只星型黑镖已然打入树内,眨眼间大树化作一堆黑灰随风飘散而去,一道黑影快速闪出,远远的伏在对面另一颗古树上。
  “别打,别打,我是路过的。”这时众人才看清楚,伏在树上说话的是一个,乱发盖顶,瘦的只剩一副皮包骨,面貌及其干瘪的老者,拉长的皱脸上,两只琥珀色的眼睛高高凸起,一头棕褐色的乱发下挤出两只削尖的棕耳,他拥有巨大的下颚以及还来不及收回的细长红舌,外貌让人看上去甚是好笑。
  这时四人中一位白发苍苍,的长须老者突然哼了一声,道:“你这只臭蜥蜴怎么还没死,难道你也是为了西陆玄典而来的么?”说完老者一拂手中青色拂尘,卷起一阵猛烈的罡风,刮得树上枝干摇摆,几欲断裂。
  “不敢,不敢,我只是路过,我这就走,这就走。”老者笑眯眯的回了一句之后立刻化作一道黑色流光,眨眼间便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当中。他叫山无陵,实为一只巨蜥所化,百年前因为误食仙草而化为人形,它武功低微,但伪装术极高,只因生性胆小,经常受人控制,而做一些鸡飞狗跳之事,故此被人西陆正魔两道人所不耻,据传闻山无陵在十年前已经被人打死于山荒山中,不想今日却再显身型于此。
  静明依旧是面无表情,冷若冰霜,他一手托在幼童背心之上,将体内真气徐徐输入,而他身后的幼童却是,血目死盯牛莽,嘴角勾起一丝邪笑,嗤嗤笑道:“说什么自己是九妖正首,居然连别人在耍你都不知其详,真是好笑,就你这一身三脚猫的功夫,连我爹爹半根手指头你都斗不过,还想打玄典的注意,哼!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家伙。”
  幼童之言虽为调侃之语,但字字重伤牛莽内心痛楚,牛莽身居自傲一向高高在上,这么多年来何从听过他人讥讽,“气煞我也,气煞我也。”霎时牛莽怒火冲天,双目好似喷火,青筋倏现,不管三七二十一抄起虎锤便朝幼童招呼了过去,便在此时牛莽突然气血横溢,“噗”的一声,喷出一口稀薄血雾,原来就在方才山无陵显身之际,幼童趁此机会,神不知鬼不觉的对着分神的牛莽射出一支无影金针,此针乃秋月如亲传,专封人命脉用于排血疗伤之用,却不想今日派上如此用途。
  无影金针奇细无比犹如一根毫毛般的细小,其身附有麻酥散,以至于牛莽中招之时还浑然不知,无影金针封牛莽控任督二脉的天门穴,就在牛莽猛地运气的那一刹那,气血相冲,天门穴爆裂,还未出手便已然瘫倒在地。
  当前那位青袍男子面露怪笑,突然双手结印猛然张口,他那黑得发紫的駿口中放出一道黑色长菱“哧”的一声划过半空直至牛莽背身之处。
  “噗”又是一口黑血喷出,长陵穿扎在了牛莽的背心窝处,令其直接昏死在地,再难行动。
  “哼哼哼哼,真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说着男子从袖中折出一把蓝色玉扇,得意的阴笑道。他便是断魂谷,暴君邪魂座下五大高徒之一的孙公迟,此人擅用暗器,身上所藏之独门暗器不计其数,又被人唤作百毒真君,然而却不是真能善用百毒,而是寓意此人心性恶毒无比,经常背后施人毒手,死于他之手的正魔两道高手下少数。
  赤蛟散人冷不冷热不热的,笑道:“佩服,佩服,百毒真君真是好手段。”心中却是在暗想:“等收拾了静明,贫道第一个杀的就是你。”
  长须老者未表其态,却是一脸桀桀怪笑,望着静明父子,徐徐道:“静贤侄,令郎实乃聪慧过人,若是寄予老夫门下不出十年定成大业,只要静贤侄肯将玄典借给老夫参它一参,老夫保证助你父子俩安然离去,令郎若是有兴趣也可拜于我逍遥门座下,老夫定然细心栽培。”
  幼童看着长须老者格外憎恨,双目透的血红,一对皓齿咬得‘滋滋’作响。静明也是满脸死灰,只是双眼怒瞪看着老者半响不作言语,手中的乌金宝剑却是嗡嗡作响直欲取其首级。

官方QQ群

墨星写作网Q群

千人网络作者入驻

群号:30729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