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星写作网LOGO

  • 墨星写作
  • 诗词库
  • 汉语词典
  • 在线文库
  • 百度
  • 微信
  • 360
  • google
  • 百科
  • 在线翻译

分类小说素材库

心理描写 取材于《芷水》

素材录入:墨星 素材来源:网络 入库时间:2009/7/16 15:18:22 对 1429 个作者有用

                           芷水

(一)

他是有资格自豪的。

寸断,瑞麟。

现世五年,折于其下的甚至包括湛卢,大夏龙雀这样的神兵。这一刀一剑,出于他赵天行之手。

于是,他就被江湖中人尊为匠神。

于是,朝廷下诏任命他为工部侍郎,专司天下兵器。

于是……

太多太多的理所当然,他成了江湖中又一个神话。然,这却不是他想要的。

所以,他在门前摆下了一个阵法,以阻挡来访者。

主人既如此,来访者也不好意思硬闯。况且,那阵法实在厉害。

这天,却有人破阵而来。

他看了一眼来人,继续淬炼手中的剑。

来人,他自然是知道的。

李芷水。西夏大宋延州之战西夏主帅。

他虽是个匠人,对于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他知道的,却比大多数人要多。

  数刻后,叮叮当当的敲打声终于停止了,他手中的剑已淬炼好。顺着李芷水的目光,他看到了自己的双手。

  那是一双白玉般的手,手指修长有力。那或许是抚琴之手,奏出绝世的乐曲;或许,是丹青画手,妙笔生花。甚或是帝王之手,合拢,天下尽在手中。然,这绝不会是铁匠的手。

  “应该更黑更粗糙?”他轻笑,“你要知道,帮我取得匠神这个称号的那一刀一剑,不过是我即兴之作。兴不在此,花在其上的时间,少啊。”

  “说吧,找我有何事。我还欠你你师傅一个人情。”

  “我想请先生打造一把锋利远胜寸断的刀。”

  他却不应话,只是拿起刚淬炼好的剑端详着,冷不防一剑刺向李芷水。

  他的手极快,剑已在途中化为一片剑影。

  她却不动。

  只是轻抬手,向前一迎。

  同样白玉般的手,就这样迎向那一片剑影。那一刻,他也不禁大感错愕。

  “锵”的一声,刀剑相交,各退一步。

  原来如此,她手中还藏着寸断。可是,那份勇气依然令他佩服。

  李芷水也是一阵惊叹:又一把不输于寸断的剑。

  只是她不解,他用意何在。若只为了比较剑的锋利,何需用上那手剑法?若换了一个武功稍弱的人,早已命丧剑下了。

  “这把剑,我花的材料要比寸断好多了。可二者锋利却是相差无几。”

  “若要制一把能斩断寸断的剑,除非我以身铸剑。”

  “但你的目的是击败宋元帅吧。我另有办法。”

(二)

  秋风萧杀,带给人的冰冷,不仅是肌肤的,还有内心的。

  那重铠之下微微颤抖的人呵,不同的脸,呈现的同是对故乡的思念。

  那遥远的,不知道还能否回去的家。

  脱下了军装,洗刷了血腥。原来,我们都是一样的。

  看着冷得发抖的宋军,李芷水心里一酸。

  “给宋军送去羊皮。”

  一旁的副将大惊,但仍应道:“是。”

  “他们可是你的敌人。”一旁的赵天行也大感错愕。

  “也许吧。但他们,真的想要战争吗?”

  “嗯?”

  “所谓要趁乱而起,拼搏军功的人,不过是争取绝境中那一丝希望罢了。若能安居乐业,谁还会拿命去搏?真想打的,只是那寥寥数人罢了。我的敌人,只有那宋仁宗一个。”

  夕阳之下,一片金黄。洒在她身上,却甘作陪衬;秋风过后,一片萧瑟。却吹不熄,她心头炽烈的火。

  在城墙之上,在他的身边。面对着千军万马,指挥着千军万马。原来,竟是这样一个女子。

  他想大声附和,却说不出口。他终究是担当着一份责任的。良久,他才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你实在不应该参与到这场战争。

  城门大开,这次来的,并非死亡。

  西夏士兵手里拿的不再是武器,而是一卷卷羊皮。

  “元帅命我送羊皮给你们御寒!”为首一名西夏军官道。

  宋军一阵骚乱。他们没想到这一战相持了这么久,御寒的衣物更是没有。这些羊皮,无疑是雪中送炭。可是,敌人之物,能接受么?

  宋阵中走出一人。披着一件单薄的布袍,脸戴白玉面具,正是宋军元帅赵极。

  “这一手,高明啊。即使没准备大批御寒衣物,至少元帅还是有的。但他只批一件布袍,遭受一时的冰冷,却可换来军心大定。”赵天行道。

  赵极没答话,却望向赵天行:“匠神?”

  赵天行点了点头。

  赵极转而望向李芷水:“那就多谢元帅美意。”

  望着赵极远去的身影,李芷水忽道:“先生认识他?”

  “有所了解。”

  “那么,他是一个怎样的人?城府极深的野心家?抑或是个真的能和普通士兵同甘共苦的将军?”

  “……都不是。他,可算是一个侠吧”

  “侠。那么,何谓侠?”

  “中原有句话,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于国于民,他都当得起一个侠字。”

  “只是于宋于汉人……他亦只是汉人的侠罢了。算不得真正的侠。”

  “或许吧。或许,连汉人的侠都算不上。”

  “可他终究心中有侠。多承他,被攻占的地方还算安定,延州他也只围不攻,伤亡也少了很多。那么,他算的上一个半侠吧。”

  “半侠?”赵天行微微一笑,“若他知能得李元帅称赞一声半侠,想必能以此为豪吧。”

  “可是,这世上啊,本就没有你心里的那种侠。没有任何分界,一众平等……太完美,太单纯,也太不真实了。”

  “可你,不就是吗?身为汉人却在危难之时帮助西夏。”李芷水侧头看着他。

  “我?”他闻言微微一愣,“且不说这是还你师傅人情,我来帮你,也……”

  “阿芷,且容我这样称呼你吧。汉人人心险恶,而你太单纯了。很多事并不如你所想,不要轻易信人啊。”他微微叹气。

  “也包括,你?”她眉头微皱。

  “当然。”

 

 

  (三)

  狼牙月,夜茫茫。

  黄河曲旁,灯火通明,宛若白昼。却是那数万西夏、大宋之军手中的火把。

  两军中的空地,两人默然无语。

  两军也是寂然无声。没人料到,胜负那么快已分。

  李芷水的寸断已抵在赵极颈边,而赵极的剑,却垂落一旁。

  她放下刀,往军中走去。

  “为何不杀我?杀了我,延州城之围必破。”赵极在身后喊道。

  “我求的是和平,又为何要挑起事端?何况,”她回身看向赵极,“赵元帅,你是他称赞的,也是我敬佩的,侠。”

  “抱歉了。击败你,只是因为有人告知我破敌之招。但我背负族人生死,这一步,绝不能退,请你原谅。你武功实在我之上。”

  “是那个他么?其实,你不必说出来,徒然动摇军心。”

  “良心,过意不去。”

  良心么?自己曾经也是有的。但身处军中,早已被蒙蔽了吧?

  “是我不如你。你的绕指柔真气根本没使出。”赵极不禁喊道。

  看着她渐渐被遮掩的身影,赵极不禁感叹。

  你真的是一个奇女子啊。

  她却是直到日上中天方看到赵天行。

  “先生,你?”她的目光落在赵天行衣服上。

  眼前的赵天行却是一反常态,即使打铁时也保持洁净的白袍上点点泥泞,连双手也满是泥浆。

  “没事没事。帮你布了个小阵。”他却一脸轻松,似乎放下了重担。

  “啊?”

  “赢了一场就大意了?两天后就该斗阵了。可这阵,”他转身走向营外,“只能困人,而且我不能帮你破赵极的阵。”

  “我终究不是你心中的侠。我,只是个,汉人。”

  李芷水也跟着走了出来,“那么,先生是要走了?”

  “是。既然人情也还了……”他点了点头。

  两人牵着马就这样默默走着,走出营外,走进草原,……走着走着,却是不知道走到哪去了。

  那是,草原中的草原,仙境中的仙境。翠绿的碧草几与人齐高,清风拂动,宛若人状。

  “总以为西夏都是穷山恶水的,总想着什么时候能去一趟中原,游览山水。却是,身在仙境徒羡他人了。”看到眼前的美景,李芷水却也似放下了什么,忽地跑入草丛。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现美人。

  此时的她,才是她。

  拨弄着青草,追逐着蝴蝶。放弃一切责任,丢弃一切身份。在那无边的草原里,荣誉,挫折……一切都是虚无的,一切都被毁灭了,最后剩下的,唯有最真实的自己。

  是的,就是这种气息。赵天行从包裹里拿出一幅画,画的便是眼前的李芷水。只是,却缺了一股灵动之气,缺了一段生命。

  他提笔,并没作多大修改,只是在眼角处描出些些泪影,嘴角处透出淡淡笑意,一如现在的她,整幅画已是活了。

  “很久没这么玩过呢。”李芷水微微喘息地走到他面前,“在画什么?”

  她看了看画,却愕然:“这画的,是我么?”

  “是,也不是。至少不是现在的你。”他抬头看着她。

  她亦是知道的,可是,她能改变吗。

  “好了,回去吧。这幅画就给你了。”他收拾好包袱,骑上马,“希望你能多像今天这样,也许,能活得快乐点。你也该,为自己而活了。”

  她默默站在那里,抱着那幅画,紧咬着下唇。

  赵天行心中一痛,她该是不舍的,自己难道就舍得么?可又能怎样?大家都是,过路人啊。

  “等你事毕,来桃花林找我。”不知为何,这句深埋心底的话却脱口而出。

  说出这句话,却是已放弃了另一些事。

  “桃花林?”李芷水一脸疑问,看着他远去的身影。

  “我屋后有一片桃花林啊。”远处传来他的声音。

  (四)

  这一场,终究没有战成。

  在赵天行离开后的第三天,宋军派人送来停战信。

  摆在李芷水面前的,是追寻已久的和平。

  可她,却不敢伸出手。

  她一直记得,赵天行让她不要轻易相信别人,尤其是汉人。

  她也不明白,宋军在占尽优势的情况下,为何要停战。

  阴谋,诡计?她是管不了那么多了,只要有一丝希望,即使是地狱她也要去闯一闯。

  “请回吧。我答应停战。”

  在信使回去后,宋军就启程了。

  黑色的长龙,翻腾着,十万双脚是整齐的,急切的,迫不及待的,向着东边迈去,直冲云霄,消失在遥远的天际。

  那里,是他们的故乡。

  他们急着回去,是为了早日见到家人吧。那为何又要掀起战争?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在王昌龄心里,国在家前。可在那些军人心里,终究是以家为重的。

  终日盘旋在上的死神去了吗?

  城里的人疯了一般大喊大笑。那一刻的笑声,上通于天,下抵黄泉,却分明带着几分悲凉,令人心酸。

  月圆,皎洁。

  上天终于眷顾西夏,这夜月色明亮得似也要参加城中的庆典。

  “喂喂,至少你们城防军要留下吧。”一个亲卫对着欲要离开的士兵说。

  “算了,都去参加庆典吧,你们六个也去。难得有机会轻松一次。”

  李芷水望着城内喜乐的人们,淡淡喜悦浮上心头。

  真好,真好。

  战后的延州城,幸福的种子已发芽。人们格外珍惜战后的和平,是因为,失去了,才懂得珍贵吧。

  忽地一阵震天的轰声,夜空绽放朵朵烟花,灿若星辰。

  那是商人胡洛珍而重之的烟花吧。想不到,那吝啬鬼也会拿出来。

  抬头望天,她不禁会意一笑。

  那么平凡的东西啊,却那么美丽,让人那么欣喜。

  “啊……”她忽地扶着墙头,对着那无边的大漠大喊。

  空旷的天地,回响着少女的声音,娇美中透着几分豪气,久久不息。

  那一声,喊出她作为西夏人的喜。

  那一声,喊出她作为西夏人的豪。

  她是西夏人。

  不管她收多少汉文化的影响,她骨子里还是西夏人。

  那么,身后的,欢喜,悲伤……一切,就由她来守护。即使前途再艰难,她依然要走下去。

  看着明月,她眼前忽地浮起赵天行的脸。

  他,该会守护自己的吧。

  桃花林之约,真让人期待呢。

  三百里之外,他却几乎陷入困境。

  “狄青,你造反么!”看着亲卫一个个被杀,赵极对来人大怒。

  那就是大宋名将,和他并称双壁的狄青了。

  “天行,是你要造反吧。”

  “宋军占尽优势,你却议和退兵。而你以匠神身份出现时,有多少次可以把李芷水杀了?”

  “我行事不需向你解释。”听到李芷水的名字,他的眼神微微一黯。

  赵极,赵天行,本就是一个人。若阿芷知道了,她一定会很伤心。

  况且这场战,实在毫无意义啊。大宋稍复国力便掀起战争,却是将大宋往火里推。

  “即使你真的是在布局杀她,时间也不够了……”狄青抬手,“拿下。”

  赵天行拔剑,腾空而起,务必一击制住狄青。

  狄家军虽厉害,狄青自身武功却远比不上他。

  可他却狠狠摔倒在地。

  出手的,却是自己最信任的两个亲卫。

  其中一人,甚至是自己不在时,带上白玉面具扮演赵极的人。

  狄青道:“出乎意料?他们是狄家军左右统领。”

  “你却是计划得周全。那么,下一步你怎样走?”看着远方飞花满天,他心里一急。

  “现在攻打延州?固然可大胜,但却不一定能够杀了李芷水。她一日不死,西夏一日不亡。”

  幸好,还有你在手中。

  (五)

  桃花已开了一林,也落了一地。却是无人。

  她走向草庐,轻轻一敲。

  吱呀一声,门应声而开。

  那火炉却是熄灭已久,屋里的一切,蒙上了淡淡的尘。

  来迟了么。她心里一黯。

  她缓缓走出门,带着几分不舍。

  可她很快又回来了。她的目光落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

  白玉面具。

  那是赵极的白玉面具,为何出现在这里?

  难道……

  李芷水策马而回。却没注意,这条路已不是来时之路。

  路的尽头,却是驻扎着宋军,应该早已离开的宋军。

  她下马,潜行到主营旁。随手一刺,便是一探洞。

  “赵元帅,我军已尽起攻打延州。估计李芷水返回时,延州城已被攻下。”

  透过探洞,她看到帅位上的人。

  那人就是赵极了,可他脸上却没戴着白玉面具。

那分明就是赵天行。

  寸断挥后,她已在主营里。

  再次挥起,却是向着赵天行。

  视线忽地一阵模糊,泪水已止不住地划过脸颊。

  可赵天行只是坐在那里看着自己,不闪也不避。

  她看到,他的眼神很复杂。

  有超脱,有释然……还有,对她的关心。

  这一刀,已至他颈边,却是砍不下去了。

  此时,鬼面人方大喊:“有刺客!”

  撕拉一声,帐篷被撕成碎片。

  包围她和他的,是早已埋伏的三百钩镰手,皆头戴鬼面。

  这些人,是大宋最骁勇的狄家军吧。

  刚才说话的鬼头人,是狄青吧。

  那么,一动不动的他,该是受人所制,身不由己。

  即使,他还是骗了自己。

  她心中忽地就释然了。

  五十把钩镰枪斩下,她却收起寸断。迎着赵天行关心的目光,浅浅一笑。

  却是以双手连点十数把枪。看似一拂而过,已带上了绕指柔真气。

  被点中的钩镰手感觉双手血脉运转方向已大变,不由自主便将枪挡在她上,帮她隔开那致命的一击。

  “你们几个干什么!”狄青见状大怒。

  我倒是忘记了她还有绕指柔真气啊。看着在钩镰阵中出入自如的李芷水,赵天行心里平静下来,却是带着淡淡的喜,淡淡的……骄傲。

  现在回去恐怕救援不及啊。

  已突出重围的李芷水,并没有离开的意思。

  她双眼一扫,目光落在离主营不远处,一排没有火光的帐篷里。宋军的火炮营。

  她左手夺过一把火,对守卫在营前三个士兵道:“不想死就躲开。”

  右手一挥寸断,对火把一削而下,火光顺势扑向火炮营。

  那三个士兵想拦下已然不及。但他们不愧是狄家军,一转身,依然追向火炮营,即使知道几秒后自己便会粉身碎骨。

  “真的想死么?”李芷水沉吟,手更快,柔劲一运,三人已被拉回。

  追随而来的狄青只来得及大喊:“糟糕!”

  随后,便是一条火龙冲天而起,伴着一声惊天动地的龙吟。远在数十里外的延州也感受到其震撼。

  赵天行穴道被封,无法用真气护体,被爆炸的气息掀翻在地,只觉双耳欲聋。

  他挣扎着冲破穴道,好去保护,他的阿芷。

  那样的爆炸,岂是人力能抵挡的?

  穴道终于被解开了,但那却不是他的努力奏效了。

  “阿芷!”他不禁喊了出来。他听不到自己的声音,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发出声音。但他相信,她是明白的。

  李芷水半跪在他前,脸上,依然带着浅浅笑意。可这已不只是笑,他看到了很多……

  他知道,这一生也不会把这笑声忘掉。

  那么,要来的也该来了。

  他的心里是对生的眷恋和对死的平静。

  眷恋,是因为有她。

  平静,是因为能死在她手里。

  两人就那么静静对望,他的脸上,也浮起和她一样的笑意。

  她却只说了一句话,便走了。

  他已是热泪盈眶。

  是的,他听不到,但他分明看懂了她说的话。

  “桃花林之约,依然有效哦。等我。”

  (六)

  那一战,却是宋军大败了。

  本已必胜的局面,在主营爆炸和李芷水的返回后,瞬间便已逆转。

  连狄青那样的硬汉,也不禁颓然。

  “天行,抱歉了。”狄青走向赵天行。

  回答他的却是一拳。

  他吐出口中的血,重复道:“抱歉。”

  “这一拳也就够了。但,面涅大侠,却为何作出如此行为?”

  涅大侠?涅大侠?”他想大笑,却只能哽咽,“侠,已走到尽头,侠,已穷途末路!”

  “欧阳修,文彦博等人已上书奏请罢免我们。他们找不到证据,就将天灾怪罪于你我,而皇上,居然就听信了。”

  “这样的皇帝,他的官不做也罢。”

  “不做也罢……可那之后呢?那之后该怎么办?”

  那之后怎么办?赵天行也不知道。

  “大宋人才济济,该有……”他叹了一口气。连自己也不相信的话,他无法说下去。

  “你也很清楚,连对我们也这样,朝廷又岂会提拔新人?”狄青无奈一叹,“这次征战,我并无朝廷诏书。”

  赵天行看着狄青,眼里有着担忧。

  狄青看着不远处的狄家军,苦笑道:“回去后,恐怕就是一死了。原本想以我一死拼得攻下西夏,那样大宋也可以自保,百姓的日子也许就好点了。但现在……只盼不要连累到兄弟啊。”

  赵天行也是心中一叹。

  狄青,终究是侠啊。即使手段不够光明,但那依旧是为侠而行。那份深入骨髓的侠,确实不会被任何黑暗遮掩。虽然,那只是阿芷说的汉人之侠。

  他转身离去,脚步显得很沉重。

  “真羡慕你啊,能过着闲云野鹤的日子。李元帅是个好女子,好好珍惜。”

  “不必羡慕。我和你所做,以和止杀,以杀止杀,殊途,但终会同归。但你,更符合世人的要求。”而我选的,是一条更曲折的路,但我会走下去的。

  他的脚步忽地加快了。

  山下,他的阿芷正朝他挥手。

官方QQ群

墨星写作网Q群

千人网络作者入驻

群号:30729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