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写作素材/资料 > 独家素材收录 > 杂烩素材收录 > 【野史八卦】崇祯用何手段除掉“阉党集团” - 墨星写作网出品(mx-xz.com)

【野史八卦】崇祯用何手段除掉“阉党集团”

素材录入:墨星 素材来源:网络 入库时间:2017-07-15 14:06:52 对 0 个作者有用 加入收藏

  公元1627年(天启七年)8月,精通木工的天启皇帝忽然发病,在奄奄一息的情况下,他忽然表现出与往日的散漫截然不同的精明来,口谕召自己的弟弟朱由检进宫。据说他在下达完自己最后的一道谕旨后,说了一句“吾弟当为尧舜之君”,倒令所有人大出意外。

  

  这句话传到当时手握大权的魏忠贤耳朵里,更让他惶惶不安,也许他没有料想到,天启皇帝眼见昏庸到死,却忽然要在身后确立一位圣明的皇帝,这就打乱了他的所有计划。

  

  魏忠贤的劣迹当然是人所尽知的,人们不知道的是,这位权倾一时自号“九千岁”的大太监,事实上亦和他的糊涂主子一样的昏聩。

  

  如果说,到了末期明朝还有忠臣的话,那魏忠贤足可担当这个称号,至少他对天启皇帝是极为忠心的。或许大臣们希望天启皇帝死去,好出现一个值得他们尽心辅佐的好皇帝,但魏忠贤却对天启皇帝是忠贞不渝的,他甚至希望这个喜欢木匠活的皇帝长命百岁,这样,他的荣华富贵也能够延续百年。

  

  当时满朝上下一片悲凉,但哭得最真切的恐怕只有“九千岁”,他知道世界上了解他是一个大忠臣的唯有这奄奄一息的皇帝。这时,让他悔青肠子的是,自己当初为什么不弄个绝色美人把这个皇帝从木匠活里解放出来,从而留下一个毫无争议的皇位继承人。

  

  魏忠贤不是没有想过篡位,尤其是朱由校忽然发病时,他的爪牙之一——兵部尚书崔呈秀就非常明白地说,不篡位,新君立,魏党必覆灭。他着实动心,朱由校发出口谕后,崔呈秀又一次提醒他,朱由检虽封“信王”但一直在北京居住,其为人清正的名声是人人知道的。他登上皇位无疑是宣判我等的死刑。

  

  魏忠贤心乱如麻,问崔呈秀该怎么办,崔呈秀咬牙说,在端门两侧的庑廊之内,他已经埋伏下500名刀斧手,只待朱由检前来,就在端门广场上将他剁为肉泥。

  

  魏忠贤这时却迟疑起来——万一这信王朱由检也是个糊涂蛋呢?

  

  就在他迟疑的时候,信王朱由检,走过了金水桥。

  

  按照明朝礼制,藩王进宫是不许携带兵器和随从的,因此朱由检是由传谕的宦官陪同入宫的。

  

  当他走进天安门的时候,沉重的朱漆大门在侍卫的推动下发着令人牙酸齿软的“吱扭”声,深宫隐约可见,他竟然觉得这地方自己是如此陌生。

  

  而在端门两侧的庑廊之中,崔呈秀额头上一滴黄豆大小的汗珠滑落下来,落在雪亮的刀锋上,竟然发出“当”的一声脆响。

  

  魏忠贤此刻就隐藏在端门城楼上的大殿里,他只需要走到垛口处挥一挥手,那些如狼似虎的武士就会蜂拥而出,把朱由检砍成肉酱。

  

  这是一场赌注巨大的赌博,就连一生都处于赌博中的魏忠贤都不敢轻易下注。

  

  他甚至不敢出去偷看一眼朱由检,只是不停地在大殿里踱步,听着在垛口查看的小太监向他报告端门广场上的情况。

  

  和他可以选择相比,朱由检却是无法选择的,当天安门的城门关闭,这位18岁的藩王只有一条路可以走,因此,他似乎显得比魏忠贤要果断许多。

  

  朱由检踏上端门青石甬道,略凉的秋风吹到他脸上,使后背的冷汗更加冰冷。他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迈出第一步的时候,他向两边张望,尽管他并不能透过斜格窗棂看到里面的情景,但崔呈秀仍然不禁缩了缩头。

  

  朱由检在迈出第二步的时候,终于镇定了下来,他似乎意识到,这是他的江山,自己的祖先曾经在此皇皇然走过。因此,他忽然被一种精神所鼓舞,健步在甬道上行走起来。

  

  这时,城楼上的魏忠贤忽然一咬牙,从大殿里冲了出去,当他一手扶住垛口,另一只手准备发出信号时,他才发现,端门广场上空空如也,而午门处的宦官正扯着嗓子喊:“信王入宫。”

  

  “当啷”一声,崔呈秀手中的刀跌落在地。

  

  失魂落魄之下,这位兵部大员看着城楼上茫然失措的魏忠贤,一时间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等魏忠贤从端门城楼上连滚带爬地下来,朱由检已经进了午门,直向朱由校的寝宫走去,魏忠贤来不及和崔呈秀交换意见就急忙尾随而去。当他赶到寝宫门前,却只听得里面的内阁大臣带着哭腔在山呼万岁。

  

  魏忠贤听在耳中,只觉得膝盖一软,也不禁跪在地上,喃喃地说了声“万岁”。只是这一声,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是说给谁听的。

  

  《近世中国秘史》卷一“思陵殉国记”,记录了朱由检见到天启皇帝后的情形。

  

  “(天启皇)密召上入(寝宫)受禅,上(朱由检)欲辞,张后急曰:‘皇叔义不可辞!且事急矣,宜遂谢恩。’上因拜命,即匿上别宫,熹庙(朱由校)遂崩。”

  

  当天夜里朱由检没有出宫,但魏忠贤依然没有把握住对他来说极为宝贵的这个晚上,朱由检非常安全地度过一个晚上。据说,他还曾体谅到夜间值班卫士的劳苦,特意让宦官到御膳房为这些士兵准备了夜宵,众人因此“欢声如雷”。可见,到这个时候,朱由检已经完全放松了下来,而魏忠贤一党了无声息,则大出人们的意料。

  

  眼前天启皇帝的骤死,如同当头一棒,登时让魏忠贤慌了手脚。当他看到朱由检从皇帝的寝宫出来,眼睛通红地站在那里,一时间浑忘了自己的尊严,战战兢兢走上去,想说几句客套话,可还没等他靠近,几个侍卫在张皇后的指示下已经簇拥着朱由检去了。一时间他觉得周围的人对他投来的都是刀锋一样仇恨的目光,心头一片冰凉。

  

  朱由检被张皇后藏起来后,事实上心理也是没有底的,一则,他怕魏忠贤乘机作乱,二则,他更怕张皇后把自己禁锢,而另外有所图谋。因此当天他整晚“秉烛而坐”,随时监视着外面的变化。

  

  有一个细节说明朱由检是个非常小心的人,进宫之前他就知道哥哥要传位给自己,自己当天很可能不能回家,因此,在来的时候,他就在袖子里藏了一些点心,就是生怕有人在膳食里给自己下毒。可见,当时他对任何人都不敢轻易相信。

  

  好不容易挨到天亮,朱由检听得殿外又喧哗了起来,正惊疑之间,殿门大开,一帮大臣簇拥着当时德望最高的英国公张望贤进来。见到他后,大家一起拜倒大呼万岁,到了此时,朱由检的心才彻底踏实下来。

  

  公元1627年8月,朱由检在故宫“中极殿”登基,是为崇祯皇帝。

  

  与历代皇帝不同的是,崇祯皇帝没有举行登基大典,他还拒绝百官按照常例的朝贺,即位后马上召开正式朝会,显示出一种扭转乾坤的气魄。

  

  魏忠贤在朱由检即位后,就上书辞职,但朱由检没有批准,只是把所谓的“奉圣夫人”客氏轰出了紫禁城,然后把她安排到宫外的一处住宅监视起来。

  

  由于朱由检直接过问政务,因此,魏忠贤的许多罪行开始逐一暴露出来。对魏忠贤来说,这些事情在他以往看来根本就不算什么大事,但换了一个皇帝则都成为让他惶惶不可终日的罪证。一有弹劾他的奏折出现,他就忙不停地请罪辞职,但是几次下来,朱由检都明确表示他是先皇帝的“顾命元臣”,自己对他的罪行可以不加追究,这就让魏忠贤的心里越来越没有底,不知道自己究竟会得到什么结果。

  

  偏偏这时候两个不知深浅的江西官员又上书,请朝廷拨银子给魏忠贤在江西建造供奉活人的“生祠”。这在天启年间,当然是向魏忠贤献媚的好手段,但他们不知道京城里早已经物是人非,魏忠贤本人巴不得各地快把已经建成的“魏千岁生祠”全部拆毁以消除自己忤逆的罪名,这两位倒恰到好处地给他又添上一个“勾结外官”的罪名,这让魏忠贤难免有“天亡我也”的感慨。

  

  魏忠贤在朱由检给他制造的强大的心理压力下,最终崩溃了,他早一次朝见朱由检的时候放声痛哭,希望新皇帝看在他多年服侍天启皇帝的情分,允许他去安徽凤阳看守朱家的祖陵。

  

  这当然不是朱由检所希望的结果,但是,他还是答应了魏忠贤的要求。

  

  魏忠贤松了一口气后,忙着收拾行装去凤阳守灵,但他刚到河北阜城,朱由检又一道催他回京的圣旨就送到了他的手里,他知道这一次自己是再也躲不过去了,于是就在阜城自尽。

  

  之后,朱由检以最快的速度把魏忠贤在朝中的党羽清除出去。他将阉党260余人,或处死,或遣戍,或禁锢终身,一度气焰嚣张的阉党受到致命打击。


相关同类素材检索推荐
similar material
  • 没有资料
图文精彩,猜你有用
Graphic wonderful

杂烩素材收录

中国作者素材库【杂烩素材收录】栏目,提供各类热门、偏门、冷门,天上的,地下的,水底的等等写作素材资料

Top

访问手机版本

预留信息

预留信息

预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