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墨星全新改版

  • 墨星写作
  • 诗词库
  • 百度
  • 360
  • google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写作素材/资料 > 独家素材收录 > 专题资料收录 > 素材详情

分类小说素材库

【侠】之人在江湖(二)

素材录入:墨星 素材来源:网络 入库时间:2009/5/6 18:03:44 对 1437 个作者有用

韩云波

根据历史的记载看到,这时的江湖和庙堂,还是互相利用、转化的成分多,冲突、对立的成分要少些。同时,当时那种自由的入仕风气,侠的江湖几乎成了庙堂卿士的后备基地,江湖之侠的行为也带有根浓厚的和庙堂几乎分不开的政治化色彩,而不是着世的纯粹江湖化。

《国语,齐语》记载,早在春秋五霸争雄时期,齐桓公曾收留游士80人,给他们车马、农服、钱币、待遇相当优厚。

《左传·文公十四年》载、齐昭公之子商人喜欢养士,不惜耗尽家财。齐昭公驾崩,太子舍登基。公于商人率领着这批游士发动宫廷政变,杀掉太子舍自立,为齐懿公。

《左传·襄公二十一年、二十五年、二十人年》载,齐庄公热衷于养士。齐国大臣崔抒弑庄公,庄公门下武士州绰、贾举等8人赴难殉死,卢蒲癸。王何两人矢志报仇,3年后攻杀权臣庆封,将崔抒挖出坟墓戮尸。

春秋时期,虽然游侠风气尚未正式盛行,江湖间的武林勇士们已早就和政治结缘了。到了战国时期,侠风大盛,民间江湖更是和公室宗庙时时相通。试看当时几个著名游侠的行为,便可以明白这一点。

聂政是齐国的勇士,他平时在乡间作屠户,奉养老母。后来为报答韩国一个失意权臣严仲子的知遇之恩,帮他刺杀了韩国国相侠累。聂政自知不能生还,得手后毁容自杀。在聂政心中讲的是义气的侠义信条,而实际上他却作了政治斗争的工具和牺牲品。这种行为,与后世江湖侠士对官场有明显戒备的情况是不同的。

辅佐信陵君的两位游侠,侯赢是魏国大梁城的夷门监者,是个看门的小工头;朱亥是大梁“市井鼓刀屠者”,以杀猪杀狗为业。侯赢为信陵君保守秘密而自杀;朱亥袖里藏了一个几十斤重的大铁锤,一锤打死了统帅十万精兵的魏国大将晋鄙。虽说夺符救赵传为千古佳诸,也终于还是政治斗争。

至于荆柯,刺杀秦王虽说是他生命的一次赌注,是他求名的途径,仍然还是借政治斗争的光。这个人很有点像温瑞安“七大寇”系列里的“巨侠”唐宝牛,胸中一股子勇气特盛,手上功夫虽不说精深,却也还可观,名气便因此出去了。

但他又常常弄得灰头土脑,一挫于盖聂之气道(盖聂双目逼视于他,使荆柯感到一种可怕的诱惑力,他自知内力、定力皆不如人,不能抵御盖聂摄魂大法的魔力,于是匆忙逃去),再挫于鲁句践之剑道(鲁句践精于剑术,以招式的糟妙出奇取胜,荆何虽然未与他正式交手,但鲁句践举手投足之间,已使荆柯感到逼人的无形力量,看到神剑的影子)。荆柯既然练气不如盖聂,练剑又不如鲁句践,不能成为天下第一高手,在武林中不好混;何妨凭一腔热血之勇,轰轰烈烈干他一场留名青史。刺秦王走的便是这样一条捷径,他是借政治途径来成就侠的英雄追求。

一直到汉初,游侠还和政治紧密结合,江湖与庙堂相融相通。刘邦兴兵反秦,部下多游侠之徒;六国旧贵族乘乱割据,也多有游侠乘势相助。汉初的诸侯王、也常常有游侠之气,许多人尽力效法战国四公子、大养宾客,求名蓄势,如吴王刘澳、淮南王刘安、衡山王刘赐、梁王刘武、济东王刘彭离、江都王刘非、燕王刘旦等、都在下乎搜罗了大批江湖之人。最为明显的例子是,汉景帝时,吴楚等七国连兵造反,朝廷任命条侯周亚夫为太尉,主持平叛大局。周亚夫一到河南,立即派人去找到洛阳大侠剧孟、高兴的说:“吴楚举大事而不求剧孟,我料定他们是成不了大事的。”当时人称谁若得到剧孟,相当于得到一个诸侯国的兵力。剧孟为侠中原,有很大的号召力,他的母亲去世;无钱安葬,消息传出、远方前来送钱送葬的,竟有一千多辆大车、在这种情况下,朝廷、诸侯与侠的江湖互相倚重、相处倒也平安。

从战国到汉初的侠,与朝廷政治有密切的关系,参与了不少政治斗争。而朝廷对他们的态度,只在起来造反,也乐得相互倚重,侠的自由江湖风气是战国群雄并起的自由政治风气的产物,没有统一的江湖,也没有统一的庙堂,你这个国家容不下我,我可以跑到另外一个国家去,侠而称“游”,便是由侠这种不固定的特点而开始。但到了专制时代,逐渐有了统一的庙堂,社会上的各种对立关系逐渐简单和明晰起来,形成较为单一的“庙堂——江湖”的对立关系,侠的江湖也以一个不自由的处境在历史中艰难、坎坷地行进着。

江湖与庙堂的分裂,理论上始于《韩非子》的法家学说,实践上开始于汉景帝任用酷吏。

《韩非子》认为,侠客儒生之类的游士,效力于私门,不尽忠于朝廷,实际上形成对朝廷的危害。这些人平时享受优裕,战时却没有斩首夺城的功劳。而且,他们崇尚所谓“贞廉之行”,实际上是勇于私斗,违犯朝廷法令,扰乱社会治安。

他们助长复仇风气,使百姓徒逞血气之勇、官吏疲于奔命。这些懦侠之徒,不仅是于朝廷毫无用处的“不垦之地、不使之民、还同朝廷争声誉、争威望,使老百姓知游侠而不知官吏。

他们乘乱使民,以武立世,犯乱法令,纠朋结党,争权于朝廷,真是“国之大蠢”,应该得而诛之的了。

明末清初的大思想家王夫之《读通鉴论》卷三谈到秦汉之际的历史,感慨万千,大发议论道,“上不能养民,而游侠养之也。”“民乍失侯王之主而无归,富而豪者起而邀之,而侠遂横于天下,”西汉初,游侠在江湖中自由拓展,形成了侠“武断于乡曲”和“权行州域,力折公侯、的局面,民众心中有大侠而无大官,以游侠为主形成的江湖社会,尸然和官府并立,甚至凌驾于官府之上了。

官方QQ群

墨星写作网Q群

千人网络作者入驻

群号:30729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