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星写作网LOGO

  • 墨星写作
  • 诗词库
  • 汉语词典
  • 在线文库
  • 百度
  • 微信
  • 360
  • google
  • 百科
  • 在线翻译
当前位置:首页 > 写作素材/资料 > 字词句篇描写 > 详情

分类小说素材库

人文通史 历史上的十次经典改诗

素材录入:墨星 素材来源:网络 入库时间:2016/12/19 11:21:29 对 6 个作者有用

  生活中,不泛有人把古诗翻新,旧瓶装新酒,按照有影响古诗的骨架,改动部分诗句,赋予了新的内容,不失为一种创作,较原作为佳者亦不乏其例。以下罗列历史上的十次经典改诗。

  莫子山改诗讽庸僧宋代诗人莫子山有一次游寺庙,与主持僧交谈中发现其庸俗浅薄,不学无术。临别时,主持让他作诗留念,莫子山想起了一首唐人的绝句:终日昏昏醉梦间,忽闻春尽强登山。因过竹院逢僧话,又得浮生半日闲。

  于是,莫子山便将此诗颠倒了一下次序,赠于主持僧。诗云:又得浮生半日闲,忽闻春尽强登山。 因过竹院逢僧话,终日昏昏醉梦间。

  如此一来,忙中偷闲,在春尽游玩寺庙的娴雅趣诗,变成了一首彻头彻尾庸嘲讽庸僧的讽刺诗。

  陈细怪改诗讽愚昧行为宋代诗人高翥有诗《清明》:南北山头多墓田,清明祭扫各纷然。 纸灰飞作白蝴蝶,泪血染成红杜鹃。 日落狐狸眠冢上,夜归儿女笑灯前。 人生当酒须当醉,一滴何曾到九泉!

  有一年清明,陈细怪经过狮子山前,看见孙、吴两姓为争一处风水地。双方正在打群架,打得头破血流。

  陈细怪对此愚昧行为大为叹息,遂改高翥《清明》题在山石上:狮子山前多墓田,孙吴祭扫各纷然。 纸灰飞作白蝴蝶,鲜血染成红杜鹃。 日落毛狗眠冢上,夜归儿女笑灯前。 人生有架须当打,不打何曾到九泉!

  高翥是江湖派中有突出才华的诗人,他的《清明》是入了《千家诗》的名篇。而陈细怪稍作修改有感而发,讽刺意义更甚于原作。

  王安石改诗出丑北宋时期,王安石有一次外出巡视,夜宿于一座寺庙中,见寺院墙壁之上题有一首诗:彩蝶双起舞,蝉出树上鸣。 明月当空叫,黄犬卧花心。

  王安石看罢,问寺僧是何人所写,寺僧说题写者是山下一个屡试不第的秀才。王安石听了说,这样的蠢材,若能及第岂不是笑话!随即将诗改为:彩蝶双起舞,蝉出树上鸣。 明月当空照,黄犬卧花荫。

  改罢,随从大赞“改得好”。而寺僧却说:“丞相有所不知,秀才写的是一首即景诗,诗景是一幅画,不是两幅画。明月并非月亮,是本地的一种鸟,它能对天气的阴晴进行预报。白天如能听见它的叫声,夜里必是晴天,并能看到月亮。黄犬并非黄狗,它是一种金黄色的小虫,习惯躲在花蕊里睡觉。”

  王安石听罢,非常惭愧地说,都怪我不了解情况,妄下雌黄,请恕我再改过来。

  关板桥为老师改诗郑板桥童年时,跟老师去郊游。他们忽然看见小桥下面漂浮着一具少女的尸体,惊异之后,老师随口吟诗一首:二八女多娇,风吹落小桥。三魂随浪转,七魄泛波涛。

  郑板桥听后,不由得左右推敲,终觉不妥。他问老师说,为何知道这位少女是16岁?如何知道她是被风吹下去的?如何看见她的三魂七魄随着波浪在转动呢?

  这些问题,老师都不能回答,便问他可不可以修改。郑板桥想了想,把诗修改为:谁家女多娇?何故落小桥。 青丝随浪转,粉面泛波涛。

  老师听了,连声称赞。

  清人改诗戏惧内宋朝程颢有七绝《春日偶成》:云淡风轻近午天,傍花随柳过前川。 时人不识余心乐,将谓偷闲学少年。 后有清人在此诗基础上改动了6个字,戏作《惧内即景》,把怕老婆的人刻画的入木三分。诗云:云淡风轻近晚天,傍花随柳跪床前。时人不识余心苦,将谓偷闲学拜年。

  陈剑魂改诗斥汉奸汪精卫年轻时,前去刺杀清廷摄政王载沣,曾被捕入狱。他在狱中写诗明志,表现的十分坚强:慷慨歌燕市,从容作楚囚。 引刀成一块,不负少年头。

  首句说他要学习战国时期的荆轲,成为慷慨侠义之士,次句写他被捕入狱时从容不迫,三四句表现出生死不足惜,甘为革命抛头颅。

  谁料到,往日信誓旦旦地要为革命献身的汪精卫,在中华民族生死存亡之秋,竟充当了南京伪政府的傀儡头目,出卖民族利益,做了一名大汉奸。

  为此,陈剑魂做了一首《致汪精卫诗》:当时慷慨歌燕市,曾羡从容作楚囚。 恨未引刀成一块,终惭不负少年头。

  陈剑魂在汪原诗前,每句添加两个字,使诗意完全改变,深刻揭露了汪精卫的可耻行径。

  国人改诗控诉日寇罪行唐朝张继《枫桥夜泊》曰: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这首诗脍炙人口,流传甚广,寒山寺也因此家喻户晓,妇孺皆知。

  后来,日寇侵入中国,犯下了滔天罪行。他们大肆屠杀国人,奸淫掳掠,无所不为,闹得人心惶惶,鸡犬不宁。往日喧闹的寒山寺也是门庭冷落,游人罕至。有人见此惨状,改张继诗吟道:月落儿啼妻哭天,江南劫火不成眠。 姑苏城外寒衣尽,夜半枪声到客船。

  此诗生动形象,有力地控诉了日寇的累累罪行。

  夏衍狱中改诗明末清初,有一首传诵一时的打油诗:闻道头须剃,而今尽剃头。 有头皆要剃,不剃不成头。 剃自由他剃,头还是我头。 请看剃头者,人亦剃其头。

  1974年,夏衍在狱中想起此诗,便把他改为:闻道人该整,而今尽整人。 有人皆可整,不整不成人。 整是由他整,人还是我人。 请看整人者,人亦整其人。

  国人改诗嘲讽电车宋代理学家邵康节曾写过一首五言诗:一去二三里,烟村四五家。 亭台六七座,八九十枝花。

  诗人巧妙运用了一至十这10个数字,寥寥几笔便描绘出了一幅景色宜人的乡村画面,堪称经典。

  新中国成立前,有人有感于乘坐公共汽车的困苦,便把这首数字诗改动了几个字,以嘲讽破烂陈旧速度也慢的电车:一去二三里,抛锚四五回。上下六七次,八九十人推。谭鑫培临场应变经典改诗京剧大师谭鑫培年轻时,因为经验不足,演出时曾出现过一次差错,而他随机应变,不但没露出破绽,反而使演出效果更完美。

  有一天晚上演出《文昭关》,谭鑫培在剧中饰伍子胥。伍子胥应当腰挂宝剑,上场后有这样四句唱词:过了一天又一天,心中好似滚油煎。 腰中枉佩三尺剑,不能报却父母冤。

  但是,由于管道具的人一时疏忽,错把宝剑换成刀。谭鑫培当时也没有注意,出场后才注意到这一点,但又来不及更换,他急中生智,手握腰刀喝道:过了一朝又一朝,心中好似滚油浇。 父母冤仇不能报,腰间枉挂雁翎刀。 这一改,改得天衣无缝,再加上他那美轮美奂的唱腔,博得观众的满堂彩,实在是经典之作。

官方QQ群

墨星写作网Q群

千人网络作者入驻

群号:30729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