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墨星全新改版

  • 墨星写作
  • 诗词库
  • 百度
  • 360
  • google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写作素材/资料 > 字词句篇描写 > 素材详情

分类小说素材库

【古代文学素材专题】“鉴赏品评”的写作

素材录入:墨星 素材来源:网络 入库时间:2009/10/30 14:19:51 对 1971 个作者有用

【古代文学素材专题】“鉴赏品评”的写作

 

一字,贵逾轩冕;贬在片言,诛深斧。

南朝·梁·刘勰《文心雕龙·史传》 转冕:古代卿大夫的车服。爵禄。 斧 :古代军法用以钉人的斧子。泛指刑戮。一字便见褒扬,其超过官爵;贬抑系于片言,其诛钉比斧砍还深重。

●文章者,天下之公器,非我之所能私;是非者,千古之定评,岂人之所能倒。

清·李渔《闲情偶寄》 文章系天下人共同使用 工具,不是哪一个人所能私有的;是非系于千古以来的定评,岂是哪一个人所能能的。

●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

晋·陶渊明《移居》 奇妙的文章可资共同欣赏,疑难的意义正堪相与分析。

●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

唐·杜甫《偶题》 写文章是千古大事,严肃的作者孤孤独的行路者解自己写作上的得失。

●作文难,论文更难。

宋·刘克庄《跋郑大年文卷》 作文是一件艰难的事,而分析评论别人的文章那就更为困难了。

●文为之难,知之俞难。

宋·吴氏《林下偶谈》 作文难,而能解析通晓它那就更难了。

●为文非难而知文为难。

明·宋濂《丹崖集序》 为:作。 知:通晓评析。

●善鉴者不写,善写者不鉴。

晋·卫夫人《 笔阵图》 擅长 鉴赏的人不一定会动笔,擅长动笔的人不一定会鉴赏。

●不论其世,欲知其人,不可得也。

清·顾镇《虞东学诗》 要了解作者其人,就必须了解作者所处的时代背景。

●作者安可以今方古,一概而论得失?

唐·刘知几《史通·叙事》 方:评论。 不能用今人的准则去一概面论地评说古人的得失。

●不知古人之世,不可亡论古人的文辞也。

清·章学诚《文史通义·文德》 不了解古人当时所处的时世, 就不要亡加廉政论古人的著 述的得失。

●古之言未必皆是,今之人未必皆非。

明·方孝孺《非非子医书序》 对古人今人及其著述必须客观地具体地进行分析和评说, 不宜笼统地王码电脑公司软件中心概地加以肯定或否定, 尢其不应厚古薄今。

●重古而轻今,珍远而鄙近,贵耳而贱目,崇名而毁实。

北朝·北齐·刘昼《刘子·正赏》 看重古代 而轻 视今世, 珍惜 久远而鄙视眼前,重视听闻而轻贱目 见,崇尚名 声而 毁谤实际。此抨击时弊。

●无私于轻重,不偏于憎爱,然后能平理若衡,照辞如镜矣。

南朝·梁·刘勰《文心雕龙·知音》 没有从私心出发,随意把评判对象加以轻视或看重,也不憎恶或偏爱,然后才能像秤那样公正评理,象镜子那样如实用辞。

●评诗之品无异人品也。

元·杨维桢《赵氏诗录序》 品:品质。 无异与品质一样。

●颂其诗,贵知其人。

清·刘熙载《艺概·诗概》 赞扬诗作要紧的是必须了解作者其人。

●颂其诗,读其书,不知其人,可乎?

《孟子·万章下》 不了解作者而随意赞扬他的诗作和读他的书, 那是不行的。

●以诗认史,有裨于知人论世。

清·王昶《湖海诗传序》 依据诗作来评论史实,有益于了解人和评论世道。

●读唐诗而不更其所以出,犹登出不造五岳,观水不穷昆仑也。

清·沈德潜《唐诗别裁集·凡例》 不更其所 以 出:不再了解它为什么这样写出来。 不造:不到。 五岳:中国五大名山--泰山、衡山、华山、恒山、嵩山。 不穷:不寻求到尽头。 昆仑:古代所指复杂,这里指今中印半岛南部和南洋诸岛。

●人皆曰文章天下之公器,然必具眼目识见高者,而后能语其精义之精。

元·于钦《文章精义》 跋尾公器:共同的工具。 眼目: 观察。 识见:认识见解。 语:阐释。 精义之精:精要意义之中的精粹所在。

●作者用一致之思,读者各以其情而自得。

清·王夫之《船山遗书·诗绎》 诗文里头表现了作者一致的思绪,而读者因各自的情怀不同而感受就不一样了。

●诗文无定价,一则眼力不齐,嗜好各别;一则阿私所好,爱而忘丑。

清·薛雪《一瓢诗话》 定价:固定的评价。 阿私:阿谀私心。 爱尔忘丑:因偏爱而忘其丑处。

●独观谓为警策,众睹终沦平钝。

南朝·梁·钟嵘 《诗品序》 警策:本指使马惊鞭策, 常用以指含意深刻使人惊动的语句。亦指警策人的好作品。沦:沦落。 平钝:平庸愚钝。

●解诗不可泥。

清·何文焕《 历代诗话考索》 解释剖析诗作不可拘泥,要知变通。

●论诗略分体派,可也。

清·薛雪《一瓢诗话》 略:大致。 体派: 风格流派。

●作者得于心,览者会以意。

宋·欧阳修《六一诗话》 作品的酝酿和完成来自于作者的构思, 而读者则是领会其意旨情趣。

●子曰: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

《论语·为政》 诗:即《诗经》。蔽:概 括。 思无邪:思想感情没有不正当之处。

●诗有可解,不可解,不必解。

明·谢榛《四溟诗话》 诗有可以解析、不可以解析和不必解析而只能意会等几种情况。

●誉人不增其美,则闻者不快其意;毁人不益其恶,则听者不惬于心。

汉·王充《论衡·艺增》 称誉别人若不添加 他 的美好之处, 那 么闻知的人就会感到不称心畅意;诋毁别人若不加多他的丑恶之处, 那么听到的人就会觉得不快意满足。 即指作者于褒贬扬抑之时, 常用渲染夸张的笔法。

●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

楚·宋玉《 登徒子好色赋》 形容完美的事物总是恰到好处,毋须人为造作增减一点点。

●凫胫虽短,续之则忧;鹤胫虽长,断之则悲。

《庄子·骈拇》 凫胫:野鸭的腿。 鹤胫:鹤鸟的腿。 比喻诗文该长则长,该知则短,不能人为地续加或削断。

●高文妙笔妙于天下。

宋·欧阳修《送前巫山宰吴殿丞》 高手著 文必 称妙于天下。

●一家之说,自有一家之风味。

宋·姜《 白石道人诗说》 创作各有其特征,一 家有一家的风采趣味。

●性情面目,人人各具。

清·沈德潜《说诗语》卷二 诗文应有自己 特征、风格,就像人 的性情面目各有不同一样。

●如闻其声,如见其容。

唐·韩愈《 独孤申叔误用辞》 如同听到孤孤独的行路者他的声音,如同看到了他的容貌。后用以形容描绘人物非常逼真、生动。

●千部一腔,千人一面。

清·曹雪芹《 红楼梦》第1回 千部作品都是一样的腔调, 成千的人都是一种的面孔。

●写小人易,写子难。

清·夏曾佑《小说原理》 小人:品德卑劣的人。 子: 品德高尚的人。 即描写正面人物难度大。

●传神之难在于目。

宋·苏轼《书陈怀立传神》 要措绘人物达 到传神生动的地步, 最难的是刻画眼睛。

●人物鬼神生动之物,全在点睛。

宋·赵希鹄(引自《中国画论类编》) 点睛: 点化眼睛。

●诗须到家。

清·徐增《而庵诗话》 学诗和写诗必须博采众长,然后熔为一体。

●异曲同工,各擅其时。

明·何景明《与李空同论诗书》 作品曲调不同 而工 妙相同, 各 自 独步于当时的文坛。

●婉约者欲其词情蕴藉;豪放者欲其气象恢宏。

明·徐师曾《文体辨》 婉约:婉转缠绵。 蕴 藉:宽和而涵 蓄。 豪放:气魄大而无所拘束。 恢宏:弘大发扬。

●诗必成家,而后可以言格。

明·王世《艺圃·撷余》家:行家,指掌握某种专门学识、技能或从事某种专门活动的人。言:称得上。格:风格,指作者自身的艺术特色与个性特征。

●气有清浊厚薄,格有高低雅俗。

清·刘熙载《艺概·诗概》气:气志。格:格调。

●各极其长,虽善论者不能优劣也。

宋·欧阳修《六一诗话》 只要作者各自尽量发挥其长处,虽是增长评论的人也能确定其优劣。。即各有所长,各具风格,难分优劣。

●子美之诗,退之之文,鲁公之书,皆大成者也。

宋·陈师道《后山诗话》 子美:杜甫。退之:韩愈。鲁公:颜真卿。大成:巨大的成就。

●元轻白俗,郊寒岛瘦。

宋·苏轼《祭柳子玉文》 元稹的诗轻盈,白居易的诗通俗,孟郊的诗冷峻,贾岛的诗瘦削。

●庾信文章老更成,凌云健笔意纵横。。

唐·杜甫《戏为六绝句》庾信:北周文学家。庾信的文章到老年就更成熟,刚健的笔挥洒直可凌云,意气纵横,驰聘自如。

●文起八代之衰,实集八代之成。

清·刘熙载《艺概·文概》韩愈的文章使衰败了八代的文风又振起来,而实际上是集中了八代文坛的成果。

●韩以文为诗,杜以诗为文。

宋·陈师道《后山诗话》韩愈用写文章的办法作诗,而杜甫则是以作诗的办法写文章。

●子美集开诗世界,伯阳书见道真源。

明·袁崇焕《故居联》杜甫诗集开创了诗歌的新世界,伯阳书法显示出

●孟子之文,语约而意尽。

宋·苏洵《上欧阳内翰第一书》约:简练。尽:充分表现。

●子美不能为太白之飘逸,太白子能为子美之沉郁。

宋·严羽《沧浪诗话·诗评》李白的诗歌飘逸,杜甫的诗歌沉郁,各具长处,谁也代替不了谁。

●韩柳文章李杜诗。

宋·王禹《赠朱严》韩愈和柳宗元的文章,李白和杜甫的诗歌,成就最大。

●韩如海,柳如泉,欧如澜,苏如潮。

清·俞越《茶香室丛钞·卷八》韩愈的文章象大海一样广阔雄壮,柳宗元的文章如泉水一般 细润清醇,欧阳修的文章似波澜一样起伏多姿,苏东坡的文章若狂潮一般奔腾直泻。

●文到元和诗到杜。

清·凌廷堪《论曲绝句三十二首》元和:唐朝皇帝宪宗的年号,这里指是时著名的散文家韩愈和柳宗元。杜:杜甫。文章到了韩愈、柳宗元,诗歌到了杜甫,那是全盛的时候。

●陆才如海,潘才如江。

南朝·梁·钟嵘《诗品·晋黄门郎潘岳》陆:陆机,西晋文学家。潘;潘岳,西晋文学家。形容潘岳、陆机的才华横溢,犹如浩瀚江海,文思富赡。

●谢诗如芙蓉出水,颜诗如错彩镂金。

南朝 ·梁·钟嵘《诗品》谢:南宋诗人谢灵运。芙蓉出水:形容晶莹清丽。颜:南宋诗人颜延之。错彩镂金:雕绘工致。

●称心好句欣先睹,人手奇文岂漫藏。

清·邓廷桢《收卷所联》漫藏:枉然藏没。好句奇文以先睹为快。

●顾恺之善画而人以为痴,张长吏工书而人以为颠。

宋·陈善《扪虱新语》顾恺之:东晋名画家,有“才绝、画绝、痴绝”之称。张长吏:即张旭,官金吾长吏,唐朝名书法家,以狂草书最为知名,人称“以狂继颠”、“张颠”。

●春草池塘一句子,惊动天地至今传。

宋·吴可《学诗诗》春草池塘:谢灵运《登池上楼》诗有“池塘生春草”的名句。惊动天地:震动天地,形容影响极大。

●秋水长天,落霞孤,千载名如故。

金·高永《大江东去滕王阁》“秋天……孤”系《滕王阁序》里的名句。原句为“落霞与孤齐飞,秋天共长天一色”,系“唐初四杰”之一王勃十五岁时所作,因意境优美、气势非凡,不但当时惊倒在场的显贵墨客,而且流传千载而不朽。

●诗至杜子美,文至韩退之,书至颜鲁公,画至吴道子。

宋·苏轼《书吴道子画后》诗歌达到最高成就是杜甫,文章达到最高成就是韩愈,书法达到最高成就的是颜真卿,绘画达到最高成就的是吴道子。

●“吴楚东南圻,乾坤日夜浮”,不知少陵胸中吞几云梦也。

宋·阙名《金玉诗话》引号内为杜甫《登岳阳楼》诗中的两句。少陵:杜甫自称为“少陵野老”。云梦:古泽薮名。后指江汉平原及其周围地区,泛指广阔的地区。杜甫胸中怀有广阔的天地才写出如此气魄雄伟、境界阔大的诗句。

●世间笔墨成何事,此老胸中具一天。

金·王若虚《论诗诗》笔墨:写作。具一天:独具一种天地,即具有自己的独特风格。

●诗成不管鬼神泣,笔下自有云烟飞。

明·方孝孺《吊李白》形容李白的诗震撼人心、气势雄伟飘逸,使人神驰情发、深思远想。

●自有天马行空,不可羁勒之势。

清·赵翼《瓯北诗语》天马行空:神马腾空飞行,喻才思豪放,超群非凡。羁勒:拘勒。

●金相玉质,百世无匹,各垂极,永不刊灭矣。

汉·王逸《楚辞章句序》金相玉质:相为表象,质为本质,形容文章的形式和内容都很完美。无匹:没有匹敌。刊:砍,削。

●诗者,众妙之华实,六经之菁英。

唐·皎然《诗式》诗歌是众多美妙事物的开花结果,是六经典籍的精华所在。

●一家有一家风骨。

明·费经虞《雅论*品衡》 一家:每一位作家或每一种风流派。风骨:风度骨格。

●风含于神,骨备于气,知神气则风骨在其中。

清·李重华《贞一斋诗说》风:风度。神:精神。骨:骨格。气:气质。

●风骨内生,声光外溢。

清·纪昀《书韩致尧翰林集后》好的诗文,其风度骨格从内在的素质中产生,而声韵光采则从外表流露出来。

●若风骨乏采,则鸷集翰林;采乏风骨,则雉窜文囿。

南朝·梁·刘勰《文心雕龙·风骨》如果只有风度骨格而缺乏风采,那就象猛鸟聚集于文翰荟萃的翰林,如果只有文采而欠缺风度骨格,那就象外表好看而个体矮小的野鸡窜跳于文苑里面。

●观其风骨,名岂虚成!

南朝·齐·谢赫《古画品录》观察作品的风度骨格,就知道其成名不是虚假的。

●高文激颓波,四海靡不传。

唐·韦应物《广陵遇孟九云卿》颓:颓废。靡:华丽,奢侈。

●诗以风骨为要。

清·李重华《贞一斋诗说》诗歌写作以风度骨格为最紧要。

●节义傲青云,文章高白雪。

明·洪自诚《菜根谭》风节义气高亮得足以傲视青云,文章的清纯高洁足以超过白雪。

●风云吐于行间,珠玉生于字里。

南朝·梁·萧统《答新渝候和诗》风云:指时势变幻、人际遇沉浮、风物消长。珠玉:珍珠美玉,喻文华辞丽。行间、字里:即文章,常谓字里行间。

●英辞润金石,高义薄云天。

《宋书·谢灵运传》其精粹的文辞能够温润钟鼎石碑,崇高的义气足以上逼云天。

●玉骨冰肌谁可匹?傲雪欺霜夺第一

元·吴昌龄《张天师》第三折 玉骨冰肌:美貌。匹:匹敌。傲雪欺霜:高傲无畏。形容风格优美傲岸。高傲无畏。形容风格优美傲岸。

●诗家气象贵雄浑。

宋·戴复古《论诗十绝》气象:景象,光景。贵:看重。雄浑:宏大浑厚。

●论文者也,大要以立诚为本。

清·程廷祚《与家鱼门论古文书》品赏评析文章,大的要旨是以确立真情实意为根本。

●审已以度人。

三国·魏·曹丕《典论·论文》审察详知自己,然后才好去度量别人。或解为用审察自己的尺度去量他人。

●文人相轻,自古而然。

三国·魏·曹丕《典论·论文》读书能文的人相互轻视对方,自古以来就是这样。

官方QQ群

墨星写作网Q群

千人网络作者入驻

群号:30729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