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墨星全新改版

  • 墨星写作
  • 诗词库
  • 百度
  • 360
  • google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写作素材/资料 > 整篇素材集锦 > 小说原创采集 > 素材详情

分类小说素材库

(精彩章节)取材于《乱世孽魂曲》第1章

素材录入:墨星 素材来源:网络 入库时间:2009/8/20 0:18:09 对 1245 个作者有用


    青纱涌动,红烛飘飞,殿外雷电交加。
    高床软衿之上躺着一个女人,脸色惨白,嘴唇也干燥的失去了血色,只余一丝若有若无的气息,美丽的生命也即将走向时间的尽头。
    殿内一股浓郁的药味,门窗紧闭,狂风仍旧肆虐的无孔不入。天外黑云涌动,风云变色,一声声惊雷搅得人心神不宁。床上的女人依旧如此无知无觉的躺着...   
    太医院稍有资历的太医都齐聚在东配殿,半响无语。西配殿则聚集了一帮臣子,亦是闷不吭声,面面相觑,大家心中都在为这个国家的未来隐隐担忧。
    盛夏的夜,兼之光打雷不下雨,显得十分沉闷,搅得人心中烦躁不安。
    左丞相范质已在殿中来回踱了数圈,但也只能干着急,朝服被汗水浸透,又被狂风迅速吹干,终于忍不住又要去催催那帮太医,却被右丞相王薄一把拉住。
    “范相,您就耐心点等等,太医们正商量对策!”王薄也是一脸焦急,但显然性子比范质要沉稳一些。
    “等,等,等,都两天啦,那帮庸医开始说伤的虽重但好在避开心脉,说有惊无险,但是现在你看看太后这个样子,明眼人都知道,怕是...”范质脾气急,犯忌讳的话差点脱口而出,幸而反应的快,生生咽了下去。
    “范相,咱们也是干着急,去了又帮不上什么忙,反而给太医们添乱!”王薄耐心劝道,“太后吉人自有天相,一定能逢凶化吉,转危为安的!”讲着这些劝慰的话语,其实自己的心中也是忧心忡忡,脸上焦急的神色骗不了人的。
    范质叹了口气,拍了拍大腿,无奈地坐下,“刺客捉到了吗?”
    王薄一迟疑,恭恭敬敬地答道,“还没有!”
    虽然二人同为丞相,但是范质资历老,在朝中的势力和影响力比王薄大的多,很多时候王薄倒像是范质的下属一般,好在王薄为人谦和,多年相处倒也相安无事。
    “怎么搞的!”范质端起茶杯正准备喝,听到如此答复又重重搁下,茶水都喝不下了,“让开封府速速去查!务必逮捕归案!”
    “是!”王薄点头应道,完全没有半点右相的威风。
    东配殿内灯火飘曳,狂风乱走。
    为首的老太医颤颤悠悠地拿起茶杯,抿了口茶水,首先打破了沉静“大家怎么看,不妨都讲出来,都到这节骨眼上了,也讲不得许多顾及了。”浑浊的眼扫了一眼右下首,“良璧,太后一直由你主诊,你且说说看。”老太医声音沙哑,神情萎靡,似是劳顿不堪,自己也是行将就木之人,依然坚持到内廷查看太后的病情。
   “是,恩师”起身应话的是一位温文儒雅的年轻太医,“学生愚见,太后娘娘为利器所伤,虽在胸口,但好在偏离心脉,不至大碍,故内服重用薯蓣为主,人参、白术、茯苓、干姜、豆黄卷、甘草、麯益气调中,柴胡、桂枝、防风祛风散邪,杏仁、桔梗、白蔹理气开郁,诸药合用,外敷化瘀生肌散,共奏扶正祛邪之功。但...不知因何本命元息渐弱,体内疑似两股邪气相冲...。”褚良璧小心的挑着话说,他是太医署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太医署首座的得意门生,为人谨慎恭谨,医术超群。
   “褚世侄是说,太后娘娘中邪了?”左上侧一直闭目养神的老者幽幽的开口,并不拿眼瞧他,依旧端坐捻着佛珠,语气中的轻蔑显而易见。
   “明德公,依你看呢?”不待年轻太医回话,为首的老太医打了个太极,把话头推给夏明德,说完这句重重喘了口气,似是费了很大力气。
    夏明德微一皱眉,睁开眼看了一下四周,微一沉吟,叹了口气,缓缓道“依我看...太后求生意志薄弱,怕是思念先帝已极,自己各儿不想活过来了。”
    一语出满堂皆是哗然,夏明德更是不屑的一声轻哼,继续闭目捻着佛珠。
    为首的老太医眉头一皱,撵着胡须沉吟道,“明德兄所说不无道理,只是这医者治身不治心,这...咳咳,这却却如何是好?”浑浊的老眼看向这个一直以来的死对头,眼神中满是期待。二人虽是死对头,但也仅只于医学一道,见解各有不同,争论了数十年,彼此倒也惺惺相惜!
    夏明德嘴唇微启似有话讲,但终究还是咽了下去,并不再多讲。
    一众太医仍没讨论出个结果,东配殿显得异常燥闷,褚良璧走出殿外,径直看着黑压压的天空,儒雅俊秀的脸上写满担忧。
    打了一下午的雷了,可是仍不见落雨,好似酝酿着一场铺天盖地的狂风骤雨。
    又是一道紫色闪电,自西向东,似要撕破这天空,荡尽这世间邪恶,少些,一连串惊雷响起,似炮火轰鸣,振聋发聩。
    褚良璧退进殿内,迎上为首老太医若有所思的目光,正欲开口。突然,一宫廷内监从内寝宫匆匆跑来,顾不得行礼,直喊道“太后娘娘不好了,太后娘娘怕是不好了!”
    众太医大惊,为首的老太医情急之下直直站起,褚良璧赶紧抢步上前扶着他,老太医步履蹒跚竟是自己也走不大稳妥了,老太医大急道,“良璧,你快去,小福子来扶我,你..你们都快去啊...”
    小太监尚自惊魂未定,赶紧过来扶着他向月栖殿寝宫走去,老太医一路喃喃祷告“天佑大周,天佑大周...”
    月栖殿寝宫内,躺着的赫然是当今太后。
    沉静如一滩死水,生气一丝丝抽离单削的身躯,伤口虽早已止血,却止不住颓败的气息一丝丝侵袭柔弱的身体。
    天空又一声惊雷,似要毁天灭地般,照亮了帐内人惨白的面庞。
    正在喂药的小内监小福子吓得手一抖,汤药滴在太后的衣襟,连忙拿帕子去擦。
    突然,太后全身轻轻抽搐了一下,就那么一下,如同琴弦颤动,宛若沉睡千年的美人儿忽然惊醒。
    小福子大喜,正要说两句什么唤醒太后。
    突然,太后仿佛承受了巨大的痛楚,十指紧紧嵌入手心,额上渗出丝丝汗珠,原本毫无血色的脸渐渐涨的酱紫,呼吸也越来越急促,带动了全身不可控制的颤抖。
    小福子吓傻了,‘回光返照’这四个字立刻闪现在脑中,赶紧连爬带滚的跑向太医们求救。
    太后仿佛终于承受不住,发出一声低嚎,脸上闪过一丝丝的黑气,四肢痉挛的绷直,仿佛与死神搏斗,进行生命最后的挣扎。
    褚良璧当先赶到,见此情形亦是大惊失色,太后身体虽然日渐衰弱,但总的情况还是很稳定的,似眼下这般痉挛抽搐,倒像是得了羊癫疯一般了!
    “快,过来按住!”褚良璧一声低吼,此时一众太医亦相继赶到,夏明德亦顾不得什么犯上不犯上了,连忙赶上前去按住太后头颅,其余宫女亦是七手八脚地按住了太后的手臂腰肢双腿。
    文武大臣也随即赶到相顾失色,齐刷刷跪了一地,无非念叨着,‘保重凤体,苍生社稷之类的话’,偌大的殿内一时间拥挤不堪。
    太后貌似越来越痛苦煎熬一般,牙齿都磕出吱吱声响,嘴边也渗出丝丝黑色血迹..
    “塞住嘴,快!”褚良璧一边布针帮太后镇定心神,一边命令道。太后由低吟哀嚎,渐渐到撕心裂肺的喊叫,白皙的面庞上黑气越来越重,双目亦瞠然腥红,仿佛灵魂正被撕扯碎裂般。
    突然,太后一声厉叫,声音却断在半空戛然而止,消瘦地手挣扎着仿佛要抓住什么一般定在空气之中,瞳孔迅速扩散,眼中的腥红迅速褪尽,回复了一片死灰。
    一时间时空仿佛被定格了一般,只剩太后咽喉低低地‘汩汩’声响,片刻都一切都安静了...
    褚良璧血色全无,颤抖着手探向太后的喉头,又把了把脉搏,转过头看向众人,眼神呆呆地带着一丝绝望,无力的摇了摇头。
    范质呆在当场,王薄亦脸色深沉,对视中皆从对方眼中看出了几分绝望,有几位宫女已小声呜咽起来...
    夏明德脸色铁青,搭上脉的手亦是一震。与褚良璧目光一较,心下已有答案,沉重的叹了口气。
    老太医此时已赶至见此情景,知道无力回天,踉跄着跪下,老泪纵横“太后,太后,为我大周社稷,您千万保重啊,您怜恤怜恤幼帝,幼帝尚自年少,离不得您啊。”说罢以头抢地,已是满面血泪,小福子赶紧去拉,不断劝说。众人大惊,连扶带拉地把老太医请走。
    酝酿了一下午的雨,终于瓢泼而下,大雨倾泻如注,殿外飞沙走石,狂风侵袭,殿内众人心情沉重,彷徨不知所措的看着床上奄奄一息的女人。
    褚良璧伸手去探鼻息,无奈地叹了口气,绝望的闭上眼睛,正准备宣布太后娘娘殡天。
    突然,太后紧闭的嘴唇张开,胸腹之中吐出一口浊血,咳嗽了数声,气息又恢复了过来。
    褚良璧又惊又喜,赶紧查看,兴奋中手指微微发抖,看向夏明德的眼神一片雪亮,“太后,太后有救了,快快,金针。”众人大喜,夏明德复又恢复神采,与褚良璧一同,开始布针。
    太后喘息片刻,气息渐稳,恶劣到一发不可收拾的情况似乎就这么奇迹般的好转了。
    众人皆是松了口气,虽然这情形实在太过诡异,但太后能活下来,自然是社稷之福,许是先帝保佑吧!
    忽然,刚刚扶老太医下去的小福子又跑了回来,呆站在殿中,恍若失神地说“曹老太医,归天了...”
   “恩师...”褚良璧脸色顿时惨白,手中药罐散落一地。
    夏明德心下一片恍惚,二人斗了这么多年,他终究还是先行了一步了,世间从此寂寞...
 

官方QQ群

墨星写作网Q群

千人网络作者入驻

群号:30729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