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墨星全新改版

  • 墨星写作
  • 诗词库
  • 百度
  • 360
  • google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写作素材/资料 > 整篇素材集锦 > 小说原创采集 > 素材详情

分类小说素材库

(言情素材)取材于《危险任务》第1--4章

素材录入:墨星 素材来源:网络 入库时间:2009/8/15 4:15:07 对 1368 个作者有用

   雨意阑珊

   透过玻璃窗仰望阳光,阳光逗留在窗外,在反射面上拖长它的尾巴,一缕一缕地穿过窗户。

我想看清楚太阳的脸,可红墙绿瓦,高楼林立,我怎么寻找它,都止能看到泛着光影的大楼,一切都如同虚幻,正如我悄悄退却的爱情。

   

   维季谈是一个可怕的人,言辞温和却透着犀利,看上去弱不禁风,本质却尖锐危险。他从不生气,就算盛怒也只稍稍皱眉,可是当那些惹他生气的人想要变本加厉的时候,总会出现一些意外把他们从他身边剔除。公司里的人被他无害的外表欺骗,只道他运气好,遇见他时,我心中一直徘徊着一个词-----王者。王者,可以看透你的内心,小心翼翼地埋伏,在最佳时机出手,以获得最大的利益。他们没有心,却可以吸引无数慕名之众。我一直认为,他是个王者,生下来就可以享受无尽的财富,拥有无穷的权利,他的王者气质在他们之中一览无余,我明明知道他不会驻留,却仍固执地守望他,接近他。

 

那天是我的生日,父亲为我开了一个盛大的PARTY,带有商业性质的,他有一个案子一直结不了,他看中了一块自然湿地,那里空气干净,湖水明澈锝像一块玻璃,天空出奇地蓝,很有回归自然的味道,非常适合那些长期生活在红灯绿酒下疲惫的人群来放松心情。那是块宝地,他很久就注意它了,本来已经和那块地的开发商谈好转让事宜了,就等一纸合同签下去的时候,又开始冒出一些公司对这片地的虎视耽耽,很多公司都来争夺香林,价格居高不下,开发商赖皮,嘴上一直说事情多,合同要延一延,暗中就想偷偷把香林卖给出价最高的人,一延就延到了现在,由于开发商的举棋不定,价格被抬得越来越高,以近天价。父亲怕投入成本太高,收不回本,但也不想放弃赢利的机会,这些天他一直在纠结这个案子,正好我的生日到了,说是想借个机会翻了案子,他会叫来很多叔叔来家里商谈。

......我都不知道该这样表达我的感情了,是该伤心还是高兴?高兴他们没忘记我的生日,还是伤心他又利用我们家私人的活动来应酬他的商业伙伴?他一直都只有一再地忽略我,如同现在,我一直以为今天的我是会快乐的,至少我的心会暖暖的,但他却带来了他的朋友,把我和他的距离隔离开了,他们的到来,如同一股冰冷的空气注入了暖暖的春风中,我 的笑僵在嘴角,对父亲的又一次失望,对宴会的排斥,以及想呼吸自由空气的渴望,让我默默底下头,不着痕迹地离开了大厅.

出了大厅,心情闷闷的,一脚踩在粘有露水的草地上,清凉的触感让我的心里生出一阵快意。抬起头望着夜空,只有几盏星斗忽明忽暗地挑着,几丝浮云沉浮不定拢上月梢。蓦的,一道白光射入了我的眼,照得我睁不开眼,待得那白光拂过眼角离去时,我才有些气恼地循着白光寻找光源,一身西装革履的他径直印入了眼帘。

他看上去很具书卷气,文文静静的,有一头清爽的发,性感微薄的唇,剑眉轻挑,斜切入鬓,肤若凝脂,犹如仙人一般,看不出一丝纤染,鼻梁瘦瘦高高的,优雅又耐看。此时的他双手抱胸,身影斜斜地靠在柱边,居高临下地看着我,眼眸深不见底。明明是初次见面,我却感到莫明的寒意,下意识向后退了一步,又不禁嘲笑自己的幼稚,定了定神,向他问起白光的由来。

“白光吗?我没看见。”他无谓地摇了摇头。

“可我刚才看见是从你这边射过来的。”

“有么?”他眯着眼打量我。

我被他看晕了,“没有”马上从嘴里脱口而出,他勾了勾唇角,簿唇微启,

“你是姚子莘的女儿姚谦吗?”

“你认识我?”我疑惑地望着他,

“还是我父亲说的?”我不认识他,他应该是父亲请来的贵客,和父亲有交情。

“不是,猜的。”说完他若有所思地望着我,然后带着浅笑,踏进了大厅,他的风衣随意地一甩,我便看见他手中握着的一个透明的小手电。这个人,我愤愤地咬了咬牙,在心中暗骂他的奸诈,不过他着实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明明是文雅的人,为什么会透着狡鲒呢,还有他怎么知道我是姚谦,真的只是猜那么简单么?看见他我为什么会莫明感到寒冷?一连串的问号让我想要知道他是一个这样的人,适合做朋友,还是只是远观。

而另一边,那个帅哥正拿着手电邪邪地笑。

              

       

                    初晴

宴会刚结束,父亲就把我叫到书房,我知道我又有什么他所谓的任务了,便也只好跟去。只是这么严肃的形式,还是我从小到大的第一次.不由手心捏出了汗.他在书桌旁站定,用一种我无法理解的眼光看着我,那眼光里蓄满了太多的东西,似不舍、似内疚、似决意、似...太多了,我看不清.也许这次是结尾了,我会死,会疯,但终于可以摆脱他了,也许他会拿我做赌注,牺牲我换取他的公司永远毅力不倒.呵呵,我牵动了嘴角.

"想你妈吗?"他看了我一眼,观察我的表情.

"...想。”不可否认的,我还是很想她,很想,很想.她是一个演员,在亚洲算得上是一个奇迹.早在她上高中时,背后就有神秘人支持她出道,她凭借着优美的嗓音和美丽的外表虏获了无数观众的心,出道不到一年,就在中国地区炙手可热,后来她慢慢地改变自己,慢慢地进步,她的粉丝团也越来越壮大,逐渐遍布整个亚洲,无数人为她倾倒,为她发狂.而父亲的出现让她雀跃,那段时间,父亲总是照顾她无微不至,她被父亲的体贴所感动,渐渐喜欢上了这个温柔的男子.父亲在那时就已是姚芊集团的继承人了,他们的恋情不能被暴光,很辛苦,在公众下,他们是官方和合作方的关系,在私底下,他们是甜蜜的恋人.可这一切,全都在我出生是改变了,我才刚满月,爷爷就心机梗塞突发去世了,父亲被迫当上了董事长,公司重担一下压在他肩上,母亲渐渐发现她舍不得放弃她的梦想,便抛下了我,继续她的演艺事业,尽管我努力说服自己不去注意她,但她的每场音乐会我都会去看,他们把我隐藏得很好,很多人甚至不知道我是他们的女儿。

“那么,”他顿了一下,

“如果我说,你妈有困难,我也有,需要有人的帮忙,这个忙可以同时解决两个人的问题,而那个人必须是你,你会帮吗?”他刁起了一根烟,居高临下地看我.

“我....”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如果单纯只是父亲要我帮忙,我必须得去做的,但提到母亲,头就胀痛起来,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女人,是我心里永恒的伤,到底自己心里是恨她的还是爱她的,连我自己都说不清.,很多时候我厌恶自己为她伤这么多脑筋,但有时候想恨她却无论如何都恨不起来。思绪又飘回了很久以前。那时候我还很小,总喜欢缠着妈妈,她去哪儿我也会去哪儿,她从不允许别人欺负我,吃饭前她会要我洗手,睡觉前她会给我讲故事,那时的我一度认为她是天使,尽管她能陪我的时间很短,但每次她回家,我总是第一个扑过去欢迎她的人。小时候真好,我什么都有,父爱,母爱,以及所有人羡慕的一切,但套用一句话,合久必分,分久必和,现在的我,羡慕天下所有的人.思及此,头又痛了起来,揉了揉太阳穴,苦涩地说;

“父亲....希望我帮吗?”这句是真的用了疑问句,寻求的语气,我知道他会逼我去做,但这次我想知道,他的心意.

“我没权利干涉你,你怎么想便怎么做。”他点燃烟深吸一口。没权利干涉我?呵呵,说的真好听,若我从小不按你的意思做,我还能站在这里么.每次想让我做他指定的任务,他都这么说,他真残忍,把自己的女儿弄到这般境地.虽然这么想着,但一个念头却冒出来,也许,他真的要我自己选.

“不过,它可以挽回香林及你母亲在演艺圈的事业。”他吐出烟雾。

“我帮.我也只能这么做.

“好,我会指示你该怎么做,明天先进风华公司。”他拍了拍我的间.

"这次..完成它很难吗?还是,你,会牺牲我?"

"也许..会把,不要怪我..我是爱你的."他沉默地说出句子,离开了书房.

爱我?这是我听过的最美丽的笑话,爱我的人会保护我不被伤害,而不是一味地伤害我,爱我的人会让我快乐,而不会剥夺我的自由.姚子莘,你是我见过的,做的最失败的父亲.

风华公司我也不是没听过,但就算是出生在荣华中的我再次听到这个名号也会感到小小的震惊。它一直是商业中的奇迹,从一家小小的车间发展起来,到现在一揽各种一流产品,成为商界尖端科技公司,仅用了45年。电子数码,家具餐具,美容化装,通讯设备...它的子公司几乎包罗了所有的商业类型,而且个个都是自己领域中的大哥大.都说子公司多容易资金亏损,但风华愣是45年来只进不出,不亏损一分一毫,连遇上金融危机都属盈利第一。

父亲要我干什么?这次我要做的事还真是不简单.以往的那些任务,他都会简明扼要的把我所要做的任务过程说出来,细节处由我自己细想,但这次....我心里隐隐不安起来.难道,我真的要做出很大的牺牲?我从心底生出疑惑来,揣测他让我进去的目的.我们公司和他们公司全无来往,无商业联系,而且我也不需要风华的培养,凭我的学历,就算在风华也是数一数二的,所以就算要接管父亲的公司,我也还是游刃有余,我也不缺什么钱,要靠风华那点工资来养我盗走他们风华的商业机密,我父亲从来不屑小人之为,那我进风华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还和母亲有所关联?还要他严肃的语气,他奇怪的眼神...算了,想不透就不想了,我不是一个会打破沙锅问到底的人,既然你有你的苦衷,说不出口,我便不问,我是你的女儿,注定为你牺牲,上天赐予我的,不是母亲,只你,呵呵.就算将我投入地狱,我也心甘.

转身,离开了书房.

书房里一片静寂.冰冷的空气一下子支离破碎,散落一地.

第二天,我就拿着我的履历来到风华招聘,那些老头看了我的履历,纷纷投以我奇怪的眼光,可能是上面的学历吓到他们了把,啧,真是一群目光短浅的人,我迅之以鼻.抬起头,朝他们深深地鞠了一躬。留下履历便走了。

下午,果然接到他们的工作通知电话,心里小小地高兴了下,准备约星星一起去玩,拨通了她的电话,电话那头的她却让我哭笑不得。

“喂?星星在...."还没等我说完,听筒里就冲出一个声音把我的"吗?"字截断了“啊!姚谦~你多久没鸟我了,我想死你了,这次我有难,你救救我啊!!”

“嗯?”我不禁矢笑,“有什么事,尽管开口。”“啊~我爱死你了,呵呵,我被父母逼去相亲拉,你知道的..我还这么年轻,不想吊死在一棵树上.."

"所以呢?"虽然我怕麻烦,但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想失去她,所以一般只要是她所提的要求我都会满足她."所以..所以,我可不可以让你代替我去啊,名字还是用我的.嘿嘿,可以嘛?"真是,她又想祸害我了."你直接把它推掉就好了啊."一阵尖锐的声音又冲了出来,"我爸妈有多狡猾你也知道啊,他们不让我推,推了我这个月的零用就没了,你知道我爱钱啊!"我捂了捂受伤的耳朵,无奈地说"我去,但你要在我身边.""这么简单?好啊,哈哈谦谦啊,你最好了.""什么时候?"因为电话说下午公司要新人受训,所以我要尽量不发生时间上的冲突."明天下午1点 ,我在9号咖啡厅等你.相亲见面地点就在那里."

"好."

"笃笃",我敲响了父亲的门,父亲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见我来了,便询问我进入公司是否顺利."顺利."我吐出两个字."想办法见风华的执行总监,最好你可以成为他的秘书,让他信任你...还有,对他好,但永远不要爱上他."

"父亲,你..用意几何?"我直直地望着他,"你可以牺牲我,但不要伤害别人.他很无辜."

"你自己估量,到最后,牺牲的是谁,权由你自己顶夺."父亲说完话继续埋头批阅文件。

什么意思?他到底有什么阴谋?不过,为什么他说最后我可以决定牺牲谁?我真的可以有这么大的权利吗?一连串的问号在我脑中轰炸开来。

风华公司。我穿着干练的马甲和最新流行的罗马鞋行走在过道里,手里拿着罗纹给我的市场部文件,说来惭愧,我这24年来都是十指不沾阳春水,从出生开始我就衣食不愁,研究所里面别的同学都去找工作,我还赖着不找,父亲允许我不找工作继续读书,我也就懒的清闲了,到现在,我依旧是学历高,社会经验不丰富,所以我来面试的时候只希望可以竟公司的市场部,而且在市场部可以经常出差,我也可以去外面呼吸新鲜空气,暂时逃避一下现实。我向来是个胆小的人,只是多数人没发现。罗纹是一个很好的人,就像我姐姐,从我刚开始上班之时就特别的照顾我,经常浪费她的休息时间来给我讲解文件中有疑惑的地方。我热切地希望可以和她做朋友。

“啪。”一个身影擦着我的肩膀走过,撞掉了我的文件夹。我弯腰准备去捡文件夹。这个人的力气应该很大,走路像风一般的来势汹汹,走过时,站在他旁边的人都可以感到一阵凉风,刚才擦过我的肩膀时肩膀被擦得生痛,这样的人,要是走在大街上肯定会引来侧目,但他经过走廊时根本就没人去注意他,各自做着各自的事,司空见惯一般。他也马上折回来了,帮我一起捡文件。当他整理好文件,把一叠文件递到我面前的时候,我愣住了,这个人,不就是“他”?星眸朗目,嘴角微勾,整一副斯文相。

“你叫姚谦对吧?我没忘记你哦~”他调侃

“那么,”我说,“您是?”

“我叫 维季谈,”他笑起来,眉儿弯弯。

“姚大小姐怎么有空来我们公司玩啊?”他继续笑,不知怎的,我一直觉得他还是少笑为妙,看得出他是真心的笑,但他的笑总让人联想到大灰狼。

“我来实习,而且喜欢这个公司。”我公式化地说。

“哦~原来哦,姚谦,我喜欢你,咱两做兄弟把,以后你叫我蛋蛋,我叫你钱钱可以吗?”我无语,这个人一共给了我两次惊吓,一次我被他的美貌迷倒,而另一次则是惊异于他性格的改变。在我的生日PARTY上,初次见面我就被他的王者气质震慑住,觉得他危险,不可轻易靠近,而今天,他仿佛就是十七八岁处在雨季中的少年,顽皮可爱,让人欢喜。和星星有得一拼,我暗自微笑。

“你在我家时给人的感觉很冷。”

“恩,我讨厌这样的宴会,但,不得不去。”   我又何尝不是?我勾起了唇角。

“我当你默认咯,西西,钱钱,我是这里的执行总监哦,我说一声,大家都不敢欺负你哦。”他粲然一笑。虽然我有些感动他说会保护我,但霎时间执行总监四个字夺取了我全部的注意,把感动全都盖过了,我惊讶地睁大眼睛,

“你是执行总监?风华的?”

“废话,”他好象显得特别的自豪,“我厉害把。”

“恩”不想打击到孩子,我敷衍地说,

“那,”我假装顽皮“钱钱我也想保护你,你可以把我留在身边吗?”

“不过,”我补充,“我不能冒然跟着你,所以,把我留在身边需要方法。”我装狐狸,让他上当。

“什么方法?”他好奇地问。

“让我当你秘书。”听到这句话,他的目光闪了闪,只一瞬,便说,“好。”

官方QQ群

墨星写作网Q群

千人网络作者入驻

群号:30729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