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写作素材/资料 > 字词句篇描写 > 【精彩描写篇】关于“语言”的描写(四) - 墨星写作网出品(mx-xz.com)

【精彩描写篇】关于“语言”的描写(四)

素材录入:墨星 素材来源:网络 入库时间:2009-08-12 01:43:49 对 2772 个作者有用 加入收藏

精彩描写--语言【四】

 

[别语]在她将离别的前一晚,她拣了房子最黑暗处坐着。一盏油灯在灶前,萤火那么的亮。她,手里抱着春宝,将他的头贴在她的头发上。她的思想似乎浮漂在极远,可是她自己捉摸不定远在那里。终于是慢慢地跑回来,跑到上眼前,跑到她的孩子身上。她向她的孩子低声叫:

 

“春宝,宝宝!”

 

“妈妈。”孩子在含着奶头答。

 

“唔,”孩子似不十分懂得,本能地将头钻进她母亲的胸膛。

 

“妈妈不回来了,三年不回来。”她擦一擦眼睛,孩子放松口子问:

 

“妈妈哪里去了呢?庙里么?”

 

“不是,三十里路外,一家姓李的。”

 

“我也去。”

 

“宝宝去不得的。”

 

“呃,”孩子反抗地,又吸着并不多的奶。

 

“你跟爸爸在家里,爸爸会照料宝宝的,同宝宝睡,也带宝宝玩,你听爸爸的话好了,过三年……”

 

她没有说完,孩子要顺哭似地说:

 

“爸爸要打我的!”

 

“爸爸不再打你了,”同时用她左手抚摸着孩子的右额,在这上,有他父亲在杀死他刚生下的妹妹后第三天,用锄柄敲他,肿起而又平复了的伤口。

 

柔石:《为奴隶的母亲》

 

[絮语]

 

老太太正在愤愤地想,忽然呀了一声,摇门开处,现出一个满脸生着水波纹的老妇人。

 

“难得,难得!廿六婆婆,你怎么高兴了起来到这里走走。”老主人放下针线,站起身来欢迎说。

 

“真是越嬉越懒,越老越变。整天的只是东到西的闲逛。可是你也太肯苦了,老了,双喜的妨娘,象我辈的做人还有几年,真是今朝不知明朝事,许多事情让媳妇大娘去就得了!”来客说。

 

“哪有这种福气呀,我!”老主人说完叹了一口气。

 

“廿六婆请坐!”小主人停下工作,从堂内端出一把大木椅招呼来客。

 

两个老太太一齐坐下,谈起话来,小主人继续工作。

 

“哦,还说没有福气,真是福气呀,如花似玉的,又会做,又肯做,这样的好媳妇村里有几个!”

 

“可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缸边了,因为我老太婆的福气实在太差了,也没有个老 妈子服待,也没有个小丫头供她遣使,只有我的老……”

 

“你别这样说了。双喜的娘,年纪轻的时候总是棗”

 

“啊,廿六婆婆,做人实在是空的,多房媳妇,少个儿子!”

 

许钦文:《疯》

 

[提示]两个旧社会的农村老太婆,絮絮叨叨地谈话,闻其声如见其人。二人个性鲜明,老主人抱怨儿媳,和儿子在外;客人又羡慕不尽,构成一场村房闲谈,写出世态冷暖。

 

[细语]

 

女人低着头说:

 

“你总是很积极的。”

 

水生说:

 

“我是村里的游击组长,是干部,自然要站在头里。他们几个也报了名。他们不敢回来,怕家里人拖尾巴。公推我代表,回来和家里说一说,他们全都觉得你还开明一些。”

 

女人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她才说:“你走,我不拦你。家里怎么办?”

 

水生指着父亲的小房,叫她小声一点。说:

 

“家里,自然有别人照顾。可是咱庄子小,这一次参军的就有七个。庄上 青年人少了,也不能全靠别人,家里的事,你就多做些,爹老了,小华还顶事。”

 

女人鼻子有些酸,但她并没有哭。

 

“你明白家里的难处就好了。”

 

水生想安慰她。因为要考虑准备的事情还太多。他只说了两句:

 

“千斤的担子你先担吧,打走了鬼子,我回来谢你。”

 

说罢,他就到别人家里去了,他说回来再和父亲谈。

 

鸡叫的时候,水生才回来。女人还是呆呆地坐在院子里等 他。她说:

 

你有什么话,嘱咐嘱咐我吧!”

 

“没有什么话了,我走了,你要不断进步,识字,生产。”

 

“嗯。”

 

“什么事也不要落在别后面!”

 

“嗯,还有什么?”

 

“不要叫敌人汉奸捉活的。捉住了要和他拚命。”

 

这才是那最重要的一句,女人流着眼泪答应了他。

 

孙梨:《荷花》

 

[提示]这段对话朴素自然。作者用简洁明快的语言描绘了人物之间的关系,感情,以及他们的思想,品质。

 

[隐语]

 

黛玉把花具放下,接书来瞧,从头看去,越看越爱,不顿饭时,己看了好几出了。但觉词句警人,余香满口。一面看了,只管出神,心内还默默记诵。宝玉笑:“妹妹,你说好不好?”黛玉笑着点头儿。宝玉笑道:“我就是个‘多愁我病的身’,你就是那‘倾因倾城的貌’。”黛玉听了,不觉带腮连耳的通红了,登时竖起两道似蹙的眉,瞪了一双似睁非睁的眼,桃腮带怒,薄面含嗔,指着宝玉道:“你这该死的,胡说了!好好和的,把这些淫词艳曲弄了来,说这些混账话,欺负我。我告诉舅母去!”

 

曹雪芹、高鹗:《红楼梦》

 

【提示】贾宝玉与林黛玉读西厢,宝玉借《西厢记》中的词句打林妹妹。他以张生的“多愁多病身”,自况相思之苦;以莺莺的“倾国倾城貌”,隐指黛玉心心相印。后文宝玉怕黛玉真去告诉自己父母,吓得不得了,也借《西厢记》词曲“银样蜡枪头”讽刺他,足见二人“心有灵犀一点通”,肝胆相照了。

 

[谜语]吴门张幼于使才好奇,日有闯食者,佯作一谜粘门云:射中者许入。谜云:“老不老,小不小,羞不羞,好不好。”无有中者,王百谷射云:“太公八十遇文王,老不老;甘罗十二为丞相,小不小;闭了门儿独自吞,羞不羞?开了门儿大家吃,好不好?”张大笑。

 

冯梦龙:《古今谭概》

 

【提示】张幼于想借谜语阻止别人到他家吃饭;而王百谷随机应变,将了主人一军,使主人不得不服输,足见下人的机智。

 

[歇后语]侯扒皮伸手抓过来,打开便看。哈叭狗才这时撇掉刚才和侯扒皮的对骂,忙凑到眼前,也看起信来。

 

侯扒皮气得眼珠子瞪圆。他左手朝大腿一拍:“警告爷们,爷们是老虎推磨棗不听那套,对老百姓是外甥打灯笼棗照舅(旧)!武工队你有能耐就施展吧,我姓侯的豁出去啦!”

 

冯志:《敌后武工队》

 

[奸诈语]酒至半酣,忽阴云漠漠,骤雨将至。从人遥指天外龙挂,操与玄德凭栏观之。操曰:“使君知龙之变化否?”玄德曰:“未知其详。”操曰:“龙能大能小,能升能隐:大则兴云吞雾,小则隐介藏形;升则飞腾于宇宙之间,隐则潜伏于波涛之内。方今春深,龙乘时变化,犹人得志而纵横四海。龙之为物,可比世之英雄。玄德久历四方,必知当世英雄。请拭指言,玄德曰:“备肉眼安识英雄?”操曰:“休得过谦。”玄德曰:“备叨恩庇,得仕于朝。天下英雄,实有未知。”操曰:“既不识其面,亦闻其名。”玄德曰:“淮南袁术,兵粮足备,可为英雄?”操笑曰:“冢中枯骨,吾早晚必擒之!”玄德曰:“河北袁绍,四世三公,门多故吏;今虎踞冀州之地,部下能事者极多,可为英雄?”操笑曰:“袁绍色厉胆薄,好谋无断;干大事而惜身,见小利而忘命:非英雄也。”玄德曰:“有一人名称八俊,威镇九州棗刘景升可为英雄?”操曰:“刘表虚名无实,非英雄也。”玄德曰:“有一人血气方刚:江东领袖棗孙伯符乃英雄也?”操曰:“孙策藉父之名,非英雄也。”玄德曰:“益州刘季玉可为英雄乎?”操曰:“刘璋虽系宗室,乃守户之犬耳,何足为英雄也!”玄德曰:“如张绣、张鲁、韩遂等辈皆何如?”操鼓掌大笑曰:“此等碌碌小人,何足挂齿!”玄德曰:“舍此之外,备实不知。”操曰:“夫英雄者,胸怀大志,腹有良谋,有包藏宇宙之机,吞吐天地之志者也。”玄德曰:“谁能当之?”操以手指玄德,后自指,曰:“今天下英雄,惟使君与操。”玄德闻言,吃了一惊,手中所执匙筋,不觉落于地下。时正值天雨将至,雷声大作。玄德乃从容俯首拾筋曰:“一震之威,乃至于此。”操笑曰:“丈夫亦畏雷乎?”玄德曰:“圣人迅雷风烈必变,安得不畏?”将闻言失筋缘故,轻轻掩饰过了。操遂不疑玄德。

 

罗贯中:《三国演义》

 

[预言]“暴风雨!暴风雨快要爆发了。”那是勇猛的海燕,在闪电中间,在怒吼的海的头上,得意洋洋地飞掠着;这胜利的预言家叫了:

 

“让暴风雨来得厉害些吧!”

 

[]高尔基:《海燕》

 

【提示】高尔基的《海燕》是号召人们向旧社会斗争的号角,象片无产阶级革命先锋战士的海燕,所发出的“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的预言,将被事实所证明。

 

[誓言]“伊丽莎白,我愿意的,”他说道,“只要在誓言允许的范围之内。要知道,这纱是记号和标志,我受誓言的约束,必须永远蒙戴,无论在光明还是在黑暗之中,独自一个还是众目睽睽之下,也无论是处于陌生人还是亲密的朋友之间。总之,尘世间没有能看到它摘下。这凄凉的阴影必定把我和人世隔绝,甚至你,伊丽莎白,也永远不能到达它的后面!”

 

[]霍桑:《教长的黑面纱》

 

【提示】胡波教长和故世少女有暖昧关系,使她不幸夭折后,教长便戴起黑面纱,幻想以内心忏悔来掩盖罪恶。他的未婚妻伊丽莎白要他揭开黑纱,他表示恪守誓言。结果这罪恶的标志,反而“助长”他“布道的威力”,足见宗教的虚伪性。

 

[直言]“赵院长,我想问一下,陆大夫是副主任吗?”那天,陆文婷走后,秦波就是这样提出问题的。

 

“不是。”

 

“那么,她是主治大夫吗?”

 

“不是。”

 

“是党员吗?”

 

“也不是。”

 

“我的同志哟!”秦波不大客气地说,“我们都是共产 党员,恕我直言,让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夫来给焦部长动手术,这,是不是有些考虑不周……”

 

【提示】焦副部长的夫人秦波,出于对中年大夫陆文婷的不信任,而对她百般挑剔,直言不讳,反映了自己的庸人之见。

 

谌容:《人到中年》

 

[戏言]刘官人进去,到了房中,二姐替刘官人接了钱,放在桌上,便问:“官人何处挪移这项钱来,却是甚用?”那刘官人一来有了几分酒,二来怪他开得门迟了,且戏言吓他一吓,便道:“说出来,又恐你见怪;不说时,又须通你得知。只是我一时无奈,没计可施,只得把你典与一个客人,又因舍不得你,只典得十五贯钱。若是我有些崐好处,加利赎你回来。若是照前这般不顺溜,只索罢了!”那小娘子听了,欲待不信,又见十五贯钱,堆在面前。欲待信来,他平白与我没半句言语,大娘子又过得好,怎么便下得这等狠心辣手!疑狐不决。只得再问道:“虽然如此,也须通知我爹娘一声。”刘官人道:“若是通知你爹娘,此事断然不成。你明日且到了人家,我慢慢央人与你爹娘说通,他也须怪我不得。”小娘子又问:“官人今日在何处吃酒来?”刘官人道:“便是把你典与人,写了文书,吃他的酒,才来的。”小娘子又问:“大姐姐如何不来?”刘官人道:“他因不忍见你分离,待得你明日出了门才来,这也是我没计奈何,一言为定。”说罢,暗地忍不住笑。不脱衣裳,睡在床上,不觉睡去了。

 

冯梦龙:《十五贯戏言成巧祸》

 

【提示】刘贵在丈人家借得十五贯钱,酒醉归来,戏言小老婆。吓得二姐逃走,而酿成杀身之祸。这场戏言是祸因,也活画出刘贵好开玩笑的性格。

 

[方言]子安道:“近来在上海久了,这里广东人多,也常有交易,倒有点听得懂了;初和广东人交谈,那才不得了呢。”德泉道:“可笑我有一回,到棋盘街一家药房去买一瓶安眠药水,跑了进去,那柜上全是广东人,说的话都是所问非所答的,我一句也听不懂。我要买大瓶的,他给我个小瓶;我要调,他又不懂,必要打手势,比给他看,才懂了,换了大瓶的,我正在付价给他,忽然内进里跑出一个广东人来,右手把那瓶药水拿起来,提得高与额齐,拿左手指着瓶,眼睛看着我道:‘这(借)瓶(贫)药(月)水(绥)顶刮刮罗!顶刮刮罗!有(忧)仿(方)单在此(溪),你(呢)拿(捺)回(微)去一(异)看(坎),便知(基)明(命)白(别)了(撩)。’”听得我和子安都狂笑起来。

 

吴趼人:《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

 

【提示】这段交谈,提到广东方言的难懂,为下文转到广东方面的故事,作了过渡和铺垫。

 

[浮言]孔明大惊曰:“孟达作事不全,死固当然。今司马懿出关,必取街亭,断我咽喉之路。”便问:“谁敢引兵去守街亭?”言未毕,参军马谡曰:“某将愿往。”孔明曰:“街亭虽小,干系甚重:倘街亭有失,吾大军皆休矣。汝虽深通谋略,此地奈无城郭,又无险阻,守之极难。”谡曰:“某自幼熟读兵书,颇知兵法。岂一街亭不能守耶?”孔明曰:“司马懿非等闲之辈;更有先锋张合,乃魏之名将:恐汝不能敌之。”谡曰:“休道司马懿、张合,便是曹睿亲来,有何惧哉!若有差失,乞斩全家。”孔明曰:“军中无戏言。”谡曰:“愿立军令状。”孔明从之。谡遂写了军令状呈上。……

 

却说马谡、王平二人兵到街亭,看了地势。马谡笑曰:“丞相何故多心也?量此山僻之处,魏兵如何收来!”王平曰:“虽然魏兵不敢来,可就此五路总口下寨;却令军士伐木为栅,以图久计。”谡曰:“当道岂是下寨之地?此处侧边一山,四面皆不相连,且树木极广,此乃天赐之险也:可就山上屯军。”平曰:“参军差矣。若屯兵当道,筑起城垣,贼兵纵有十万,不能偷过;今若弃此要路,屯兵于山上,倘魏兵骤至,四面围定,将何策保之?”谡大笑曰:“汝真女子之见!兵法云:‘凭高视下,势如劈竹。’若魏兵到来,吾教他片甲不回!”平曰:“吾累随丞相经阵,每到之处,尽意指教。今观此山,乃绝地也:若魏兵断我汲水之道,军士水战自乱矣。”谡曰:“汝莫乱道!孙子云:‘置之死地而后生’。若魏兵绝我汲水之道,蜀兵岂不崐死战?以一可当百也。吾素读兵书,丞相诸事尚问于我,汝奈一小寨,为犄角之势。倘魏兵至,可以相应。”马谡不从。忽然从山中居民,成群结队,飞奔而来,报说魏兵己到。王平欲辞去。马谡曰:“汝既不听吾令,与汝五千兵自去下寨,待吾破了魏兵,到丞相面前须分不得功。”王平引兵离山十里下寨,画成图本,星夜差人去禀孔明,具崐说马谡于山上下寨。

 

罗贯中:《三国演义》

 

【提示】马谡自幼熟读兵书,纸上谈兵,口若悬河。他的语言,调子急促,语句斩绝,表现他的心浮气躁,目空天下,又多感叹和反诘句,表现他的锋芒毕露,咄咄逼人。闻其言,犹见其人,恃才狂傲而又盲目轻率。

 

[讳言]二诸葛忌讳“不宜栽种”,……有一年春天大旱,直到阴历五月初三才下了四指雨。初四那天大家都抢着种地,二诸葛看了看历书,又掐指算了一下说:“今日不宜栽种。”初五日是端午,他历年就在端竿这天做什么,又不曾种;初六倒是个黄道吉日,可惜地干了,虽然勉强把他的四亩谷子种上了,却没有出够一半。后来直到十五才又下雨,别人家都在地里锄草,二诸葛却领着两个孩子在地里补空子。邻家有个后生,吃饭时候在街碰上二诸葛便问道:“老汉!今天宜栽种不宜?”二诸葛翻了他一眼,扭转头返回去了,大家就嘻嘻哈哈传为笑谈。

 

赵树理:《小二黑结婚》

 

[动员]“同志们,稍息。”

 

他把军帽摘下来,并且解开风纪扣,双手叉着腰,不紧不慢地谈起来:“为什么今天要搞个送行的阵势呢?一是他们在济南搞了我们一下,无理取闹!我们就还他一箭!这叫作‘来而不往非礼也’。第二,他们这次走后,不会再来了。给他留个纪念。他们要我们 从枣庄退出来!从张店退出来!从临城退出来……。一句话,要我们从日本人手里解放的大片地区都退出来送给他们,说是我们要不照办,他们就不谈了。大家说我们能把这些地方拱手送给他们吗?”

 

广场里怒吼起来:“寸土不让!”“武装保卫解放区!”

 

象是群众的怒火感染了他。或者说是他自己迸射着火花燃起了群众的怒火,而这火势又 反转来引起他更大的 发。他怒吼了一声,如晴空霹雳把全场的声音都盖了下去!

 

“蒋介石王八蛋!他发了昏,欺侮到老子的头上来了!”

 

他脱掉上衣,连同帽子摔给下边的警卫员。他向左右扫视着,仿佛蒋介石就在哪个角落里躲着。

 

“这里的一城一地都是我们用血换来的!我们的罗副军长,捐躯在兰陵前线,我们战斗英雄安保全牺牲在枣庄城头!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你想要,可以,拿蒋介石的头来换!”

 

他接过警卫员递过来的毛巾,擦了下满头汗水。

 

“我早晓得他龟儿子要起飙罗!美国飞机军舰把他的军队送到解放区门口了呀!美国的枪炮子弹塞满他的内战仓库了呀!好啊!进嘛!老子等着打这场仗都等得手发痒了!现在我宣布全军动员,进入一级战备!”

 

邓友梅:《我们的军长》

 

[演说]她到台上讲了这段话:

 

“原生立了大功,这是咱们村的光荣,原生十五岁就出马打仗,那么一个小人,背着那么一支大枪。他今年二十五岁了,打了十年仗,还要去打,打到革命胜利。

 

“有人觉着这仗打的没头没边,这是因为他没把这打仗看成是自家的事。人们光愿意早些胜利,问别人:什么时候打败蒋介石?这问自己就行了。我们要快就快,要慢就慢,我们坚决,我们给前方战士助劲,胜利就来得快,我们不助劲,光叫前言的战士们自己去打,那胜利就来得慢了。这只要看我们每个人尽的力量和出的心就行了。“战士们从村里出去,除去他的爹娘,有些人把他们忘记了,以为他们是办自己的事去了,也不管他们哪天回来。不该这样,我们要时时刻刻想念着他们,帮助他们的家,他们是为我们每个人打仗。

 

“有的人,说光荣不能当饭吃。不明白,要是没有光荣,谁也不要光荣,也就没了饭吃;有的人,却把光荣看的比性命还要紧,我们这才有了饭吃。“我们求什么,就有什么。我们这等着原生,原生就回来了。战士们要的是胜利,原生说秀快就能打败蒋介石,蒋介石很快就要没命了,再有一年半载就死了。

 

“我们全村的战士,都会在前方立大功的,他们也都象原生一样,会带着光荣的奖章回来的。那时候,我们要开一个更大更大 的庆功会。

 

“我的话完了。”

 

孙犁:《光荣》

 

【提示】原生在前方立了大功,活捉了蒋介石的旅长,被当选特等功臣,在全区的庆祝大会上,原生的少年侣伴,村干部秀梅上台讲了这段话。诚挚无华的这段演说,表明了这位农村姑娘对光荣的看法,对革命战争的理解和对革命的信心,十分朴实感人。

 

[诉说]“我告诉你,”老妇人咬着牙说,身体索索地震动。睡着的孩子胳膊张动,似乎要醒来,结果翻了个身。老妇人一面理平孩子的花洋布衫,继续说,“我不想什么了,明天死好,立刻死也好。这样的年纪,这样的命!”以下转为郁抑的低诉。“你姐夫去世那年,你甥女儿还只五岁,把她养大来,象象样样成个人,在孤苦的我,不是容易的事啊!她嫁了,女婿是个清秀的人,我喜欢。她生了儿子了,是个聪明活泼的孩子(她右手下意识地抚摩孩子的头顶),我喜欢。她们高高兴兴当教员,和和爱爱互相对待,我更喜欢,因为这样才象人样儿。唉!象人样儿的却成了十七、十八!真是突地天坍下来,骇得我魂都散了。为什么呢?是我的女儿,我的女婿呀,总得让我知道。却说不必问了。就是你,也说不必问了问没有好处棗怕什么呢!我是映川的娘,姓张的是我的女婿 ,我要到街上去喊,看有谁把我怎样!”愤恨的火差不多燃烧着她的全身,说到后段,语声转成哀厉而响亮,再不存丝毫顾忌。她拍着孩子的背,又说,“说什么姓孙,我大男姓张、姓张!啊!我只恨没有本领处置那辈该死的东西,给年青的女儿女婿报仇!”

 

叶绍钧:《夜》

 

【提示】这一段话表现了老妇人在得到女儿、女婿因参加革命而被反动派枪杀的消息时,忿恨、哀伤的心情。

 

[邪说]这是一段洗不掉的耻辱啊!每当她想大声疾呼:“白舜是冤枉的!”耳边就响起父亲的威胁和母亲的哭泣。

 

白舜被诬陷后,父亲、母亲整整把她在屋里关了三天,轮番对她进行“教育”。

 

父亲告诉她:要革命就得有牺牲。搞掉白舜是革命的需要。假如不搞掉他,那徐副主任、裴副局长和他们一伙人的革命造反行动,岂不要 翻过来看吗?那时走上被告席的就不是白舜,而是他们了……

 

母亲痛哭流涕地恳求她:“孩子,我们就你一个,还不都是为你吗?你爸要有个三长两短……再说,白舜耍流氓的事己经嚷嚷出去了……”

 

杨琼哭着辩解:“白叔叔根本就没有这回事。”

 

父亲立时瞪起血红的眼睛呵斥道:“你是要白舜还是要你老子?!告诉你,我要是当了反革命,你这辈子也别想好!”

 

母亲也吓唬她说:“女孩子家,别不知好歹。这种事说出去了就没法再收回。”

 

当时只有十六岁的杨琼并不十分理解父母的话,她只感到万分的羞耻和恐怖。出庭时她就象个傻子,说不出一句话,都是爸妈你她讲的。此后,爸爸果然“革命”成功,当上了省委一个部门的副处长。

 

王亚平:《神圣的使命》

标签:
相关同类素材检索推荐
similar material
  • 没有资料
图文精彩,猜你有用
Graphic wonderful

字词句篇描写

墨星写作网【字词句篇描写】栏目,提供小说字词句素材,小说人物描写,小说环境描写,小说动作描写,小说外貌描写,小说神态描写,小说语言描写,小说心理描写等素材资料。

Top

访问手机版本

预留信息

预留信息

预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