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墨星全新改版

  • 墨星写作
  • 诗词库
  • 百度
  • 360
  • google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写作素材/资料 > 整篇素材集锦 > 小说原创采集 > 素材详情

分类小说素材库

(动作描写)取材于《桃小红的脑残生活》第二十八章

素材录入:墨星 素材来源:网络 入库时间:2009/7/24 16:17:27 对 1477 个作者有用

鞭子,一说到鞭子,她耳边立马回荡出每晚都能听到的的嚎叫,那种血肉撕开的声音,那种撕心裂肺的叫喊,那一声声痛苦的哀求,像是从地狱里传出来的吼叫,直直击中内心深处隐藏着的恐惧源泉,桃一直在催眠自己,这只是个过关游戏,等POSS出现了,这一关的结局也就会出现,等着她的,是另一个关卡。

可是再怎么催眠自己,刺耳的尖叫声还是会出现,被鞭策得体无完肤,血流如注的人不时的被拖着仍进不同的牢房,然后等着他们慢慢申吟,慢慢断气,慢慢死亡。

如此鲜明,怵目惊心。

桃打了个啰嗦,深深吐出一口气,只要打的不是她们就好,她不是救世主,也不是什么善良之人,不会傻到要跟那些人说什么大道理,讲和平使。

她现在要的,是出去,远远的离开这个修罗场,她不求轰轰烈烈了,她只要能在这里好好活着就行。

没有哪一刻比得上现在这样让让桃觉得,她已经离开了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地方,离开了父母,离开了一切能保护她的人。

木门咔咔的被人摇了两下,两人倏的一惊。

门口站着的,是消失了很久的黑衣人,阴狠的眼神就如那天在客栈理看到的一样,从骨子里透着凉意。

他抓着锁,用钥匙捅了捅,没进去,抬起头,古怪的朝桃她们笑了笑,嘶哑的声音慢慢的响起,带着憎恶,带着跃雀。

“小贱人……”

桃慌忙爬起来,摸向藏小刀的的左袖,两眼直直的盯着黑衣人,一动不动。

黑衣人没扭开锁,扯了扯铁链子,从腰间拔出弯刀,劈向铁链,喀喀喀几下,铁链断开,木门被一脚踢了开来。

桃拉着月浓紧张的后退两步,小刀已经滑进右手里,心砰砰砰的剧烈跳动,卡在嗓子眼儿来,哏得她难受。

黑衣人收起弯刀,一步一步逼近她们两人,嘶哑得如同石磨般的声音再次响起,“嘿嘿嘿,受死吧”,同一时刻,刚拿着弯刀的那只手向两人袭来。

这时候桃才发现,黑衣人的另一支袖子里,空空如也。

袖管随着黑衣人的走动,诡异的左右摇摆着。

就在桃发愣的那一霎那,月浓狠狠的推了她一把,两人顺势往旁边滚去。

黑衣人不理跪倒在一边的桃,只剩一只的手臂一转,又一次抓向月浓,月浓左右躲闪,可牢房就那么大点地方,老鹰抓小鸡的游戏,没有母鸡,小鸡安能完好。

月浓僵硬的被黑衣人抓在手里,才反应过来的桃慌张的冲上前去厮打黑衣人的手,被他不耐烦的撞了出去。

人总是在恐惧的时候脑袋一片空白,一直讲究打不过他们就加入他们的桃,没顾上疼痛再次爬起来撞向黑衣人,口中念念。

“你干嘛,放开她……你想干嘛……快滚开,你个死人,……”

“想干吗?嘿嘿……”

黑衣人不再说下去,抓起桃的头就使劲往墙上甩。

碰的一声巨响,那一瞬间桃觉得她的脑浆都要被甩出来了,嗡嗡嗡的回音加上突突突一阵又一阵强烈的剧痛让她以为,这一刻,世界都要颠覆了。

黑衣人托起月浓,大步走出牢房,房外昏暗的光亮把他的脸印得异常兴奋。

桃跪坐在地上,额头抵着地板,身子无意识得缩成一团,右脑后破了一个洞,血吱吱的直往外流,冰冷了她的手,染红了她的衣。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出现的黄牙猥琐男拿了把新锁,再次将牢房的门锁上。

 

 

听到月浓的叫喊,桃开始还会尖叫,会哭喊,会踹门,会大声的骂娘,渐渐的,她只知道不停的求饶,低声呜咽,嘶哑的嗓音像是被钝刀一点一点磨过,到最后,桃只能傻傻的盯着昏暗的走道尽头,动也不动,头上的伤口因为她刚才的剧烈抖动再次裂开,血不断的往外流,像永远都不会流尽,最后整个包着头的白布都染成了红色,远远看去就像一朵绚丽绝望的曼陀罗。

她不知道她是怎么看着月浓被拖着甩进来的,她的脑海里魔魅似的不断回放月浓撕心裂肺的尖叫,和黑衣人狰狞的笑声,这些声音像是一根根尖刺,一次又一次的插进她的心脏。

如同其他被鞭策的人一样,月浓全身浴血,已经看不出哪里有完好的地方。

她被领着双手甩了进来,身后,一条条血啧像红地毯一样铺满了整个走道,却更像是地狱里的曼珠沙华,鲜艳,刺目,绝望。

桃跌跌撞撞的爬过去,扶起她的头,轻轻靠在自己的腿间,失了魂似的连动的力气都没有,眼睛却不受控制,眼泪巴嗒巴嗒的一直往外掉。

月浓被血糊住的脸轻轻闪过一丝笑意,却像是牵动了哪里,聚然僵住。

慢慢张开嘴巴,却发不出声音来。

桃紧咬着牙关,不让自己哭出声,尖指甲深深掐进肉里,浑身颤抖。

月浓又试了试张开嘴巴,沙哑的嗓音把桃的心狠狠地揪住,要好好的……

要好好的……

要好好的……

眼泪再次喷涌而出,桃因为刚刚的嘶喊喉咙发不出声音来,不住的在月浓面前点头,眼泪鼻水流了一脸。

月浓的脸上再次闪过笑意,嘴角还没来得及高高勾起,确已永远的僵在了那里。

桃的瞳孔慢慢放大,盯着月浓的脸直直的看着,似是不相信她怀里的那个人已经不在了,就那么一直看着,眼眨也不眨,脑海中一片空白,像是被人硬生生的挖去了一部分。

直到滕冏莲实在看不下去了出声叫她,她才徒然醒来,放声尖叫,一声比一声凄厉,一声比一声嘶哑难听,好像只有这么叫喊她才能释放自己的痛苦。

好像她除了啊啊啊……的喊叫,她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了。

不知过了多久,桃就这么一直抱着月浓逐渐冰冷僵硬的尸体坐着,头低低的垂下,整个人不动也不出声。

官方QQ群

墨星写作网Q群

千人网络作者入驻

群号:30729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