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墨星全新改版

  • 墨星写作
  • 诗词库
  • 百度
  • 360
  • google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写作素材/资料 > 整篇素材集锦 > 小说原创采集 > 素材详情

分类小说素材库

(奇幻素材)取材于《禁忌苏醒》51-54章

素材录入:墨星 素材来源:网络 入库时间:2009/6/24 0:25:50 对 1613 个作者有用

               第五十一章  夏雨星

蓝山邻。绵延不知几万里,群山雄立,气势磅礴。无数散发冷冰气息的山峰扶摇之上,直耸云端。山峰半腰之上白雪凯凯,在这深冬的季节显得格外萧瑟。

一处幽峰之上。白衣飘飘,如下凡仙女一般的夏雨星静立山崖之沿。上方是乌云密布、雷电穿梭、黑云翻涌的虚空,下方是深达万丈举目不见底的深崖。山巅之上,凛冽的罡风呼啸着席卷大片雪层在云巅的不断翻滚,如层层被掀起的麦浪一般。深冬的寒意如冰锥一般让人感到渗入骨髓的疼痛。悲鸣的风声如嘶吼的狼啸,让人忍不住产生一种悲戗的情怀。

夏雨星就这么一衫薄薄白衣,缄默不语的望着西方。深邃的眼睛没有了往日的神韵,唯留下一汪秋水,惹人怜惜。

她瘦了。白璧无瑕,吹弹即破的皮肤依然仿佛若轻云之蔽月,飘摇若流风之回雪般流光溢彩。只是原本丰腴的身材,此刻却是纤瘦了很多,现在更突出了冰肌藏玉骨的姿态。

原本“秋水为神,玉为骨”的气质此刻更多的散发出浓郁的忧伤。

悲风的嘶鸣中,她突然哭了。两串如落寞珍珠般的泪珠如垂帘的瀑布沿着那凄美的脸庞缓缓滑落。

啪塔,啪塔。

晶莹的泪珠就这么悄然融化到厚厚的雪层里,再也寻不见。

多少爱,昨夜梦魂中。

多少泪,断脸复横颐。

她颤微着挥舞着如葱的指尖,几道微光闪过,不远处一滩洁白的雪地上,显出这么一首诗:

哽咽似殇吟,悲骨伤幽素。

蓝山舞凝雪,羁魂梦中语。

“你在哪?你在哪?”她喃喃着,泪珠如秋水瀑崖的流水。双瞳剪秋水,却永远也剪不断。

思绪像潮水般蔓延开来,他的坏笑,他的伤怀,他的温柔

她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伤痛,仰天凄凉的叫喊:“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要我去做这么痛苦的抉择?为什么,为什么

衣袂舞舞,她突然跪倒在雪地上,眼泪如断了线的珍珠,

滴答,滴答

膝下的白雪很快融化,只留下一滩水,却是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雪水。

“父亲,母亲,你们在哪?你们知道女儿内心有多痛苦吗?我爱的人,我最爱的人,我就要放弃他了。他一定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是我故意放出的风声,我只想再看他最后一面,哪怕一个背影就好。他现在一定很难过,一定很伤心。他还会来吗?也许他再也不会看我一眼,也许他很快就会把我忘记,爱上另一个女孩。透过迷离的双眼,我仿佛看到了他渐行渐远的萧瑟背影。也仿佛看到了一个天使般的女孩依偎在他的身边,而他正用曾经看着自己的溺爱的眼神望着那个天使女孩。他们很幸福。这不就是自己想要的愿他幸福的结果吗?可是为什么我的内心如针锥一般疼痛?我为什么要生在大家族?为了维系家族的数百万年未曾倒下的地位,为了身负重伤,生命尚在弥留之际的爷爷一丝欣慰的微笑,我就要和一个我不爱的人结婚了。从此以后,我就失去了他,失去了我一生中最珍贵的东西。从此以后,我再也没有灵魂,苟且的活着。这就是我的命运吗?父亲,母亲,你们能听到女儿对你们讲的话吗?”

悲鸣的风啸掩盖了她越来越低的声音,她似乎用尽了所有的力量。“扑通”一声仰面栽倒在地。

天上又下雪了。

… …

“小姐,小姐。”几声急切的呼唤,夏雨星终于缓缓睁开了迷离的双眼,那原本光泽耀人的星眸此刻却是如空洞一般,没有悲伤,没有喜悦。她如失去魂魄一般,木然的盯着来人。

缄默不语。

“小姐。”几声悲痛的泣呼,三个蓝衣女仆眼泪如瀑布一般哗哗的落下。

“至从小姐回来族长彻夜长谈,随即宣布正式和欧阳公子缔结婚约以后,小姐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每天都会来到这里眺望西方,不过半个月的光景,小姐已经憔悴到这般境界,让整个家族都心疼不已。可是小姐不说话也没人知道她到底在想些什么?如果小姐是被迫嫁给欧阳公子,那么小姐的命运也太悲惨了,年幼丧父失母,现在自己被迫嫁人。如果真的是苍天有眼吗,那么小姐这么好的人为什么会遭遇这么多不幸呢?”一名年约十五六岁的丫头流着婆娑的眼泪似问自己又似问同伴道。

“我还记得,那年我流落安邑城由于饥饿和疾病瘫倒在地还被人当着玩具拿棍撵着的时候,是小姐如善良女神一样出现在我面前。不仅替我狠狠的教训了那群嚣张的家伙,还把我当着心腹丫头招进了夏家。我的这一生所有的荣耀包括我的性命都是小姐赐予的。老天不公,让这么善良的人遭遇这么多不公平的待遇。倘若可以,我愿以任何代价去换取小姐的幸福。”另外一名蓝衣少女说着忍不住失声大哭起来。

“小姐以前虽然看似野蛮泼辣但实际上却比谁都善良,可是现在再也看不到小姐顽皮的笑了,反而小姐身上那种浓郁的忧伤让每一个人都在内心生出一种难以抑制的伤怀。现在的安邑城小姐在哪里即将订婚的喜悦气氛?就连老族长也很久很久没有出现过。我们夏家到底怎么了?”那名年龄稍长一些的女仆既痛惜又疑惑的说着。

突然,一直静默不动的夏雨星眼里闪过一丝光泽,脸上也浮现出一丝激动神色。她推开女仆的搀扶,脸色复杂的眺望着西方的星空。

深冬的寒风吹起了夏雨星的发梢,飘逸的发梢在风中摆动着,偶尔有一些头发飘到夏雨星的脸上,遮盖着了她绝美凄凉的面庞。冰冷的雪花如舞动的精灵,纷纷扬扬洒落天地间。夏雨星的头上、肩上都堆满了厚厚的雪花。她屹立在刺骨的寒风冷雪中,像是山巅的一尊女神的雕塑。

“是你吗?”她用微不可闻的声音呢喃着。

                第五十二章  烈酒杜康

东方大陆蓝山岭南侧夏家控制的一座边城。说是边城其实也是相对而言,各大家族之间都是有不同的散修联盟阻隔,而各大家族在以往的战争中早已模糊了原本协议之初商定的边境分界线。所以在各个势力控制区域边缘都存在着很多犬牙交错的地方,而这些地方都是属于三不管之流,任其自生自灭。

此刻天上还下着雪,不过不大,零零散散的荡漾在小城内。

破败的城门处缓缓走来一男一女。男孩昂藏七尺,面如冠玉相当俊朗,特别是那双忧郁的眼神更是引得小城女子尖叫不已。而他身边的那个女孩,金黄色的发卷自然的呈波浪状披在香肩上,明亮的双眸闪动着刺眼的光泽,形如惊鸿,旖旎之姿如游鱼一般,衫领露酥胸,柳眉积翠黛。当真惊艳于世!

只是两人神情都比较严肃,特别是那男孩对周围的一切都视赌无物,只顾径直向前行走。大约前行数里,女孩忍不住问道:“我们这要去哪里啊?我记得岭南之境的风光大抵都集中在安邑城后面的蓝山岭,而这里不过是一个边境小城而已,既无旖旎的自然风光亦无特别的人文风俗,到底有何观之?”

两人正是熊猫和诺琳。本来两人商计要到蓝山岭一去,但是刚刚熊猫却突然脸色大变,神情悲戗,非要就此落下。

而降落到这处小城后,熊猫一言不发径直独自一人默默前行,把诺琳这位极品美女就此晾在一旁。而诺琳是谁?那可是西方德兰帝国的公主,从小养尊处犹如众星环绕披星戴月的生活造就了她叛逆高傲的性格。之前两人一同飞行,诺琳已经放下一贯的公主架子和熊猫亲呢交谈,不曾想这个少年始终都没正眼瞧过她一眼。这让诺琳很是受挫,也让她猛然想起也叫熊猫的那只魔兽,也是同样对她不冷不热。但不管怎么说,自己和那只魔兽熊猫也曾相处过一段时间,多少也算是同学一场。当熊猫丧命于火鸾妖兽的利爪之下后,自己也曾多次为之流过眼泪。可这个俊朗的少年比起那只魔兽熊猫更甚,甚至根本没有正眼看过自己。这让诺琳很是不满!

感觉到身边的这位大美女有些生气,熊猫终于是把眼睛放在了诺琳的脸上。无惊无喜,像是在目睹一块普通的石头一般。

“你”诺琳顿时气结。

若是放到之前,熊猫定然又是鄙视诺琳大小姐脾气一番。不过此刻他也没有心情理会这个有些自恋的帝国公主。就在刚刚,熊猫突然莫名的感到内心又是一阵针锥般的疼痛,像是要失去什么东西似的。熊猫想到了夏雨星,那个自己最爱的女孩。

有种酸楚的疼痛。自己一直都在矛盾着,既想听到夏雨星的解释,又怕听到这些解释。他知道,就算是夏雨星迫于无奈嫁给欧阳锋。自己还有夺回雨星的可能吗?大家族一旦公布出来的婚约就是维系双方关系的关键,要想动搬动甚至轰碎这个关键,很难很难。也怪自己当初想的太简单,以为夏雨星和欧阳锋的婚约并未公布且有三年之期,不过是夏家维系某种平衡的手段,并非真的要把族长最疼爱的孙女夏雨星嫁给一个她不喜欢的人。可是风云莫测,短短不足一月光景,就传出夏雨星亲自宣布和欧阳锋婚约的消息。这消息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都是认为理所当然的。可是对于熊猫而言却是如惊天霹雳!

“要不,我们寻个酒楼吃点东西吧。”良久,还是熊猫暗暗控制着内心黯然的情绪开口道。

诺琳星眸转换几下,道:“好吧。父皇让你陪我出来游玩,没想到你这般无趣,难道叫熊猫的都是这样吗?”

熊猫挤出一丝苦笑,自己答应过卡索拉大帝要照顾好诺琳的。虽然熊猫自认为自己也不是一个好人,但承诺过的还是会尽力完成。而且,经过这么多事,熊猫突然发现原来诺琳也不是那么惹人讨厌。她虽然性情蛮横,但也算心底善良。比起夏雨星,诺琳在个性上更为突出。她虽然和李煜峰有婚约,但是两人之间貌似并未有相恋迹象。熊猫相信,假如有一天诺琳想要跳出政治联姻的圈子,无论发生什么,她都会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正是属于那些敢于反抗命运的帝王家女子那一类人。而夏雨星的性情太过善良,什么东西都是先考虑别人,在同一种情况下,熊猫相信夏雨星还是会选择接受命运的安排。这就是两人之间的根本性差别,也是熊猫内心最为忧虑的。假如夏雨星能放下家族,放下自己身上背负的枷锁和自己一起远走高飞,那是最好不过了。熊猫可不在乎什么夏家数百万年的超然地位,什么为了家族愿意牺牲自己的一切。都是狗屁!可是,熊猫知道,夏雨星不会这么去做,她还是会按照家族给她铺设的道路走下去。

至于自己?也许真的只是她生命的一个过客。

难以抑制的伤痛如滚滚潮水渗透着全身每个角落,熊猫手指紧握,紧咬牙关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身边的诺琳早已经看出熊猫的不妥,但看出熊猫并无意与她交流,也只好作罢。

这是一间很破旧的酒楼,说是酒楼其实也就那么一层。沾满灰尘的木檐支撑了破败不堪的一间店铺,但这已经是小城最好的酒楼了。店铺内,稀稀疏疏摆放着几张桌椅,顾客倒是不少,熊猫和诺琳进去的时候,已经没有了空位。后来还是诺琳出高价请走了一桌客人后,才占了一个位置。

随便点几样小菜,又要了几坛烈酒。酒的名字竟然叫杜康,熊猫隐隐有些感触。酒的质量很劣质,但够辣够劲道。熊猫是不喝酒的,但今日却直接要了三坛摆放在桌子上。

诺琳有些复杂的看着熊猫,嘴角几番微动,却终究没有说出话。

酒楼里的酒客们只是经过暂短的惊讶,便各自喝起自己的酒,聊起自己的话来。

“听说,夏家已经正式向各大势力发出了书面邀请函,邀请各大势力派出代表参加于10日之后大年之夜的夏家大小姐夏雨星和欧阳公子的订婚宴。哇,这可是我们夏家近几十年来盛大庆典啊。”

“是啊。夏家大小姐和欧阳公子真的是天配的一对。两人都是名冠大陆的翘楚之辈,而且一个是拥有闭月羞花之貌,一个是拥有气宇轩昂的王者之气。又是大陆的两大超级家族的联合,真的是从各个方面都很般配呢。”

“可不?怕是那些垂涎于夏家大小姐容貌的无数平凡之辈就要伤心一把了。”

“哈哈,死小子,你说的是你吧。不过说真的,如果没有绝对的实力和背景怎么可能娶到像夏家大小姐这般极品的美女。”

“去你的,丫丫的,貌似你见过夏家大小姐似地。”

“你还别说,有一次偶然的机会我还真有幸见到了。你不知道,那容貌真的是完美。”

“得了吧,瞧你那花痴的样,小心回家你婆娘收拾你。来来喝酒喝酒,这都是上层人物的事情不是我们能评论的。”

“哈哈,也是。来来,喝酒,喝酒。”

一直聆听酒客们谈论的熊猫,全身突然微颤一下,面部骤然涨红,竟是自己强行压制体内暴虐气息造成的。迎着桌子对面诺琳疑惑不解的神情,熊猫径直给自己斟上一大碗,“咕咚,咕咚”一气灌进,大吼一声“好酒”!

神情甚至兴奋,但眼角却不为人知的渗出点点泪花。

从来没有这般心痛过,这是一种深入骨髓的伤,刺入灵魂的疼。

从来没有这般无奈过,即使面对强大的妖兽火鸾,熊猫都未曾这般无助过。

“老板,再来三坛!”熊猫吼道。

酒入愁肠,此刻惆怅情多少?纵横吟啸,悲伤相萦绕。

何为解忧?唯有杜康。

只是谁知肝寸裂?

                  第五十三章  屠城

只是片刻的时间,摇摇晃晃的熊猫面前已经凌乱的摆放着五个空酒坛,还有一个正被熊猫一手抓着坛口,直接将里面的烈酒灌进了仰面的口中。浓烈的酒水溅射了熊猫的整个脸部,然后“滴答,滴答”滑落,却是早已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酒水。

亘古的忧伤如实质化般从熊猫身上无可抑制的散发出来。

酒楼突然安静下来,死一般的沉寂。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如疯似癫的熊猫,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桌子对面的诺琳就这么一直凝望着有些疯癫的熊猫,感受到从熊猫身上散发散发出的那种疼彻心扉的忧伤,没来由的内心也是涌出一种罕见的悲伤的悸动。

这是一个这样的少年?为什么他身上会有那么浓郁的悲伤?

诺琳一阵恍惚,仿佛这种忧伤是酝酿了亿万年穿越了无数层层面位而迸发而出的伤楚。

她没有出手去阻止熊猫,因为她知道,她左右不了这个桀骜邪魅的少年。

但是,随着熊猫情绪越来越不受控制的外泄出来。一股如来至洪荒时代的浩瀚气息缓缓迸发出来,道道实质化的杀戮之气渐渐汇入熊猫的丹田,在经过丹田处那神秘穹状小漩涡的吸纳后,又缓缓呈上古隶文般的波纹溢出,早熊猫周身形成一个剑状形态漂浮于空。强大的杀戮气息沿着这柄杀戮魔刃,浩浩荡荡的迸发出来。

众人都是感受到了无匹的压迫感,大气不敢出,唯恐惹怒了那如九幽冥神一般的少年。

但是这种微妙的局面还是被一声犀利的训斥声打乱。

但见,酒楼西南侧角桌上,一名绿衣妙龄少女突然走出,娇喝一声:“你这少年好生放肆,真当夏家好欺负吗?竟敢在夏家控制区域释放煞气?”

诺琳闻言,内心不由暗叫一声“不好!”

少女年不过十六,模样相当俊俏,实力一般。但看其气质和口气,俨然是大家族子女,就是不知道是哪家的?

一直猛灌烈酒的熊猫眼里陡然闪过一道骇人的如划空的闪电般的暴戾,熊猫冷冷的盯着这位绿衣少女,一股暴戾之气瞬间破体而出,化为一团啸云直破苍穹。

“碰”

下一刻,这间破旧的酒楼的木檐顶层已经被凿出直径达数米的大洞,仰面便可以看到呼啸而去的云团和阴暗的虚空。

同时一股无形的气势直接向少女压迫而去,面对猛然扑面而来的暴戾之气,少女一个踉跄,跌倒在地,神情姿态相当狼狈!但是在场众人却没有一个人敢笑出声,他们都深深的笼罩在无可抑制的恐惧之中。这不是实力太弱的问题而是发至灵魂的对那邪魅少年的怯意。

看到自己主子被人当众遭人羞辱,几名下属猛然跳出来,手持兵器就要冲向熊猫。但是却被一名土黄衣着的中年人喝住。中年男子面色阴沉的站在少女前端替少女抵挡了来至熊猫的气势压迫,同时开口道:“请问这位少年是何方神圣?”

显然,他要比那些毛躁的属下冷静的多。就刚刚熊猫无意中散发出的混合了多种气息的气势释放出来时,他就感应出那少年的恐怖实力。看其境界不过玄人之境,甚至还不如自己,但是那少年真实的实力如深渊般却无法揣测!自己的任务是将小姐送到夏家,为了不引人注意,这次二长老特意嘱咐自己不要带太多人手,一切悄然行事。不曾想还是在已经进入夏家控制区出了问题。

熊猫毫无感情的看了看中年人,冷冷的邪笑一声:“但凡惹怒我的人下场都很悲惨!”

中年人内心一寒,也冷声道:“你想怎么样?”

“死!”熊猫漠然的说道。

此言一出,众人皆骇!就连诺琳也是不安的看着熊猫。

熊猫冷笑一声,抓起尚未喝尽的酒坛,旁如无人的仰面“咕咚,咕咚”的喝起来。

趁此机会,中年人和几个属下眼神交流一番,突然虚手一指,一道疾驰的剑芒袭向熊猫。同时剩余的三名手下,有一人抱起绿衣少女破窗而去,两外两人也大喝一声,手持吞吐着骇人剑芒的长剑突袭而来。

熊猫依然毫无顾忌的灌着烈酒杜康,对奔袭而来的攻击视如无物,但一道微不可见的暗光已经紧随破窗离去的绿衣少女和那属下而去。

说来也奇怪,中年人发出的包含自身强大真元的剑芒和两外两人的攻击在离熊猫周身三尺处,竟然诡异的停了下来。

熊猫这才邪笑着看着震惊的中年人,轻声道:“佝偻般的卑微存在在我杀戮境界的控制下,你们的那些可怜的攻击怎能奈何了我?现在你们可以去死了!所有的人都会为你们的不敬陪葬。”

中年人内心虽然震撼不已,但反应也很快。一跃而起,身形已经傲立空中。手中剑芒吞吐,剑意肆意!好不威风。

熊猫冷冷的缓缓伸出右手,突兀一个巨大骇人的骨骼嶙峋的骷髅手如大鹏的爪子一般闪电般向中年人抓去。中年人大骇,身姿再展,闪电般滑向另一个角度,同时双手一扣,正要发功新的反击。

“扑哧”

一抹流光风驰电逝般划过,一颗带着不甘神情的头颅溅射一滩血雨,如滚落的山石砸落到地面上发出“碰”的一声响。

两外的两人像是失了魂一般,不可置信的看着滚滚的中年人的头颅。

这少年?队长已经玄人之境的中阶,竟然一个照面就被这个境界也不高的少年秒杀掉,甚至连怎么死的都没看清楚。

就这么死了!

两人如受惊失心的野兽一般,吼叫一声,化为两团光芒奋力扑向熊猫。

又是一抹璀璨的流光,

又是两滩血雨纷纷扬扬的洒落

“碰碰”

当两具破败的躯体砸落,还活着的众人内心的压抑达到顶峰!

终于有人忍受不了这种恐怖的压抑,大吼一声:“兄弟们,我们给他拼了!”当即率先挥动手中的武器冲了过来

“蓬!”

是身体爆开的声音!

“啊,啊,啊”又陆续有人再也忍受不了这种来至灵魂的压抑,赤红这双眼,以飞蛾扑火般的行为扑向熊猫,但是他们始终未能接近熊猫周身三尺就已经化为一滩血雨。

终于有人开始冲向外面,但是随着一名夺命的光华,那人俨然已经尸首分离了。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疯了,他们开始疯狂的向熊猫做着徒劳的攻击

诺琳复杂的看着一脸漠然的熊猫,几欲开口却终没有说出话。这些杀戮对于帝国出身见惯了杀戮的帝国公主而言,根本算不得什么。但是这里是夏家控制的地区,这简直就是公然和夏家作对,这结果可想而知。但是,诺琳甚至不敢出言劝阻陷入疯狂中的熊猫。

此刻的熊猫却是有些呆滞的望着虚空中,从熊猫空洞泛白的眼神中,熊猫看到了被殇锋杀死的众人中飘逸出灰色雾状物质,那些灰色物质尚未来得及逃离就被强制吸到殇锋中,随着吸纳的灰色物质越来越多,殇锋也发出喜悦的剑吟。

熊猫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殇锋的特效之一就是噬魂,这种噬魂不仅仅表现为吞噬对方的灵魂,而且可以把吞噬掉的对方的灵魂转化为自身的剑元,不仅可以加快自身的恢复而且还可以壮大自身的实力。以前也用动用殇锋夺取对手灵魂的情况,只是当时自己实力低微,而且在大战过后都是十分疲惫,未来得及观察这一点。

那么既然吞噬对方的灵魂可以加快殇锋的恢复,那么

熊猫内心突然冒出一股强烈的嗜血的暴戾,他不由的仰天一声大吼:“天生万物以养人,人无一德以报天!杀杀杀!”音滚九天,乍起惊雷一片!

实质化的音波以熊猫为中心向外波及,

“轰轰”

无数建筑轰然坍塌,小城的大地也是径直龟裂开来,无弗及远,整个小城如陷入世界末日一般狼藉一片。

熊猫缓缓擎起殇锋,轻语道:“去吧。寻找你的猎物去吧,虽然这些人的弱小的灵魂并不能给你带来明显的效果,但总比没有好。”

殇锋发出一声兴奋的剑吟,徒然化为一条剑龙,呼啸而去。

“熊猫,你想怎么样?”意识到不妥的诺琳还是忍不住问道。

熊猫眼里闪过一丝诡异的笑意,

“屠城!”

                   第五十四章  噩耗

蓝山岭南侧,安邑城内。

恢宏磅礴的大殿内,十六名长老依次而坐,最尽头的主座上却是空着的。

靠近主座左侧的一名青袍老者,缓缓站立身躯,面色冷峻。

良久才开口道:“关于雨星和那只魔兽的事,逸风已经和大家讲过了。现在族长不在,就由我来主持会议,大家对此有什么看法,尽管开言谈谈吧。”

半天,场下依然是死一般的沉寂。

“看来大家对此都没有什么建设性的意见了,那只好我来说了。人族和魔兽相恋一直都是我族大忌,想来都是严惩不贷的。这次虽然族长因故并没有出席这次会议,但是从他把逸风在亚奇学院所见之事坦然公知于诸位,就可以判断出族长已经把处理权交给我们了。想必大家都对五千年前,已经列入我夏家耻辱的夏残月和魔兽冷魂相恋之事都还铭记于心吧。那次的事件让我夏家在近千年间都蒙受其他势力的耻笑!而这一次,我们决不能姑息这样的耻辱再次让我们夏家蒙羞!不过,所幸的是,雨星较之五千年前的残月要懂事的多,也能顾全大局。这次委身嫁于欧阳家也算是她的一种救赎,至于那只魔兽?哼!也许早就消失于世。但是这件事雨星并不知晓,倘若在她和欧阳锋正式完婚之前知道那只魔兽已经从这个世界消失,又不知闹出多大的动静?雨星虽然性情软弱但是一旦她固执起来,估计族长都拿她没辙。所以各位的任务就是,在未来两年内尽量稳定当前局面,严密监视雨星,万不可出什么差池。不知各位是怎么个认为法?”青袍老者平静的语调中蕴含着莫大的威严。

青袍老者声音刚落,下面便有些轻微的议论声。

“有问题就直接提出来。夏至阳,你作为最为年轻的长老会成员,你来说说你的看法。”青袍老者冷言道。

一名面貌大约二十几岁模样的年轻人站了起来,当然他看似很年轻也是长老会最年轻的长老,但是他的实际年龄却是不小了,只是比起那些古董级的长老们,他还真的很年轻。

“回二长老的话,我个人认为,雨星和一只魔兽有相恋迹象确是她的不对,但族长的意思让她嫁给一个她不喜欢的人,这是不是太过残忍了点?要知道,女孩一生最重要的就是婚姻。而且族长和欧阳家商议要到两年后正式把雨星嫁过去,对雨星而言也是莫大的不幸。大家都知道,我们盘龙大陆,女孩的贞操有多重要,一旦失贞,那将极大的影响雨星的修炼。而欧阳锋却不受影响,待若干年后,欧阳锋修炼成神碎空而去。那么雨星将怎么办?她也许一辈子都再也无法修炼成神,甚至连神人之境都难以达到!这岂不是太过残酷?”夏至阳直言道。

青袍老者面无表情,尚未说话,就接着有名长老接着站起来道:“我同意至阳所言,就拿我个人而言,倘若不是我当年固执的坚持拒绝家族政治联姻,我能有机会坐在这里成为长老会的一员?怕早就因为修炼跟不上被人遗弃了吧。你看,盘龙大陆除了那些小户人家的女孩结婚较早外,那些大家族的之女都不是达到神人之境或者神魔导之境才结婚?反正作为修炼之人,是不用太在意时间对容貌的侵蚀,就是几千岁,依然可以拥有年轻美貌的容颜。”说话的竟然是一个美貌的年轻女子。

“夏雨芝,你少拿当年的事说事,要不是你的固执,我们夏家和欧阳家早就打成了联盟,我们在混沌大陆的情况就更好一些。你坐下!”青袍老者显然有些动怒,这次。

夏雨芝不满的看了看面部铁青的二长老,坐了下来。

“首先,我必须强调一点。关于夏雨星嫁给欧阳锋的事,是族长和雨星商量后决定的。而这件事也是由雨星亲自对外宣布的。这已经成为定局,就不要在这方面争论了,你们要做的就是如何在今后两年内把这种局面稳定下来。混沌大陆方面传来消息说,西方依兰卡帝国和德兰帝国已经再次派遣了大批超级高手前往混沌大陆寻找神之墓地。这些力量已经对我们在混沌大陆的行动有了很大危险,而我和族长也将不久后就前往混沌大陆所以当前和欧阳家联盟是一条必经的路。”青袍老者冷冷的说道。

“二长老,我有听说,族长因修炼走火入魔导致受到重伤,是真的吗?”有人突然道。

“族长是什么情况我也不知道,做好自己本分的事就好!”青袍人冷言道。

众人都不再言语,局面再次沉寂下来。

“既然你们不愿发言,我也不非强求你们表态。我也知道你们都很喜欢雨星,不愿看她受委屈,我也一样。但是你们要记住,雨星作为家族子女有责任和义务帮助家族成就旷世伟业!而你们是夏家长老会的成员,要时刻都要为夏家整体利益着想。不然,不说我和族长不会饶恕你们,就连隐匿潜修于世界各地的家族前辈也不会放过你们!”青袍老者有些动怒。

“二长老放心,我们会维系好家族和欧阳家的关系的。”终于是有人表态了。

青袍老者淡淡看了看各怀心态的众人,也不再说什么。挥挥手示意可以离开了。待众人正准备离开之际。

“对了,那个那个我的外孙女应该快到了吧?”青袍老者突然转变了口气,声音有些颤微的问道。

众人面面相觑,但还是有人出声道:“二长老放心,按照行程,鱼儿小姐应该已经达到我夏家控制区的边境小城谷阳了,想必过不到久,您就可以看到她了。”

“是吗?呵..呵,不知道小丫头怪不怪她姥爷心狠,当年非要把她母亲秘密嫁到偏远的卡努王国?”青袍老者自言自嘲道。

众人显然很了解当年的事情,正欲开口说些什么。

突然,

“报!”一声尖锐的声音打断了众人的交谈。

青袍老者脸上再也冰冷如霜,这次有大情况了,不然这报信兵不会这般大呼小叫。

随着一个气喘吁吁的士兵狼狈的摔倒在地,众人内心都是一凉。

“怎么回事?”青袍老者厉声说道。

“边境小城,谷阳,被..”青袍老者突兀一个残影,一把抓起报信兵,嘶吼道:“被怎么了?说!”

“被被屠城了,城中居民无一幸免!”报信兵讲完,也不知是因为太紧张还是被青袍老者的狂暴气势所压制,竟然一翻白眼。

死了!

“被屠城了?无一幸免?青袍老者突然像是失魂一般,随手把已经无生命迹象的报信兵抛到一边。

众人内心也是骇然!

五大家族控制区域发生屠城事件历史上也时有发生,其中以遭到魔兽一族屠城的情况居多,其他大家族间相互屠城的情况也有,但毕竟都是发生在战争期间。而现在各大家族相处还好,并没有大规模的战争爆发。有谁或者那个势力敢公然对一个超级势力的领地进行屠城呢?尽管是属于那种家族可管可不管的小地方,但毕竟还是家族控制区。这无疑是对夏家的最大挑衅,赤裸裸的挑衅!

对于二长老而言,更糟糕的是,他的外孙女,今年刚满16岁跟随母姓的夏鱼儿的行程刚好经过那里!

官方QQ群

墨星写作网Q群

千人网络作者入驻

群号:30729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