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写作素材/资料 > 字词句篇描写 > 【精彩写作】描写战场场景的语句篇章(摘抄) - 墨星写作网出品(mx-xz.com)

【精彩写作】描写战场场景的语句篇章(摘抄)

素材录入:墨星 素材来源:网络 入库时间:2012-08-10 20:54:47 对 2988 个作者有用 加入收藏

初更已后,暴风高文。守门军士飞报火起。曹仁曰,“此必军士造饭不小心,遗失;之火,不行自惊。”说犹未了,连续几回飞报,西、南、北三门皆火起。曹仁急令众将上马时,满县火起,上下通红。是夜之火,更胜前日博望烧屯之火。……曹仁引众将突烟冒火,寻路奔波,闻说东门无火,急急奔出东门。军土自相蹂躏,死者很多。曹仁等刚才脱得火厄,背面一声喊起,赵云引军赶来混战,败军各逃性命,谁肯回身厮杀。正奔波间,糜芳引一军至,又冲杀一阵。曹仁大北,夺路而走,刘封又引一军截杀一阵。到四更时分,人困马乏,军士多半焦头烂额,奔至白河滨,喜得河水不甚深,人马部下河吃水:人相吵嚷,马尽嘶鸣。却说云长在上流用布袋遏住河水,黄昏时分,望见新野火起,至四更,忽听得下贱头人困马乏,急令军士一齐掣起布袋,水势滔天,望下贱冲去,曹军人马俱溺于水中,死者极多。曹仁引众将望水势慢处夺路而走。行到博陵渡头,只听喊声大起,一军拦路,领先大将,乃张飞也,大叫:“曹贼快宋纳命!”曹军大惊。正是:城内才·看红焰吐,水边又遇黑风来。
(罗贯中;《三国演义》第353—354页)

可是战役还在继续下去,由于十字军骑士团有许多军团甘愿死而不肯求生和被俘。如今日耳曼人都依照他们本人的军事习气在作战,他们排成一个大圆圈,就象一群野猪被一群狼围住时那样自卫。波兰人和立陶宛人构成的围住圈却把他们那个圈不住地压紧,有如一条毒蛇缠住一头野牛的躯体那样。所以兵器又斫击起来,链枷轰轰地响,大镰刀轧轧叫,剑在斫着,枪在刺着,斧头和钩刀劈个不断。日耳曼人象一片森林似的纷繁给斫倒。他们都默默地、忧郁地、庄重而骁勇地死了。

([波]显克微支:《十字军骑士》第934—935页)

安德烈彻底沉浸在枪弹和刀剑的诱人的音乐里了。他不懂得预先考虑、估量或许丈量本人和他人的力气。他在交兵中体会到张狂般的快乐和沉醉。当脑袋发热,悉数东西在他眼前崎岖和闪烁,人头飞滚,马咕咚一声栽倒在地上,他象个醉汉,在子弹的啸声中,刀光的闪烁中和本人的热情中,遇人便杀而听不见被杀的人的悲鸣,一向向前奔驰的时分,他觉得象过节普通愉快。

([俄]果戈理:《塔拉斯·布尔巴》《果 戈理小说选》第172页)

传来一阵射击声,一些枪弹吼叫着飞过,另一些啪嚓啪嚓打在什么东西上那些哥萨克和朵罗豪夫跟着别加跑进宅院的大门。在那稠密的动乱的枪烟中,法国人中心有一些扔下兵器,跑出树丛来迎候哥萨克,另一些向着池塘跑下山去。别加沿着宅院飞跑,可是他不抓住缰绳,却迅速地奇特别挥舞两臂,越来越从鞍子上滑到一边去。他那匹马跑到在晨光中冒烟的营火前,俄然停下来,所以别加沉重地跌在湿地上了。那些哥萨克看见他的两臂和两腿迅速地颤动,不过他的头彻底不动了。一颗枪弹曾经打穿了他的头骨。

([俄]列夫,托尔斯泰;《战 争与平和》第1777页)

桥头上展开了混战:用斧子彼此砍着车轮子,用鞭子、棒槌彼此殴伤……吼怒、呼吁、女性的要命的哭声、孩子的叫喊……桥上挤得风雨不透:车轴挂着车轴,喘气的马被绳子乱缠着,大家拥堵不动,孩子们哭着,骇得要死。花园后边是一片嗒拉……嗒——嗒……的机枪声。前去不能,后去不得。

([苏]绥拉菲摩维支:《铁流》第30页)

大地在许多马蹄蹂躏之下,烦闷地哼哼着。葛利高里刚刚把长矛放平(他是在榜首排的),他那匹马被大队马匹的激流一冲,也驮着他搏命飞跑起来了。波勒珂甫尼科夫上尉在前面郊野的灰色布景上象波涛普通崎岖着。一条黑色的田垅情不自禁地迎面飞来。榜首连宣布了轰动六合的呼叫声,呼叫声也传染给第四连了。马匹先把四脚蜷成一团,然后又扩展开去,一跳就是几沙绳远。葛利高里在耳朵里的尖叫声里,又听见了夹杂着的还离得很远的噼噼啪啪的枪声。榜首颗子弹飕飕响着从高空飞过,拉着长声的子弹溜子声响划破了玻璃似的天空。葛利高里把棘手的长矛木柄紧夹在肋部,夹得发痛了,手巴掌出了汗,就象涂了一层粘液似的。乱飞的子弹溜子声响逼着他把脑袋伏在湿润的马脖子上,冲鼻的马汗臭味直往他的鼻子旦钻。他好象隔着蒙着一层哈气的望远镜玻璃,看见了壕沟的褐色脊背,看见了向小城跑去的灰色人群。机关枪不住气地在哥萨克的头顶上打过,子弹的尖叫声象扇面相同四散开去。哥萨克在前面飞跑,马蹄下面扬起了象棉絮普通的尘雾。

([苏]肖洛霍夫:《静静的顿河》第339—340页)

很多的炮队开到了指定的区域。几十万发各种口径的炮弹,在九霄之中扫荡了两道德国人的壕沟所占有的宽广地带。头一天,刚一开端强烈的扫射,德国人就抛弃了榜首道壕沟,只留下了一部分监视哨。过了几天,他们又抛弃了第二道壕沟,转移到第三道壕沟里去了。第十天头上,土耳其斯坦戎行的步卒部队开端攻逼了。是用法国人的波涛战法攻逼的。十六道波涛滚出了俄国的壕沟。灰色的人浪漂。 荡着,散开去,在被突破的褴褛铁丝网邻近喧哗着,一层一层地滚了上来。可是从德国人那方面,从灰色的赤杨林的烧焦的树墩子后边,从上下崎岖的沙土斜坡后边,接二连三的密布的枪声瓣噼啪啪地冒着火光向外冲,轰动着六合,向天空冲去,在空中飘动。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砰!啪!轰隆轰隆,偶然夹朵着个另外炮兵连的齐射声,轰动六合的轰隆声向前爬着,越来越近,充塞在四周围许多哩的地面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哒哒哒哒哒I——德国人的机枪张狂地扫射着。许多爆破开的黑色烟柱子,在直径有一哩来宽的、曾经被打得坑洼不平的沙土地上,象旋风相同向空中卷去,攻逼的人浪散开了,翻滚着,象水花相同从弹坑周围涣散刀:去,仍是爬啊,爬啊…… 炮弹爆破的黑色焰火越来越紧地扫荡着大地,榴霰弹的斜着飞出来的、尖锐的尖叫声越来越密地泼在攻逼的人的身上,贴在地面上的机枪火力越来越残暴地扫射着。他们冲击攻逼的人,不许攻逼的人接近铁丝网。公然就没有能接近。十六道波涛只要最终的三道算是滚到了跟前,可是这三道波涛一滚到褴褛不堪的铁丝网(许多用铁丝缠着的烧焦的柱子都朝天空竖立着)前面,就象是被碰得粉碎了似的;变成一条一条的小河、一滴一滴的雨点倒流回来……

([苏]肖洛霍夫:《静静的 顿河》第524—525页)

那整队马队,长刀高举,旗帜和喇叭迎风吹荡,每个师成了一纵队,举动共同,有如一人,精确得象那种攻无不克的铜羊头,从佳盟坡上冲下去,深化尸骸枕藉的险地,不见在烟雾中,继又跳过烟雾,出如今山沟的彼端,一直密布,彼此挨近,前后紧接,穿过那乌云普通向他们扑来的开花弹,冲向圣约翰山高地边沿上峻急泥泞的斜坡。他们由下上驰,严整、骁勇、冷静,在枪炮声偶然连续的那一霎时间,咱们便可以听见那支大军的踏地声。他们既是两个师,便列了两个纵队,华迪贰师居右,德洛尔师居左。远远望去,好象两条钢筋铁骨的巨蟒爬向那高地的山脊,有如神兽穿越战云。 ……那一大队人马似乎变成了一个怪物,而且只要一条心。每个分队都弯曲弹性,有如蠕形动物的环节。咱们可以随时从浓烟的缝隙中发现他们。很多的铁盔,吼声,利剑,马尻在炮声和鼓乐声中的飞跃,气势强烈而秩序井然,显在上层的就是龙鳞般的胸甲。

([法]雨果, 《悲惨国际》第398—399页)

战役开端了。 海面土布满了烟和火。炮弹落到海里激起的水花处处散开来洒在浪头上。克莱摩尔号开端向那八只敌舰喷出火焰。成半圆形围住着克菜摩尔号的整个舰队一切的炮台悉数开战。水和天相接的当地燃起一片火光。似乎海里喷出了一座火山。这一大片赤色火光被风吹得东歪西倒,那些巡洋舰象鬼影似的在里边时隐时现。这一边,克莱摩尔号军舰的黑色骨架在这赤色布景上很明显地显现出来。

([法]雨果;《九三年》第60—61页)

开端的一霎时间是可怕的。没有什么比一群手足无措的大众更不幸的了。他们抢着去拿兵器。他们叫喊着,奔跑着,有许多倒了下来。这些被突击的刚强汉子不知道本人在做些什么,他们本人彼此枪击。有些吓昏了的人从屋子里跑出来,又跑进屋子,又跑出来,手足无措地在战役中乱窜。一家人在彼此呼叫。这是一场悲渗的战役,连妇女和小孩也卷在里边。吼叫着的炮弹拖着长长的光辉划破乌黑。枪弹从每个乌黑的角落里放射出来。处处都是浓烟和缤纷。辎重车和炮车羁绊在一起,更加剧了缤纷的程度。马儿也惊跳起来。大家蹂躏在受伤的人身上。地下处处是申吟声。这些人错愕,那些人吓昏了。兵土和军官彼此找寻。在这悉数中,有些人还抱着阴沉的冷酷情绪。一个女的靠着一垛墙坐着,给她的婴孩哺乳,她的丈夫一条腿断了,也背靠着墙,一面流血,一面镇静地给马枪装上子弹,向前面乌黑中放枪。有些人卧倒在地上,把枪放在马车的车轮中心敞开。不时爆宣布一阵喧哗的喊声。大炮的巨响淹没了悉数。这是十分可怕的。

([法]雨果:《九三年》第 247—248页)

炮火耀眼,后来阻断了咱们的视野。天空满是铁片的乱糟糟的声响。在咱们头顶上的空间里,许许多多宏大的铁块崩裂开来,纷繁跌下。在天空下,象暴雨即来时那样乌黑一片,炮弹向五湖四海投射出青。 灰色的光辉。在那可以看得见的国际里,从这一头到那一头,郊野在摇晃,下沉,融解,无限广阔的空间跟大海相同在颤动。东方,是极端剧烈的爆破,南边,是子弹横飞,在天顶,则是一排排开花弹,好象没有底脚的火山相同。 ……在那广阔无边的地面上,尽是雨和夜色,另外什么也没有,天 ,上的云和地底出来的云,在地面上散落布开,混在一块儿。

([法]巴 比塞;《光亮》第175页)

咱们用步枪和炮弹来答复向咱们张狂打过来的炮火。一切防哨和路角房子的窗口,咱们的人都塞上了草褥子,可是里边却由于有子弹打进来都冒着烟。 街垒上不时有一个木偶似的脑袋露出来。百发百中! 咱们有一尊大炮,开炮的是几个不大说话的勇敢的小伙子。有一个还不满二十岁,麦黄色的头发,矢车菊蓝的眼球,遇到有人夸赞他发炮精确,他便象一个小姑娘似的立刻红脸。遽然,窗口上的障碍物一会儿落下来了,防御工事在溃散。那个开炮的黄头发小伙子号叫了一声。一颗子弹正打在他的眉头上,在两只蓝色的眼睛傍边,似乎又开了一只黑眼睛。

([法]儒勒, 瓦莱斯:《起义者》第309—311页)

维克多·亨利从凉台上注视着夜袭开端。损坏、骚乱、壮丽的火烧局面、摇曳不定的蓝白色探照灯光、轰炸机马达密布的轰鸣、刚刚开端的砰砰的高射炮声…… 河岸上蹿起新的火苗,四下延伸,越烧越旺。远处一片乌黑的泰晤士河上吐出更多的火舌。但这座大城市的大部分区域却是一片黑沉沉的幽静。一架小轰炸机从浓烟充满的空中掉落,象一支蜡烛似的燃烧着,两条穿插的探照灯光把它紧紧盯住。立刻就有两架轰炸机掉落下来,有一架带着一团烈火象一颗殒星似的垂直掉落下来,另一架兜了几个圈子,冒起黑烟回旋扭转起来,总算在半空中象远处的一串炮竹似的爆破开来。

([美]沃克;《战役风云》弟 607—608页)

标签:
相关同类素材检索推荐
similar material
  • 没有资料
图文精彩,猜你有用
Graphic wonderful

字词句篇描写

墨星写作网【字词句篇描写】栏目,提供小说字词句素材,小说人物描写,小说环境描写,小说动作描写,小说外貌描写,小说神态描写,小说语言描写,小说心理描写等素材资料。

Top

访问手机版本

预留信息

预留信息

预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