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写作素材/资料 > 字词句篇描写 > 【帅哥写作】帅哥美男精彩描述范本收录(全) - 墨星写作网出品(mx-xz.com)

【帅哥写作】帅哥美男精彩描述范本收录(全)

素材录入:墨星 素材来源:网络 入库时间:2012-08-09 22:05:38 对 4661 个作者有用 加入收藏

这青年一身骑士服打扮,袖口和领口都有着秀气的蕾丝花边,腰间一柄骑士随身的标准细长剑,脸上两道浓烈如刀的剑眉,眼睛较细,然而射出的目光却是如同毒蛇一般令人感到阴冷和恐惧,一副冷酷到底的冰冷神情,仿佛万年不化的冰山,好像这个世界没有任何一丝可以使其亮丽的阳光。

撇开过于寒冷这一层不谈,青年算是个极品帅哥,在流行酷哥的上世纪九十年代走在街上都会引来无数花痴敬礼的那一种。

看到他,楚刚才知道什么才叫真正的小白脸。这家伙年约二十六七,比自己还要高上几寸,有着一头黑色的齐肩长发,大约一米八七的样子,肤色白晰,鼻梁挺直身影挺拔,眼睛亮如星辰,举手投足间,使人如浴春风,再配上剪裁合体的白色礼服,只能用玉树临风来形容。张明虽然也很“漂亮”,但张明看起来像个娘们,他老兄英气十足,不会让人怀疑是女人。他与黄大诚坐在一起,就是传说中的一朵鲜花长在牛粪边上

这是一个奇怪的老头。他瘦的只剩下皮包着骨头,皮肤是奇异的褐红色。而卷曲的胡须,长长的眉毛,冲天而起的头发,更是鲜艳的火红色。唯一表明他贵族血统的湛蓝色眼眸深处,同样有一团赤红色的火焰在熊熊燃烧,让人不敢对视。他浑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让人不自觉地感到畏惧,不敢接近。

绚丽的红光照耀下,裴韶看到一个高逾三米的金属庞然大物冷冷的站在夜色下。外表酷似人类。

但和人类又有很大的区别。

首先它的两条胳膊上和两条小腿附近,每边都拥有一个盾牌一样的黑色橡胶车轮,呈不规则的椭圆形排列,五指粗而长,仿佛五根最粗型号的钢管。头部乍一看就像一个带着红色的摩托车头盔的普通人类,但是从双眼之中发出的幽幽寒光,却绝对不是人类所能拥有!

唯美而又充满爆发力的金属腰部,纯红色的线条犹如刀削,两条粗壮的条形长方体金属,加上无数链条组合而成的腿部,使它静静的矗立在天地之间,给人一种坚不可催的感觉。

那人穿着一身黑色的、似乎是十八、九世纪时欧洲的贵族式样的衣服,白衬衫的花饰领口和袖口翻到外面,一件黑色的大斗篷罩在他的肩后,那衣服的材料即使是柳叶这样对此一窍不通的人也能轻易看出它的精美与昂贵;他的左手放在膝盖上托着一顶黑色的圆礼帽,右手则拿着一根包着铜把手的黑色手杖;他的肤色异常苍白,并且缺乏生气,薄薄的嘴唇带着病态的鲜红,仿如涂了一层血液,黑色的头发自然卷曲,黑色的眼睛深邃而神秘令人联想到无星的夜空;他的笑容优雅而冷漠,带着一股高贵不凡的神气;最引人注目的,是当他微笑时露出嘴角的两根细长尖锐的犬牙!

“你希望到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去过一种完全不同的生活吗?”这诡异的客人轻轻的问道,他的声音里有一丝傲慢、一丝诱惑、还有一丝嘲讽。这客人的外貌其实可以说是相当英俊,五官和皮肤有着大理石雕塑般的细腻质感,他随意的姿态显出一种自然的优雅带着某种贵族气质——高高在上,又彬彬有礼,看似亲切得体,实际上却是让人难以亲近。他的目光透出一股灼热,柳叶几乎可以感觉到那犹如激光般的视线正在灼烧着自己的脖子。他突兀的出现和他的衣着打扮还有他的表情神色等等都带来了一股极度阴郁的、仿佛身处鬼屋般的气氛。

好一个帅哥,妈的老子今天算是见识到了真正的帅哥了,那些个港台明星连给他提鞋的资格都不够。”

只见眼前这人,身高八尺有余,剑眉星目,犹如神来之笔的粗劣线条将他的面部轮廓表现的及尽完美,英俊而不显阴柔,阳刚而不显粗鄙,恰到好处的肌肉更不显突兀又不让人觉得消瘦。端的是个美男子。

虽然房玄不是个玻璃,但是也不由的愣了半响才回过神来,连眼前这个俊秀青年的连声呼喊也没听到。

不过俊秀青年却没有露出丝毫的不悦,毕竟几乎每个见到他的人都是如此。

长相斯文秀气的房玄身高不过一米七五,身体消瘦却不显文弱,不过脸上那条狰狞的刀疤却完全破坏了他的整体气质,在幽暗的街道中看起来格外的狰狞恐怖。浑身上下没有一丝多余的肥肉,虽然不像电视里的肌肉男看起来那么威猛,但是饱含在衣服下面的肌肉却充满了力感,浑身绷的宛若一支离弦的箭一般蓄势待发。

左手死死的搭在胡同中随意的被丢弃的纸箱上,右手奋力的紧紧握着一柄开山刀,一双锐利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胡同的出口,森寒的目光直欲让人

不得不承认,他是我见过的最帅气的男人。

他如牛奶般白皙的脸庞并不像有的人那样有粗大的毛孔,用“面如冠玉”这个词语来形容倒是恰如其分。那高高挺立的鼻梁让这年轻人显出刚毅的气质;他碧蓝色的眼睛犹如一汪深蓝的湖水,它们是如此深邃,令人难以捉摸,却又在不经意间牵动着你的心;至于那自然垂下,微微有些卷曲的金发,更为年轻人增添了几分神秘的光彩。

这一切完美地结合在这个青年的身上,仿佛是造物主的眷顾。尤其是他脸上挂着的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再配以那身做工考究的灰褐色西服,还真有几分成为小白脸的潜质。

面对着这神秘无比,强大无比的黑山老妖,王钟心里没有丝毫的恐惧,害怕,一切一切的负面情绪都随着对命性颠峰追求的这份渴望,而驱除的一干二净。

仔细的打量着眼前的这位黑山老妖,一头银发,脸色红润白皙,面容似乎一个平常的少年,也不俊美,也不丑陋,唯一给人不同的是,这人仿佛经历了无数沧桑,有一种亘古不变,永恒存在的气息,苍凉,久远,强大,空洞,就仿佛耸立在草原边缘的巨大神像。

王钟突然有一种熟悉的感觉,那是自己练“三阴戮妖刀”沟通玄武七宿时。无数星辰环绕旋转,交织成的巨大玄武相,也是这样的神秘和强大。

这位天下第一妖,就如永恒的星辰,再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撼动。

这人大概一米八二三左右,黑色衬衣,黑色裤子,黑色软牛皮鞋,身形瘦消而健硕,肩膀却很宽,腰部随着衬衣的波动隐约看上去似乎很细,而且不是一般的细,苏家姑娘上眼一扫这心里就有谱,顶多一尺九,就是女人中这个身量也没这么细的腰,一头过肩黑色直发,发质好的让女人嫉妒,皮肤好的让女人吐血,刀削般的脸庞轮廓锋利,高挺的鼻子下带着一丝淡漠的笑意,奇怪的是他的五官组合起来简直是个绝世美女,但藏在那股子凌厉咄咄的气势下,任何人看到的第一眼就知道这绝对是个男人,而且绝对是个不平凡的男人,是个即使放在人堆里你也会在第一眼就注意到的男人。

络腮胡子有着一头短的一根根都竖起来的头发,戴着一副黑框的眼镜,满脸的络腮胡子茂密的跟个原始森林似的。一件洗的发白的牛仔短袖衬衫的锈口都已经磨出了线。络腮胡子的身高看上去并不高,可是身材却看上去很匀称的样子,他的手里,还提着一把很老式的黑布雨伞。最吸引是手。手非常的白皙,手指修长而有力。一看见这双手,赵陵君莫名其妙的就想起了弹钢琴的艺术家。赵陵君觉得这双手好象随时都会开始跳舞一样。赵陵君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

黑色的半长短发柔顺的贴在脑后和脸的两侧,黑色的眼睛仿佛深邃的宇宙一般放射出神秘的光彩,挺直的鼻梁、红润柔顺的嘴唇,配上一张瓜子脸,单论相貌绝对是个一等一的美男子。但这并不能完全的衬托出他的优秀和骄傲,因为他的身材同样的健美挺拔,一身黑色的紧身剑士服将他完美的肌肉展露在外,将近一米九的身高足以在人群中鹤立鸡群

那名剑士没有披甲,修长的身材上只是穿着一身雪白的猎装,在袖口的金色流苏,和散发着宝石光芒的钮扣给这件服装增添了许多华贵气息。

剑士一头漂亮的金发,陪着那种只有贵族才有的苍白肤色,俊美面庞,站在满地尸体的道路上丝毫没有局促,倒好像在出席一次社交活动。

这名剑士虽然随意,但是不知不觉中散发出来那种威势,震慑着所有的人。

一顶闪耀着金光的,倒挂着两只金属羊角的头盔,把眼前的这个人的脸几乎全部的覆盖住了,只留下眼睛,鼻子和嘴巴露了出来,而一整套同样闪着金色的封闭式铁甲,完美的把这个人那雄壮的身躯给完全的遮挡住了。

这盔甲的两肩,更是高高的耸了起来,接着七八片精心打造出来的,弯曲成合适的弧度的铁片,一片片的堆叠到手肘,这样的叠瓦式的覆盖方式,不但可以完全的保护手臂,更可以最大限度的活动整个手臂,使得这盔甲最大限度的照顾到了防护和关节活动这两大矛盾。

这盔甲也是连着下肢的,盔甲的腹中的板甲一直到了下挡处,而它在大腿上,也采用了和手臂一样的设计。整体看起来,整套盔甲不但非常的有震撼力,而且还可以让人感受到这盔甲的坚不可摧,以及穿戴这盔甲的人的超强力量。

不过这头盔,还有那套盔甲,现在已经全部变形了,在这套盔甲的上面,有无数的凹陷,像是被无数次重击过了。然而,这套盔甲虽然破损严重,不过它依然的光彩照人,看来它的主人,把它保养得很好。

然而,这样的一套充满了古老的气息的盔甲,在龙天的世界里,只有在博物馆才可以见到一两片它们的残片。看到这样的一身盔甲,龙天感觉到自己的天快要塌了,他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自己这是到了那里。

“说!”那个盔甲男见龙天只是呆呆的看着他,于是手里紧了紧,使得龙天对自己脖子下的那把金色大剑的锋利,体会更加的深。

借着灯光,依稀可以看到他的样子。上身一件白色纯棉T恤,皱巴巴的,一看就知道是地摊货,而且洗得次数有点多了,颜色已经有些泛黄;下面穿一条深蓝色的休闲短裤,脚上没穿袜子,只是穿了一双棕色的亚光沙滩凉鞋。唯一容易引起别人注意的是,他的手上带着一块银色的手表,银色的表带,白色的表盘,款式极为普通,没有任何花色和点缀。但眼光锐利的时尚人士可以看出,这是一款非常经典的劳力士款式,正是因为太经典了,曾被无数的品牌所仿制,而仿制品厂家中也不乏知名品牌,比如瑞士的梅花,天梭。但眼光锐利的人又怎能看不出,他这一身行头,除了那块手表,充其量不过两百元,又怎能戴得起动辙十几万块、被称为暴发户标志的劳力士,就连都市白领习惯装备的普通瑞士名表也和他沾不上边,显然,这是旅游景点小摊上那种两三百元一块的水货,给那些花不起大价钱的城市小青年烧包用的。不过,看他的样子也不像那种烧包的人啊。

他头发很长,但不是小男生们故意留得那种时尚的长发,而是长时间没有理了,显得很凌乱,鬓角已经有些花白,象年近五十的中年人。但是,如果仔细端详一下他的脸庞,你会很吃惊地发现,这根本不是一张属于中年人的脸。他的皮肤依然白晰,只是缺少点血色,显出一种病态的淡黄,但并没有什么皱纹,应该不超过三十岁;额下一形状颇为秀气的眉毛轻轻地挑起,不是很浓,和传统意义上的美男子的剑眉有很大的区别,却透出一种特别的灵气;最奇特的是他的眼神,应该说,他根本就没有眼神,所有的光影,在这双眼睛里,都只有吸收,而没有反射。有人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这双眼睛应该也不会例外,但这扇窗户太深了,根本不可能看到里面的心灵,就象宇宙中间的黑洞,深不可测,深不见底。

精瘦干练,穿着得体,长衫礼帽,白袖外挽,一付‘绅士’名流的样儿,只是他长的太‘流氓’了,把所谓的‘绅士’风度破坏无疑,给人不伦不类的感觉。

他双眼深陷,脸容瘦干,每间一会就打个哈欠,一看就是‘烟鬼’,再加上暗淡无光的眼神,瞟到四姨太身上时流露的色光,更知他是个色中饿鬼。

在初见龙崇九的瞬间,妙忆香芳心暗震,这个人似乎流露出一种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气质,自已阅人千万,从未见过他的那种气质,他虽不具备小白脸的英俊玉面,但他却令有一种粗豪的线条,可以说那是一张纯粹男人的脸容,尤其那双寒星一样的眸子深邃无比,让人看不透他心头所想,配合他高挺壮硕的雄峙虎躯,扑面而来的是一股无可抗拒的阳刚气势。

有一人手拿厚背刀体型像标枪般挺直,身披青蓝色垂地长袍,屹然雄伟如山,乌黑的头发在头顶上以红中绕扎成髻,未见五官轮廓已自有股不可一世,睥睨天下的气概。

这是张没有半点瑕疵的英俊脸庞,浓中见清的双眉下嵌有一对像宝石般闪亮生辉,神采飞扬的眼睛,宽广的额头显示出超越常人的智慧,沉静中隐带一股能打动任何人的忧郁表情,但又使人感到那感情深得难以捉摸。

站着的却是一个黑发黑眸体形高大匀称的亚裔年轻人,皮肤是健康的橄榄色,面容轮廓如刀削般线条分明,极之清俊刚毅,眼神却亦极之冷漠,毫无表情,整个人就象一块万年寒冰,森然、冷酷、无情,似乎这世上没有任何一件事能让他有所动容。

一个男人又高又瘦,稀疏的棕发,灰色眸孔呈三角形,脸色苍白,脸颊深深凹下,使他的鹰勾鼻越发显眼,一件长袖衬衫空空荡荡套在身上,很容易让人联想起骷髅这个字眼来。

从脸型看这是一张近乎四方形的台座型脸。脸的骨骼粗而结实。下巴宽而张开,肌肉饱满,眉毛粗浓,非常有男子气概,耳厚口大,有威风凛凛的气势。再一细看,观此君印堂开阔,显示其脑筋好,反应快,有容人之量;地阁朝天庭,晚年运气好能照顾部属;鼻子准头丰圆,鼻翼广大微露井灶,这显其气量大又慷慨大方;唇上下多纹理,这显其比较有包容心;再见耳珠朝口,这显示其人缘好,与人相处和睦,福气好;又见口有棱角,表是非分明,不糊涂;最后眉阔眉高,眉阔的人热心,眉高的人,不计较小节。

一白色的身影在人行道中飘然而行,这是一个年轻人,岁数在二十岁左右,相貌还算比较帅气,不过那一头随意飘散在肩头的长发显得有点标新立异,也有着点点懒散,可是却对女孩有着莫名的吸引力,然而最吸引人的却是他那双眼睛,明亮的眼睛,灿若星辰的眼睛。

一位穿着红色小背心的漂亮女孩楞楞地看着从她身旁走过的青年,不禁为青年的气质所吸引。

这个男人大概20岁左右,一头飘逸的棕色长发垂在肩膀上,眉毛似女人般细长,蓝色的眼睛又大又亮,鼻梁挺直,唇形优美,配上一张鹅蛋脸,简直比女人还要漂亮,如果不是一身男式白色西装,马可绝对会认为这是一个绝世美女的。

皮肤虽然谈不上白皙但至少不象刚才那几位一样象是非洲人,颚下的胡须也显然经过了仔细修理,分成几缕飘飘忽忽很有点山羊的味道,浑身亮晶晶的,盔甲也显然是高级货,只是五官很不端正,小眼睛塌鼻子獐头鼠目显得非常猥琐,破坏衣甲的衬托的整体形象,此刻他手上拿着一本书册,一脸严肃的看着自己。

毫无疑问,按照西方人的审美观,这个家伙的确算得上美男子。他身材高大,皮肤白皙,长髯飘飘。他的一头打着贵族式小卷花的黑发,披散在肩上,前胸开阔,手臂粗壮有力。他的眼睛是那种柔和而带着光泽的,不像巴尔波亚的那样刚硬,反而显得温情脉脉,与此对映的很有男子气概的一对剑眉,倒是把这样一对眼睛衬托得十分含蓄、浪漫。

他个头不高,中年红发,比塞拉弗略矮,但身材很壮实,虽然有被酷刑折磨过的样子,显得无营养的消瘦,但骨骼和宽大的手脚仍能看出他当兵时候的样子。他脸庞宽短,粗浓有力的眉毛下两眼深凹,充满疲惫,但看得出刚直之色,大鼻子下,是一把几乎要挡住嘴巴的棕红色大胡子。从头到脚都显得脏兮兮的,散发着难闻的气味。

凭心而论,这家伙的长相真的很有味道,一头过肩长发保养得光泽动人,脸型略显瘦削,五官出奇的俊秀,高鼻薄唇,最特别的是那双眼睛,眼角细而长,目光冷冽有神,搭配在一起,有种说不出的特别之处。总而言之,这是一个让人一眼就忘不了的气质帅哥。

他穿了一身质地不俗的天蓝色西装,只是用了一个小小的纯银领夹,和一条黑色的真丝领带,就适到好处的彰显出一个家族,经历了不知道多少代历史沉淀,才能拥有的最华贵气质。

象这样一个拥有贵族气息的男人,他的皮肤当然是白晰的,但是他的脸部棱角却分明得有若刀削斧刻,两条又粗又重,斜斜上挑带出一种如剑锋锐的眉毛下面,是一双略略下陷的眶。如琥珀般明亮的双眸中,明明带着一种天真的透彻,可是却又矛盾的飘起几缕顿悟世事,笑看红尘的苍桑。

他脸上带着善意而无害的温笑,似乎渴望能够得到别人的友情与信任,但是久经沉淀已经在他的骨子里刻下最深刻印痕的高傲与华贵,却让每人人都不由自心的在内心涌起一种自惭形秽,下意识的和他保持相当距离。

所以,他的眼睛中,总是带着一种无奈的落寂。

子夜小心的看着眼前这个带着一脸温和笑容的年轻人,仔细的观查着对方修长而挺拔的四肢,聆听着对方隐含着一种奇异韵律的呼吸。

他穿了一身质地不俗的天蓝色西装,只是用了一个小小的纯银领夹,和一条黑色的真丝领带,就适到好处的彰显出一个家族,经历了不知道多少代历史沉淀,才能拥有的最华贵气质。

象这样一个拥有贵族气息的男人,他的皮肤当然是白晰的,但是他的脸部棱角却分明得有若刀削斧刻,两条又粗又重,斜斜上挑带出一种如剑锋锐的眉毛下面,是一双略略下陷的眶。如琥珀般明亮的双眸中,明明带着一种天真的透彻,可是却又矛盾的飘起几缕顿悟世事,笑看红尘的苍桑。

他脸上带着善意而无害的温笑,似乎渴望能够得到别人的友情与信任,但是久经沉淀已经在他的骨子里刻下最深刻印痕的高傲与华贵,却让每人人都不由自心的在内心涌起一种自惭形秽,下意识的和他保持相当距离。

所以,他的眼睛中,总是带着一种无奈的落寂。

子夜小心的看着眼前这个带着一脸温和笑容的年轻人,仔细的观查着对方修长而挺拔的四肢,聆听着对方隐含着一种奇异韵律的呼吸。

傲子夜今年二十五岁,他足足六尺高的魁梧身形使他无论站在哪里,都显得鹤立鸡群,经过长期煅炼没有半点多余脂肪高高贲起的肌肉,泛着最坚实的古铜色。在如剑般斜斜扬起的浓眉下,是高高耸起的性感鼻梁,和深陷的眼眶。一双明亮的眼睛里面现在带了一丝懒洋洋的微笑,和两三分淡然的酒意。虽然他绝不算什么英俊男孩,但是却洒脱率性,自然而然拥有一种可以让女人为之疯狂的男性魅力。

见过的人都知道,用英俊两个字来形容似乎有些不恰当,这并不是说他长得有问题,而是在他身上,有一些用“英俊”这个词所无法表达出的一些东西,可以这样说,凡是认识他的人,首先注意他的,不是他的外貌,而是他身上那种说不出来的东西。他跟那些让小女生尖叫的所谓“阳光男孩”不同,宽广的额头,挺直的鼻子,略带紫色的面孔仿若刀削,再加上经常抿得紧紧的嘴唇,这些东西,让他这张脸多出了几分冷酷坚决的味道,与“阳光”这个词搭不上多少边。让他的脸看起来有点柔和的东西是他的眼睛,龙烈血的眼睛大大的,弯长而秀气,如蒙着雾气的两潭深水,这双眼睛,就算放到女孩子身上也会让人觉得漂亮而有神韵,而放到了龙烈血身上,则因为这双眼睛,使他的面孔看起来有些天真与朦胧起来。龙烈血脸上还有一个特别的就是他那两道略显弯长飞扬的眉毛,眉毛不浓,不清,不散,不乱,象是一对在云中翱翔的翅膀,所有的这些都组合在了这个叫龙烈血的少年的脸上,不是帅比番安,却也独一无二,乍看只觉清秀,甚至是略显文气,再看则觉得清明爽朗,山高云淡,细看则摄人心魄,令人不敢逼视。

一张俊朗清秀的脸孔,两道剑眉斜插入鬓,一双凤目顾盼生威,鼻梁高挺,薄唇紧闭,黑亮的长发披散在两肩,藏青色的长袍随风飘拂,说不出的洒脱,俊秀,好一位翩翩少年郎.大概因为在江湖上飘荡日久,杨过的脸色略显苍白,颇见几分憔悴,不过这些根本无损于他的英俊,反倒给他身上平添了几分沧桑感,让人望去便觉此人不比凡俗

我细细的审视了一下自己,大概二十到三十之间的年纪,英俊的面孔融合了憨厚和邪意,散发着迷人的气息,双目之中流露出金色闪电般的光芒,皮肤的表面覆盖着一层细微之极的晶莹的鳞片,用肉眼肯定是看不到的,肌肤下面闪烁着有如流质一般金色的光芒,洁白的双手很是修长,身体相当的强壮有力,蜂腰纤细,强壮手臂和大腿让人毫不怀疑能爆发出强大的力量,黑色的头发仿佛中空一般,金色流质般的光芒穿梭其间

的须发间泛着一种奇异的灰色,黑暗里乍看似白,打开灯却又显得发黑,昔年威震华夏的第一高手两鬓已经微白,浓眉如刀,不是修长入鬓的柳叶弯刀而是浓烈粗旷式的砍刀利斧,鼻梁既挺且长配合棱棱有神的双目组合成强烈压迫的魅力。

“哗”池水分开,幽蓝清碧的泳池波光荡漾,清澈见底,池底蓝色地面和白色线条在阳光下触手可及。圈圈波纹散开,一团水湿后越显鲜亮的金发由水中升起,随后抬出水面的是一张骄阳般灿烂的俊朗面容。一名强健的西方男子由池中爬起。七月的香港出名的炎热,清凉的水池与太阳伞是个不错的选择。

他的身体刚健而有力,有棱有角的肌肉以流畅复杂的线条完美拴释着健与美的融合,六块整齐的腹肌随着他的脚步由水底浮起。水珠顺着肌体的棱线仿佛被不知名的力量驱使,争先恐后的脱离他的身体,一头短发由湿润到干燥,当他走上池边的时候已经恢复了柔顺,根根分开。似乎米开朗基罗的杰作大卫像活了过来,正由水中浮上。

静静站在江面沉稳得象一座山的那人,竟然发现此人甚是年轻,那是张没有半点瑕疵的英俊脸庞,浓中见清的双眉下嵌有一对像宝石般闪亮生辉,神采飞扬的眼睛,宽广的额头显示出超越常人的智慧,沉静中隐带一股能打动任何人的忧郁表情,但又使人感到那感情深还得难以捉摸,配合他那均匀优美的身型和渊亭岳峙的体态,确有不可一世顶尖高手的醉人风范

直觉眼前一亮,只见站在面前之人,年纪在十八九岁,身穿一袭浅米色长衫,身材适中,给人一种玉树临风、优雅斯文,又浪漫洒脱的感觉。丰神清秀的五官,一双漆黑似墨的剑眉,澄澈有如深潭般幽邃的黑眸,直挺的鼻梁,丰润性感的嘴唇闪着自然红润的光泽,面颊丰腴,肌肤白皙,端正的轮廓隐含儒者特有的温文尔雅,秀雅中又透着三分的邪气。

常先等纨绔子弟则感觉到一种压力和一股杀气,压力来自眼前之人的眼睛,乍看平和温文,其中却透出一种高贵、睿智,仿佛能看透人的心似的,那种无形的压力让人喘不过气来;杀气则来自这人的身后,一个站得笔直的少年身上,看到这少年的眼睛,让人感觉掉进冰窟窿里,一股寒意直透心肺,

这个是一张英俊的脸,浓密的双眉下的是一双现在是紫色的眼瞳,鼻梁不高但却挺直,再加上厚薄适中的嘴唇,面色显得很苍白。每一样都不是最好的,但是加在一起无论你怎么挑剔都只能用英俊来形容,再加上现在在飞舞中的紫色长发给人一种王者才有的高贵气质。这样的脸无论走到那里都会引来吸气或者尖叫的声音

马上骑士披着白色锦袍,身高九尺,虎背熊腰,臂长手巨,古铜色的英俊脸庞棱角分明,有如刀削斧砍一般;两条浓眉漆黑、整齐,无半丝杂乱,如墨画刀裁;挺直的鼻梁,紧闭的嘴唇,深邃的眼眸中是一双似深情又似无情、似热烈又似淡漠的眼神,银光闪动,有如刀刃般锋利。

孙小云睃了东方俊逸一眼。现在他正端着酒杯,闭着眼,心满意足地欣赏着酒吧里钢琴师的弹奏。他闭着眼,浓密的睫毛垂下来,画出两道黑线。这个男人脸部的轮廓,就象一尊雕刻手法并不细腻的雕像一般有棱有角。那是一张强壮的脸,有着宽广的额头和漆黑的浓眉。与某些电影明星比起来,东方俊逸或许不算特别英俊,但是他五官的线条坚定、分明,而且性感。所谓相由心生,他应该是非常坚强的男人吧。说起来东方俊逸可确实是个不错的男人,只可惜事业上还谈不上成功,否则,他应该算是非常不错的情人呢。

如流水的月光映照着宗冥那张绝对与众不同的光洁而白晰的面孔,他有两只海一样深幽,冰一样冷酷,又梦一样迷蒙的星目,两道剑眉是浓黑而略显相连,形如悬胆的鼻梁端正而挺拔,不厚不薄的双唇嘴角稍稍有点下垂形成一道微弧,一头飘逸乌黑的齐肩长发随意的披散在肩头,嗯!不折不扣的一个美男子,假如,他能在瞳仁中少露出点寒森的光芒,多漾出些迷惘、嘲弄、挑逗的神情,下垂的嘴角上能稍挂点瞄人意味的笑容,那么他给人的印象一定便是和谐而可亲的了。

他的年纪给人一种相当模糊的感觉,初看上去像个二十刚过岁的年轻人,但细看却又透着一种三十出头中年人的成熟、世故和冷沉。一米八五的高挑身形,宽肩、阔背、蜂腰、厚臀,足有八十公斤的体重,充满着爆发的力量

黑色的制式魔法袍,披在背上的漆黑长发,瘦弱的身躯,以及比女性更加细腻的脸庞。任何一方面都显示出这个人绝对是一个弱不禁风的小男孩,而且他的年龄绝对不超过12岁。但他在那里一站,别人首先注意的绝对不是他的衣着和体型,也不是他那能让绝大部分女性都黯然失色的面孔,而是那漆黑如同夜空的双眼和他那清冷孤傲却又带点忧郁的气质。第一眼看到他,任何人都会被他深深的吸引住。

他大概有近四旬年纪,面色红润,浓眉,方脸,一双炯炯有神的双目正冷冷地注视着龙飞。不知怎的,龙飞竟然不由自主的生出一种臣服感和恐惧感。

他身材魁梧,足足八尺有余,浑身上下肌肉虬张,充满爆炸性的力量,立在马上就像是一座不可逾越的大山。睥睨之间,似乎天下风云尽在他手。

他右手持一柄精钢双刃长矛,长约一丈三尺,在金黄的晚霞下显得寒光闪闪,保守估计重也要在七十斤左右;左手持一支锐利毒辣的钩戟,长约一丈,比一般戟要短得多,而且在戟尖的右侧有一支倒钩和月牙斜枝遥相对应,少说重也要有五十斤以上。龙飞不禁惊愕:此人手持的武器重达百斤以上,竟然举重若轻,丝毫不以为意,不说其它,单只这份神力,就可让不让关公、项羽专美于前!

他的胯下是一匹火红火红的巨大战马,肌肉结实,身材匀称,四蹄有力,足有一人多高。在夜色的吹拂下,鬃毛飞扬,像是一团舞动的烈火,神骏非常。马首轻摇处,嘶声如雷,又像一只落尘的火龙般傲视天下,不可征服。

他高大,英俊,相貌是典型的东方人,五官精致而且有着完美的比例,是上帝能够做出的最完美的杰作。永远文质彬彬,但他却有着运动员一样的身材,充满了年轻的活力。他的眼神深邃而动人,微笑的时候,就像全世界的花儿同时绽放,而当他忧郁的时候,却能让顽石也感伤感。对待情人,他是温柔的,亲切的,是世界上最完美的情人典范

凤仙刚要反驳说沈信并不是他的男朋友,但看到镜中与不久前判若两人的沈信,只觉得心神一颤,什么也没说出来。理过发后的沈信只是一个二十左右的年轻人,五官都堪称东方人中的最佳模型,组合起来足以笑傲所有美男子,更难得的是,在他完美的相貌中,依稀带着超凡脱俗的清新气质,笑容之中更是纯真无比,令人一望而顿生好感。尤其是沈信的眼睛,璀璨如宝石,深邃似星空,如梦如幻,令凤仙几乎是怦然心动,她第一次觉得,自己大哥想要借沈信发达并不完全是梦,这样的人才,没理由不红,只要他有机会进入演艺圈。

齐眉的流海下,长长的睫毛微微的颤动着,高挺的鼻梁,因为疾病的折磨而只剩下淡淡粉红色的嘴唇,苍白的皮肤反射着金色的光芒,他就好象是一个完美的雕像,一个散发着淡淡圣光,即将返回天堂的天使的雕像。

只是此时的雕像上却有一双深黑的眸子,透着点幽蓝的光的双眸无法让人想象他是一个

年纪比较大的老先生,一头白发但是非常整齐的梳着偏分头,眼睛深陷但是却格外的有神,甚至有些明亮,就如同小孩子的眼睛那样乌黑发亮,皮肤略微有些黑,身材消瘦而高大,岁月在他的额头上留下了印记,穿着比较宽松的衣服,走路间颇有几份出尘脱俗的感觉。这就是西门月的爷爷。

方天化观察起那个人。那是个穿灰衣的中年人,一直带着不知所谓的微笑,有着让人难以形容的亲切,却又感觉明明在眼前的人仿佛离自己是多么遥远似的。一种复杂的矛盾让方天化更加疑惑了。

这个男子看来三十岁左右,面容消瘦,皮肤就如粗燥的青铜一样散发着金属色光芒。两只手臂特别长,垂到膝盖处。头顶光秃秃的,没有一根头发。男子走到许文港身前时,许文港觉得身体好像被针刺了一样,寒冰一样的针让肌肤上的毛发倒立。

海水里浮现着密密麻麻一层的虎头,吊额白睛,脑袋上顶着“王”字开山纹,不是虎头鲨又是谁。

刘震撼也在猛翻白眼。

这些虎头鲨鱼的獠牙毕露的凶相算是领教了,昨晚灯火不明没能看得通透,现在是青天白日的,刘震撼这才发现这些虎头鲨鱼的獠牙有多恐怖,齐刷刷的象两排匕首,张开的喉咙深不见底,映着阳光,鲨鱼嘴里渗着糁人的寒芒和腥臊。今天这群鲨鱼比昨天数量多了起码五倍,更显得杀气蒸腾,令人头皮发炸。

海水“泼喇喇”裂开,十几骑的加布林魔鲨武士从碧蓝的海水中现出了他们的身形,周围的虎头鲨鱼一见到他们,立刻停止了躁动,安静的就象一群海蛰。

一个虎鲨骑士没有说话,只是不屑地看了船上的众人一眼,从腰间卸下了巨大的海螺,“呜呜”地吹奏了起来,潮汐的声音都被这阵响亮的号角给淹没了。

四周的虎头鲨鱼群象得到了什么命令一般,全部摆动着背鳍,游到了一边。

一个巨大而恐怖的阴影从楼船前方空白的海水处渐渐显现。

“砰~~”一束冲天的水柱从水下窜起,就象华盖一样罩落,浇的甲板上象瓢泼过一般的水花四蹦。

巨大恐怖的身影出现了海平面上。

那是一个骑着不知名巨鱼上的骑士,高傲的神情引领着所有的目光,胯下的那条巨鱼起码有十几米长,但仍然被他赫人的身形压到了海平面的以下。

这个骑士的身体宛如神话中的巨人,虽然保持着坐姿,有一半身子还在水下,但已经达到了三米多高;他的身躯就象一座山,一道岭,造物主似乎把所有男人的阳刚和肌肉全部集中到了他一个人的身上。

他穿着用龙虾的鲜红甲壳和海藻编成的盔甲,一双眼睛里闪烁着的是毁灭的光芒,这种光芒扫过的地方,就连海水似乎都停止了喧嚣流动。

巨人的盔甲胸口部位用锐器刻出了一个盾形的纹章,四周修以鹿角珊瑚,中间是一个巨大的海神武器-----三叉戟和皇冠。

海水从他的盔甲上漫溢而过,他的脑袋刮的溜光,在阳光下泛着青色,两根长长胡须从唇边垂下。

“班尼路武士!”海伦惊呼之后,赶紧掩住了嘴。

怪不得看上去拥有着毁天灭地的力量,原来是海族中最强的班尼路族逆戟鲸武士。刘震撼也醒悟了过来。

班尼路武士在海族中的地位恰似比蒙中的俄勒芬巨象武士,好比人类中的亚龙骑士,犹如巨人国度的高山巨人;都是金字塔最顶端的武士,不可战胜的存在,是所有的神祗在造物的时候完全偏心的结果。

单从相貌上来说,邢宝玺勉强可以称得上是一个帅字,不过也就比慕龙泉强上一点而已,体格比较偏瘦,肤色倒是很健康的小麦色,说明经常进行户外运动,嘴唇很薄,眉毛和慕龙泉一样的浓,那双眼睛却很大,也很清澈,脸上的皮肤比较干净,当他盯着你看的时候,会令你情不自禁地产生亲近的感觉。

然而此时他却在皱着眉头,那双薄薄的唇也在紧紧地抿着,欣长的手指紧紧地捏着手中的水杯,通过透明的杯壁,慕龙泉可以看到他已经有些发白的指腹。

这种感觉……太帅了。

伫立在镜子前,慕龙泉颇有些张口结舌地看着影像里那个挺拔的身影,沃度斯的裁剪手艺真是堪称完美,如此挺拔、优雅的服饰穿在身上一点束缚的感觉也没有,黑色中隐隐泛着紫光的高级面料手感极佳,而被这一切包裹在其中的慕龙泉则显得非常的优雅,英气逼人,本来算不上很帅的脸孔在这完美衣服的衬托下也变得颇有可看性,给人的感觉是那种略带点自负、却严谨、正直而坚定的,总而言之,就是那种非常‘man’的感觉。

真是人要衣装、佛要金装啊!

感慨地看着镜子中那个散发着迷人魅力的年轻男子,慕龙泉的眼睛突然有些湿润——不知道永远省吃俭用的双亲看到他现在的这个样子,会是怎样的一种心情?

那该是寇仲的人,方面大耳,轮廓粗犷,颇有强悍的男儿气概,最吸引人的,是他的神态,虽然好似漫不经心,却给人一种真诚可信的感觉。他的眼神深邃灵动,单看他的眼神,便知此人生性放荡不羁,而他薄薄青衣下强壮的体格,配上他无形中散发出来的摄人气势,使人感到此人他日决非池中之物。

如果这寇仲与旁边的徐子陵站在一块的话,不用多说,人们第一眼看的,必定是夺人耳目的寇仲。

但是,假若与两人相处上一段时间的话,那么,你的注意力,肯定大多集中在徐子陵身上,因为,寇仲行迹跳脱,一眼就可将他的本性一览无遗。

可是,即使你与徐子陵相处上十月八月,你依然无法把握他的精神本质,似乎他已超然尘世,直接天外。因此,你的好奇心使得你不得不竭尽全力的接近他,意图揭开他那深如海洋般的广阔内心世界。

他的双眼长而精灵,鼻正梁高,额角宽阔,嘴角边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但这笑容,虽然有如阳光般可爱,却令人心生异样的感觉。如果说,一见寇仲的笑容就会使人心生亲近之意的话,那么,徐子陵的笑容,只令人生敬却不敢上前搭茬。他就那样的昂然伫立那儿,说不尽的从容镇定,儒雅风流,就像天上突然现身的嫡仙,卓尔不群,充满了出世的情怀与绝代的风华。

虽然已经从凌虚空的话中知道凌虚空的特殊能力大概的会是“生命赋予”,但亲眼地看着画中的人物现在活生生地出现在了自己面前――师妃媗绝不怀疑面前的西门吹雪的生命力,他那轻微的心跳之声、那清楚的呼吸之声以师妃媗的能力都可以清楚地听到,当然地,还有他那淡淡的属于男人的味道――师妃媗面容间红晕再次地一闪而逝,接着玉容却静若止水,再不见任何的一点波动,在这一刹间,我们看到的,便仿若是一个天际间的女神,再来不得有半点的亵渎。

西门吹雪亦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洁净的没有任何一点尘埃的白色衣袍却像是带着一种不可思议的力量,把他和周围完全地隔绝了开来,让人那么的不敢靠近。一点凉凉的痛却在心底里升了起来,虽然西门吹雪只是那么的无所谓般地站在那里,但那一种的孤寂却像是会传染一般,辐射到了场中的凌虚空和师妃媗身上,压抑着他们的身心。

这是一个神一般洁白无暇、神一般孤高寂寞的西门吹雪……

凌虚空压抑地微微申吟了一下,现在的气氛是那么的微妙,西门吹雪、师妃媗两人看起来都是那么的不可让人靠近,做为唯一的一个“凡人”的他,压抑在这两个人之间,所受压力之大差点便让他喘不过气来。

西门吹雪冷冷的双眼自着凌虚空的身上移了开来,他不清楚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但只有手中有剑,心中有剑,纵是阿修罗血狱又是如何?出现在这后,他第一个注意到的便是凌虚空,虽然凌虚空看起来与普通人无异,也很难感觉出他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但他就像那个四条眉毛的家伙一样,让他有打自心底里的一种信任,男人间的信任。

触眼的那一刹,第一个感觉便是一把剑,锋芒虽然不露,但却让人无法逼视的剑!第二个感觉,不其实也应该归到第一个感觉,这两个感觉都是同一个时间里给人发自最心底里的触动――那是一种绝世孤高的寂寞,让人不觉的泛起一点心底凉凉的痛!

西门吹雪?!

“他是剑中的神剑,人中的剑神。”

“他的人与剑已溶为了一体,他的人就是他的剑,只要他的人在,天地万物,都是他的剑!”

古龙笔下最绝代的剑神,最绝对的神剑!

当这批全部穿着黑色西服的汉子陆续登上飞机时,雪莉的反应和其他空中小姐一样——被深深地震撼了!他们神色冷漠,身形强悍,眼神顾盼之间流露着强大的自信,一种原始的带着征服感的野性美几乎让每一个在场的女孩都双腿发软。而当雪莉第一眼看见那个在几名大汉簇拥下束着黑色长发的年轻人时,她的心象被一道十万伏的电流击中般,几乎停止了跳动。

黑色楼房中。陈野笔直地站在陈进生面前,崭新的黑色野战服,整齐束在脑后黑色长发,幽深的黑色眸子,整个人如出鞘的长刀般冰冷锋锐。陈进生静静地看着这个孤独骄傲的年轻人,目中带着欣赏之色。

“哥!那边就有一只!”随着兴高采烈的大叫,一个斜背着冲锋枪,如希腊神话中泰坦巨人般狰狞魁伟的大汉跨下了雪橇。他满面留着漆黑浓密的短须,乱蓬蓬的头发随意的在脑后打了个结,敞开的野战服下,钢铁般的黝黑胸膛毫不在乎地裸露在凛冽的寒风中。和他那近乎恐怖的身形相比,整个陈家山谷中原以魁伟著称的前教官罗达简直就象个没发育完全的孩子。

另一辆雪橇上的年轻人缓缓走了过来,他的身材修长挺拔,脸庞雕塑般刚毅,眼神冰冷漠然,竟似没有半点人类的情感存在。

那个男孩正看着别处,脸上全是冷漠。偏偏他长得太完美了;浓浓的眉毛,深而带点忧郁的眼神,笔挺的鼻子下边是线条十分清晰的嘴唇,紧紧的抿着、罗蕊蕊一定是偷拍的,定格在画面上是侧着的脸廓,于是,目光中的若无其事更诱人。脸部线条揉合了东西方男人的长处,有一种让任何女人都嘭然心动的俊雅。

浩东眼睛开始亮起来如同。明月在乌云后绽现了出来,深黑像宝石般的眼睛闪着无可比拟的摄人神采,侧头往她望来。

林诗梦芳心剧震,这么动人的眼神,她还是首次见到,一时脑内空白,没法移开美丽的秀眸。她像是看得到浩东眼中深藏着对自己的感情,那眼神变化起来,清楚地传来一种她从未由感受过炽热的爱。林诗梦心如鹿撞,低下头去。

范东一愣,这人看上去似乎非常眼熟,但是却怎么也想不起来究竟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个中年人身穿一套黑色礼服,整个人显得非常精神,梳理得非常整齐的头发,略显得有些沧桑的双眼,在上唇两边还留了两撇帅气的小胡子,这些似乎都透着一股中年人的成熟魅力!

就算范东再怎么不甘心,此刻也不得不承认,这个老家伙有着一种年轻人所完全无法比拟的成熟魅力,要是他真的去勾引哪个小姑娘,恐怕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而且就是现在,四周也已经有一些贵妇开始向着太史无忌频频送出秋波,看来是春心大动!

这个教练竟然是个超级帅的帅哥!他个子高高,肌肉匀称,浑身上下充满了一种豹子般的爆发力,但是看上去却毫不累赘。他的头发很长,在后脑扎成了一个小小的辫子。至于面孔……已经不是简单的就能用“英俊”两个字来形容的了!锐利的眼神、白皙的皮肤、冷酷的表情,简直就是风华绝代、玉树临风的帅哥楷模!

回头看向窗外,一阵风吹过,带着几片枯萎的叶子,落叶的季节,满地都是树叶,树的影子在月光的衬托下,摇曳着。是树影啊!刑善回头继续想着事,脑子里却一直不能静下来,又回头看去,窗外多了一个人。

散乱的白发,在黑夜里很扎眼,他低着头,修长的身体像插在地上的标枪,一动不动的样子,给刑善的感觉是,他已经在这里站了几百年,他缓缓抬头看向刑善,面无表情,就连眼光都是黯淡的。

乌鸦看着为首的那人,面部棱角分明,显得相当英俊,中等身材,年龄在四十岁左右,是一个浑身散发着成熟魅力的中年男士,就是眼神过于犀利了点,明显是经历过腥风血雨的。

看样子这人应该就是监狱里的老大了。尽管没有人告诉乌鸦这些,但是这个中年男人那忧郁的眼神,唏嘘的胡渣子还有飘逸的步伐已经深深地出卖了他。

想起这个人,他英俊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独有的坏坏笑容,剑眉轻轻抖动,那双与他年龄并不是很相符的狡诘的眼睛开始闪动着异样的光芒,一头微微蜷曲的咖啡色长发在风中轻舞飞扬。

城市,安静地遗落在他记忆以外的荒原……

那是一个妖异的男人,是的,妖异,妖艳并且诡异。他全身上下都散发令人沉醉的气息,一举一动都让人目眩神迷。如果不是因为那高佻并且有些消瘦的身躯,楼弯弯甚至会把他当成一个女人。

他们仔细地打量着这个人,黑色的眼睛,黑色的头发,显然不是西西里王国的原住民。但他们还是忍不住看他,尽管他只穿着黑色的见习生法袍,可是那英俊的如刀削般菱角分明的脸庞完全没有普通见习魔法师应有的稚嫩。脸上那道浅浅的刀疤恰好好处地从他的眉梢往下延伸,冷酷却毫不显狰狞,那是岁月里无法磨灭的伤。每当他嘴角轻扬的时候这道刀疤就会很自然的抽动一下,显得是那样的卓尔不群,在波依玛大陆上,有伤疤的男人才能得到别人的尊敬,甚至是女性的青睐。

眼前的青年男子。金色的舞动长发有种夺人心魄的气势,让人一阵失神,仿佛在他面前会觉得自己黯然失色。那头金色发下是俊朗刚毅的面庞,上面似乎雕刻着永远不变的从容的微笑,眼神里折射出一种与他年龄并不是很相符的成熟感,仿佛经历过无数的大场面。他身上只穿了一件紫色的轻装甲,但却丝毫不能掩盖他耀眼的光芒。胸甲中央纹着一个银鹫头,背景是黑蔷薇和骑士方盾,这应该是某个家族的标志。左胸还有一面浑圆的金色徽章,上面画着一头凶猛的地龙,地龙的旁边竖着一柄银色的长枪-----黄金龙骑士!

年轻的伯爵笑了,仿佛就在这一刻,苍悠城的冬季不再寒冷……

潸堕感觉到对方用温和的目光在自己的脸上轻轻的拂动,就象一阵暖风,此刻他终于明白了如沐春风是什么样的意思。

潸堕也开始注视着这位有些消瘦的年轻伯爵,心里除了震惊还是震惊。眼前这人的相貌几乎可以跟以前的自己媲美,身高起码也在一米八二以上。只是,脸上并没有以前的乌鸦那种妖异的感觉,取而代之的是与他年龄不太相符的成熟与稳重,还有……这才是最令潸堕吃惊的,这人眼中明显有一种藐视天下的气魄,似乎一切都在逃不脱他的掌握。而且,这样霸气的一个人,居然还拥有极具亲和力的绝对自然的笑容,这就难能可贵了,他已经拥有了一个王者的极度!尽管,他看上去很年轻,顶多二十五岁左右。

帝伽清楚的看见了潸堕黑色的瞳孔中那冷漠、空洞不带任何感情的目光。这目光并不张狂,也不灼热,它甚至只是一片虚无,正因为如此,才让人无法琢磨。帝伽那颀长的手指微微地抖了一下,右手食指和中指在不被任何人察觉的情况下轻微地摩擦着,然后一切恢复自然。

门口走进来一个身着蓝色长衫的青年男子,咖啡色的长长的蜷发,消瘦但白皙的脸庞棱角分明,嘴微微地泯着,似乎一直在微笑,剑眉偶尔跳动一下,那笔挺的鹰钩鼻足以让无数少女为之疯狂。

给人的第一印象,此人应该是一个青年贵族,这从他非常客气的向接待他的使者额首微笑就可以看出来,只有贵族在任何时候都不会失去礼数。

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从里面走了出来,短短的头发,还有那不安分的冲出毛孔的胡渣子,与几年前那个有些稚嫩的大男孩比起来,有截然不同的差距,这是一种不可抗拒的成熟魅力,没有女人能够抵挡的住。

原来,大家都长大了。

楼弯弯想到这里,开心的笑了起来,笑得那样的灿烂。

但她没有想到浩东在十几天内变化这么大。整个人的气质都改变了,虽然还是像以前那样难看,却多出一种在他的年龄中不应有的自信与老道。而且那瞬间万变,时而有着孩童般的清纯,时而却又是沧桑多年,时而宁静无被,像是不受世间的俗事所困扰的目光,把他的外貌给掩饰了。连自己也不知道,在浩东离去,没有对自己说一句话,好像离开自己身边没有一个影响的样子,竟然让她的心多少有点失落。而且自己心中对浩东有着一种淡淡的眷恋。

浩东首先是望向那个贬低自己的女孩子,目光闪着一种威严不可侵犯的感觉,像是世界上的一切都逃不过他的眼,让那个女孩子不由一呆,整个身心大震,竟然心虚起来,不敢直看他的眼睛,一时间竟然呆在那里。

浩东还不知道原因出在那里,但看到那个女孩子呆呆的样子,大感痛快,接着向那个叫绯儿的女孩子看去。他的目光也接着转变,带着欣赏,也带着一种纯真,那黑的发亮的眸光像是印到绯儿的心底。

绯儿大感吃不消,虽然这么远的距离,还是脸都红透了,她感觉洁东像是听到自己刚才说的话一样,忙拉着身边的女孩子,闪进电梯中,回头还不望看一眼浩东,正看到浩东两手插在口袋中目送自己走进去。

在那一瞬,她竟然心中一暖,发现浩东看起来不是那样丑了。这人的外貌虽不敢恭维,却有种超乎常理的引人魅力。

浩东目光环视一圈,向那么没有事乱嚼舌头的人看去,在那一瞬间,他的整个神情都变得肃杀无比,目光中带着一种杀气,整个人看起来像一个凶神,发出逼人的气焰。与浩东目光接触的人都是身子一震,心中浮起无比匹敌的感觉,竟然不敢直视他的目光,像是被浩东视破心事一般,都闭上了自己的嘴。

楼弯弯仔细的打量着眼前的青年男子。金色的舞动长发有种夺人心魄的气势,让人一阵失神,仿佛在他面前会觉得自己黯然失色。那头金色发下是俊朗刚毅的面庞,上面似乎雕刻着永远不变的从容的微笑,眼神里折射出一种与他年龄并不是很相符的成熟感,仿佛经历过无数的大场面。他身上只穿了一件紫色的轻装甲,但却丝毫不能掩盖他耀眼的光芒。胸甲中央纹着一个银鹫头,背景是黑蔷薇和骑士方盾,这应该是某个家族的标志。左胸还有一面浑圆的金色徽章,上面画着一头凶猛的地龙,地龙的旁边竖着一柄银色的长枪-----黄金龙骑士!

黑色的眼睛,黑色的头发,显然不是西西里王国的原住民。但他们还是忍不住看他,尽管他只穿着黑色的见习生法袍,可是那英俊的如刀削般菱角分明的脸庞完全没有普通见习魔法师应有的稚嫩。脸上那道浅浅的刀疤恰好好处地从他的眉梢往下延伸,冷酷却毫不显狰狞,那是岁月里无法磨灭的伤。每当他嘴角轻扬的时候这道刀疤就会很自然的抽动一下,显得是那样的卓尔不群,在波依玛大陆上,有伤疤的男人才能得到别人的尊敬,甚至是女性的青睐。

想起这个人,他英俊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独有的坏坏笑容,剑眉轻轻抖动,那双与他年龄并不是很相符的狡诘的眼睛开始闪动着异样的光芒,一头微微蜷曲的咖啡色长发在风中轻舞飞扬。

那是一个妖异的男人,是的,妖异,妖艳并且诡异。他全身上下都散发令人沉醉的气息,一举一动都让人目眩神迷。如果不是因为那高佻并且有些消瘦的身躯,你甚至会把他当成一个女人。

眼前这人的相貌几乎可以跟以前的自己媲美,身高起码也在一米八二以上。只是,脸上并没有以前的乌鸦那种妖异的感觉,取而代之的是与他年龄不太相符的成熟与稳重,还有……这才是最令潸堕吃惊的,这人眼中明显有一种藐视天下的气魄,似乎一切都在逃不脱他的掌握。而且,这样霸气的一个人,居然还拥有极具亲和力的绝对自然的笑容,这就难能可贵了,他已经拥有了一个王者的极度!尽管,他看上去很年轻,顶多二十五岁左右。

标签:
相关同类素材检索推荐
similar material
  • 没有资料
图文精彩,猜你有用
Graphic wonderful

字词句篇描写

墨星写作网【字词句篇描写】栏目,提供小说字词句素材,小说人物描写,小说环境描写,小说动作描写,小说外貌描写,小说神态描写,小说语言描写,小说心理描写等素材资料。

Top

访问手机版本

预留信息

预留信息

预留信息